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岁月如歌(九)

旧石龙村

四九年解放到现在,人口翻倍了,窑洞原先希希拉拉,现在挤挤挨挨。村里的后生一茬一茬长大,要娶媳妇,就要修建新窑洞,新批地基。批在哪里?成了迫切的问题。

我心里明白,大家都盯着狮子坪。新建石窑,不想修在坡上了。咱村叫石龙村,是个龙头形状,窑都建在龙的鼻子以上两眼处。但井都在低处,吃水不方便。路都在平处,出行不方便。

可狮子坪无论如何也不能占啊!一来,不符合国家政策——宅基地不能占用耕地。二来,那是全村的白面瓮啊!

我和干部商议后决定把宅基地批到沙枣沟。那不是理想的住处,一不在川面上,二还在半坡上。

沙枣沟。沈红叶脑子里立即出现一幅图画:满沟的沙石,大的如岭如房,中的如虎如牛,小的如拳如豆。躺着卧着立着,横着竖着歪着。上面爬着碧绿的野葡萄藤、左搅子蔓。沟两面是各种野草:细细的麻黄,婷婷的细辛草,叶子肥大的婆婆奶,果实扎人的苍耳。贴地皮生的麻雀脑瓜盖,丛丛簇簇的艾草……秋天,半崖上突然绽开一簇金黄的野菊,让人盯着它看个不够。

沟里一捻清溪汩汩,从岩石下流出,随着沟势时细时宽。细处能一把握住,宽时如滑滑的绸缎,软软的铺在沟底青石板上。夏天,每当河里发了洪水,村里的婆姨们就来这里洗衣服,石板平整,石面涩,是天然的搓板。洗好一件,凉晒到两边的草坡上,绿草鲜衣,非常好看。

怎么了你?痴痴呆呆的。沈道栓问女儿。

沈红叶回过神来,笑着:“没事,你继续说吧。”

社员有怨气。有人怨我,自己占了好地方,就不管他们了。但是我在石龙村的龙下颏修窑洞时,那是块干巴巴的蒿草坪。

“是的,记得小时候,我曾经在那里拣地衣。”

沈红叶插嘴说。

咱家修建石窑时,村里人背着我三人一伙伙五人一圌圌(chuan),指点议论,说背靠关帝庙修窑,谁知会怎么样。

关帝庙解放前还有香火,四近其它村里也有人来烧香拜关公。六六年破四旧,打倒牛鬼蛇神,队里圈了牲口。后来上头分来一辆手扶拖拉机,也停在庙院里。

喂牲口的牛民奋夜里住在那里,他常说夜里不安静,有响动。听见有筛草料声,起来看,什么也没。有一夜,发动拖拉机的声音把他惊醒。他侧棱着耳朵细听,哗哗啦啦,又好像牛都挣脱缰绳跑出来抵那拖拉机。他下的抖嗦打颤,起来拿了顶门棍,戳破窗眼往外看,月眉白白的,院里静静地,牲口都在圈里,安详卧着。

这事传的全村里都知道。我修窑时,你爷爷、你候爷爷都打劝我,不要把窑修在那里。

可我多次睡过那里,从来没听见什么响动。三庄大队解散后,石龙村的大队部就设在庙院北窑里。

“嗯,喜民叔就说你,胆子大,敢与神仙做邻居;福神高,能将邪魅镇窑底。”

“可是,狮子坪最后还是被批成宅基地了,成了新村址。你也罢,那只狮子也罢,都没有守住那块上好的水地。蜂窝似的窑洞村被遗弃在半山腰,代之而起的是狮子坪一排排崭新的平板房。”

狮子坪本是石鲤村一户李姓地主的地,他为了守住那块地,让人凿了狮子坐在地头。因为离的石龙村近,47年土改时分给石龙村贫雇农,合作化时归了集体。

当初李姓地主没守住,如今我也没守住,因为社会不断变化,天下没有一成不变的事。

沈道栓说的淡如云烟。

沈红叶看着老父亲,吃惊又疑惑。多年来她不敢在父亲面前提起狮子坪,那是他的心系之处,情牵之地。人往往爱在哪里,痛就在哪里。

在沈红叶的记忆里,狮子坪就是麦子地。

夏天,父母让她歇午,她睡不着。等父母睡着了,她和妹妹偷偷溜下炕,到蔚汾河里玩。父亲发现了,说你既然不睡,就去狮子坪看麦子。

麦熟季节,地老鼠不吃别的,只偷吃麦子。中午,社员回家了,麦子地里静悄悄。穿着烟色竖条毛背心的地老鼠偷偷的爬到地边,眼睛像黑黍子一样亮,头一偏,伸出尖牙咬断了麦秸秆,吃了麦子,吐出一小堆麦芒。

小红叶拿着棍子在地堎上巡逻,太阳把她的影子压成一个扁圆,跟着她在脚下转。

82年包产到户分了地。我曾经怀疑过,我们干了这十几年,都白干了?干错了?

村委会存在的的意义何在?我这个支书存在的意义何在?中国现在是什么主义?

慢慢的,我转过弯来。咱村村民们、咱吕梁山上的农民门不需要自己种麦子,就能顿顿吃白面了。

农民不仅仅只能务农,还可以进城务工;可以经商不再叫投机倒把。咱村里人利用这政策,先是开小卖部,承包果园,开豆腐坊;后来开米面店,开饭店。

还有不少人走出去了,回兴县城里,到太原、东胜、神木做生意,有贩卖土特产的,有开烤鸡店的,再也不发愁吃穿了。种地成了捎带。

我与饥饿贫困斗争了一辈子。现在不种麦子,白面成了家常便饭。富裕了,想住的舒适些,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当初保狮子坪是为了咱村人过好日子,现在狮子坪修了平板房,也是为了咱村人能过好日子。

至于什么主义,那是中央政治局考虑的事情。也或者,过好日子,就是社会主义。

石龙新村


                                  (未完待续)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90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46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705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24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40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7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72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96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6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0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7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3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4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5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7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66评论 2 25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逍遥的日子我过了两年。这两年,大家觉得三个村子合起来,扯前拽后,管理起来不方便。三庄大队解散了,以自然村为大队。我...
    彦蘋阅读 286评论 0 3
  • (三)(喜乐年华) 参军走时,村里还单干,回来后已经人民公社化了,石龙、石鲤、石寨子,三个村子合在一起,成立三庄大...
    彦蘋阅读 213评论 0 5
  • 我又返回宣传队。七零年东方红水库修成,宣传队解散,我回到石龙村。 其时公社干部胡候坯在三庄大队考察,为公社选干部。...
    彦蘋阅读 117评论 0 2
  • (二)青春无悔 沈红叶推开门。 电视在演着,老父亲靠在枕上点瞌睡。 她轻轻的关了电视。沈道栓立即醒来了。 “还看电...
    彦蘋阅读 219评论 1 4
  • 父亲,你前后两次当村支书,中间隔了两年,那是怎么回事呢?” 沈红叶问。 我十岁那年,咱乡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194...
    彦蘋阅读 616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