原来是你


晚上她顺同事的车到时间广场。然后转BRT。一直到终点站。

不知道是几点到的。迷糊的睡着了。当所有人都下车后,她才被这一阵嘈杂的下车声给叫醒。

突然旁边有个声音问道:还不下,睡得可舒服?她猛得回头,发现他就坐在那。这样的问话方式让她觉得这个人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一种久违的、带着暖暖音调的磁性声音,又有他特有的调皮。陌生的是他长一张她以前完全从没见过的脸,虽然谈不上帅气甚至还有因为有几条明显的伤疤而显得略略有些怪异,但是至少没有在下完人的公车上让你感到不安全。于是她回了一句,你怎么还不走?

不知道是跟她一样到了终点站似乎忘却了时间,还是所有人都走空后他又独自折返的。总之不是意外就是巧合。

然而他的回答更是让人意外:等你啊。要不然放这么一个美女在车上,不安全。他的眼神里透露着半玩笑半笃定,但认真的关切却是生生的写在了脸上。

她拍拍自己的脑袋,好像睡了一个世纪那长。她在想她到底认不认这个突然出现并且表现的好像很熟络的人。同学,客户,网友或者公车上有过一面之缘。抑或是同住一小区的?

他再次用征求她的意见的口吻问道:你是要跟我走呢,还是要跟我走呢,还是要跟我走呢?

她被他这个假象式的问话给逗乐了,这明显就是一个带着不容纷说的讫使句嘛。

她站起来,揉揉眼睛,抻抻衣服。道:我是该走了。她仍然不确定她到底是否认识这样一个男子。她努力回想她们曾经在哪见过。心中像一个微缩光盘一样,不停的按着倒退键来搜索。表面还故作镇定。

下车后她看见不远处有一片灯火通明的城。在泛着蓝光的夜幕下,显得格外光辉,明亮。好像拉斯维加斯的不夜城。她也不确定她是否来过这。他说道:我们到了,走吧。

她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迈着犹犹疑疑的步子。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他走。但是他眼里透关切和熟悉让她明显感觉到。他不是一个陌生人。而是一个可以值得信赖的人。

过马路的时候他自然的牵起了她的手,问道:还记得这个地方吗?这里有整个加州最美味的大蒜薯条。因为这作城叫大蒜城。她突然找回一点点对这个人的记忆。但是这张脸她仍然记不起。对于他牵起她的手。她还是本能的甩开了。

他耸耸肩膀,用一种无奈又调皮的口吻说:whatever~

他调整一下情绪,重新用充满柔情的眼睛说道:我说过我会带你回来的。你忘了?

她开始有所动容。不知道是不是那句话本能的打动了她。甚至有些混乱了:这到底是在哪?

他似乎看出了她的苦恼。边走边说。这个地方有你最吃的冰淇林,叫火山冰激淋。还有一家专门出售巧克力粉的店。是你经常光顾的。你喜欢用抹茶味的或者白巧克力粉加牛粉兑成最爱的巧克力奶茶。

她若有所思地想想:自己每天睡前是要冲一杯这样的热饮来助眠的。先放半勺红糖,用温开水化开。再放2勺巧克力粉兑上适量的牛奶,放在微波炉里打上1分半到2分钟的时间。温度刚刚好,花3分钟的时间喝完。然后再用10分钟冲个热水澡,舒服的缩进自己的被窝。有时会拿安的《眠空》来阅读,有时带着忙碌一天之后的快意或疲倦轻松入眠。这是她出国后带得不多的读物之一。

她忽然有些确信,自己是来过这个地方的。但是眼前这个人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呢?她觉脑袋里有无数的错乱的画面在浮现,可是有些回忆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回放,她开始头痛欲裂。

他轻轻抚住她的肩,说:亲爱的,想不起就算了。不要勉强。重要是你在这里,你在我身边。口吻里掩饰不住的怜爱和疼惜。

他的声音真得很熟悉,好像从梦里传来。带着那份会让人沉静的动容。她慢慢地情绪平复下来。她说,她想回家了。她不想待在这里。

他本来还有意带他去更多的地方。却不知想是这样一场失控的局面。于是准备折返。这一次他紧紧据住她的手,生怕她一不小心就丢掉似的。而她也无心再反驳。那种由于熟悉而生的莫名的信任感在心里慢慢扩散开来。

突然,一声刺耳的巨响划破长空。他惊呼一声,小心。同时深深的把她拥入怀中。他下意识的捂住她的脸。但是隔着他的指缝她还是看到了血肉模糊的瞬间。一个年轻素颜女子被急驰而来的汽车撞翻在地,之后现场一片混乱,人群开始沸腾,有人在电话报警,有人用陌生的语言议论纷纷…

时空一刹那就这样定隔,她的左右脑似乎突然有了连接,那些断层和无法跨过的记忆屏障随着血流不止层层打开。

她的心开始生生的疼,她看着将她紧紧将她攥在怀里的男子,那个脸上有多处伤痕的男子,她死死盯着那个用自己的生命疼爱着他的男人。义无反顾的抱住他的脖子,再也克制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说到:“原来是你!”

男人抚着他的头说:不怕,我一直都在。

原来女孩回国后挣脱家庭,辞掉工作飞来这个陌生的国度找他。马路对面的她,在情急之中,在一刻也不想和他再分离的强烈思念之下,她一时之间忘记了这个城市完全相反的交通规则!!绿灯亮起,她不顾一切的飞奔向那即刻得以触摸的脸庞,男孩惊鄂一声。但那时已经晚了,他以更快的速度一把冲了过去死死的护住柔弱的她。两个人就像空中飞舞的蝴蝶一样慢慢飘落。时间就这样慢慢呈现的黑色,一点点。直到如死亡一般的寂静把他们笼罩。

男孩身负重伤。几乎毁容。

女孩严重失忆。但对味道敏感。仍然爱喝巧克力奶茶,钟爱火山冰淇淋,偏好放很多大蒜的炸薯条。可她唯独忘记了此行的目的:他。

那一刻,四目相对,泪如泉涌,悲喜交织。多少思念与煎熬……却唯有沉默才足以诉说一切。时间如雕塑一般的停住。

最后男子先开了口:谢谢你最终还是记起了我,此行不虚!因为我,你变这成一只折翼的天使。我宁愿你从未来过。从这一刻,我将还你明朗一生。

他曾对上帝承诺说:他原意用他的后半生给她打开一扇窗。去过她应有的生活。

女孩想开口说话,想告诉他这样的人生是她选择的,一切值得!可是任凭她怎么努力,喉咙就像被鱼刺卡住一样。男子的身形开始幻化成一场金色的碎片,最后连笑容也模糊。连同这座城这熟悉的味道一同消散了。

很久很久以后。

叮叮……

闹钟响了。她发现眼角有泪滴落下。下意识的抹了抹。这一觉睡得很沉。

昨晚好像做一个梦又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于是她和往常一样,开始漫不经心的洗漱、整理、穿上得体的衣服画好淡妆。隔壁房间是女儿沉沉安稳的呼吸声,出门前习惯性看一眼,这样一个小天使一下子触动到她内心的最柔软地方。哪怕奔波,一切也甘愿。

她边走边想,她的好宝贝昨晚有没有做梦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