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期:《冈仁波齐》:愿你我的生活如朝圣般美好

我趁中午的时间,去看了一场电影,《冈仁波齐》。

工作日的中午,观众寥寥,我以为我“包场”了,这时进来一对情侣。开场的两分钟里,两人不断说话,不说话的时候把爆米花嚼的“咯吱咯吱”响。本来,为了不让大屏幕给我太多的压迫感,我选了第六排的座位,后来,我为了让坐在第七排的他们对我的影响减到最小,我挪到了第三排去了。

电影结束的时候,女孩子难以置信地喊了一句:“我kao,没啦?这电影!”我想,给这部电影差评的人,很可能就和这个女孩一样,全程也没觉得这电影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演员表情也不丰富,几乎一个表情演到底,故事情节又觉得无聊,总觉得它没高潮,等着等着,电影戛然而止了。

的确,这个电影,一开头就很平和,然后一直平和朴实的演下去,直到结尾。

电影开头,广镜头下的西藏,高山,草原,白云,很辽阔。西藏人家的生活很平实,早上起来“叮叮当当”,几乎没有对话,各人有各人的忙活。村子里的人见面打招呼,真实的朴实。

叔叔说,我的哥哥很年轻就死了,我想趁我还活着,去朝圣。

侄子说,叔叔想去朝圣,我准备过年带他去。

然后村子里的人听说他们要去朝圣,说,听说,你们去朝圣,好,很好,带上我们,我们也去吧!

侄子说,好,很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

扎扎的爸妈去朝圣,因为去年盖房子死了两个人,他觉得应该去朝圣,带上扎扎是因为奶奶说没有人照顾她。

屠夫说,杀了太多的牲畜,心里总有些害怕,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朝圣。

还有身有残疾的少年,还有怀孕的女人。

当人们听说他们要去朝圣,都说,好,好啊,很好。平淡的像他们要出门买菜,但声音里却又有赞许。竟然还,没有一个负面声音。

他们做足准备,就出发。

一个又一个等身长头跪下去,认真又实诚,不肯欺瞒神灵,也不欺瞒自己。

他们就这么一路磕头,遇见风雨,遇见冰雪,遇见泥泞,穿越冰冷的冬季,走进夏日融融,再进入严酷的冬季,就这样一直走到拉萨。


一路上并不太平,生病,生孩子,砸伤腿,车祸。但是他们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大起大落。屠夫每天都是在队伍的最后,朝圣对他的考验比别人的大一些,因为他决定朝圣之后,同时也决定戒酒。他累的时候趴在地上,小女孩扎扎稚嫩清脆的声音说:“加油!”我想,这一刻,他的颓然消解了。

扎扎爸爸被石头砸伤了脚,他说,命运对我不公平,怎么偏偏砸了我的脚,我爷爷没干过坏事,我爸爸也没有,我也没有,我家盖房子,死了两个人,我赔了很多钱……我来朝圣……

尼玛扎堆说,很好,很好。我想,这个时候,扎扎爸爸的负面情绪也被消解了。

他们一路上,被人热情的邀请喝茶,也邀请别的朝圣者喝茶。他们帮别人,也被别人帮。没有太多的言语,也没有太多的客套,你邀请,我就来,是一种朴实的实在,那种感觉很好。

他们与别人最激烈的碰撞是交通事故,一辆汽车撞了他们的拖拉机。尼玛扎堆提起嗓子说了一句:“你怎么开的车?”这更多的像是一个问句,而不是一个斥责。而且,他轻易的放走了对方。

拖拉机撞坏了不能用了,他们决定舍弃,自己拉着车厢,在上坡最艰难的时刻,他们突然唱起了歌。

我往山上一步一步的走,

雪从天上一点一点的下,

我和雪约定的地方,

我想起了我的母亲。

我们都是同一个母亲,

但我们的命运却不一样。

命运好的做了喇嘛,

我的命运不好去了远方。

一切就那么平静的发生了,它需要冲突吗?似乎不需要,就连路上那些艰难,也都在无声里静静的展示着。

孕妇次仁曲珍生孩子的时候,来了一个医生,后来又换了一个医生,一直有医生不停的按她的肚子。我相信她是难产了,但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情节,一个医生拼命按肚子,一个医生不停说“用力”,给了手术室外的丈夫和尼玛扎堆一个镜头,没有台词,担心和恐惧都在平静的沉默里。

杨培叔叔在熟睡中死去,尼玛扎堆说,我父母早逝,叔叔为了照顾我们三个,终身未娶……我带叔叔来朝圣……叔叔在冈仁波齐深山下离开,是他的福气……巨大的悲伤藏在平静的语调里。

我相信,他们这么平和,这么甘于命运,是因为信仰。

人们让内心归于平和的途径,大致有两种,一个是文化,一个是信仰。一个有文化,有内涵和深度的人不会轻易愤世嫉俗,慷慨激昂。朝圣的是十一个人里,几乎没有人上过学,他们内心的平和来自于他们的信仰。

因为有信仰,所以笃定。

我理解那种感觉,就是那种,你始终相信你等的人会来,你始终相信前方的生活很美好,你始终认为上天会眷顾你。因而,你不会悲伤,不会气馁,不会自我怀疑,不会害怕困难。

因为有信仰,所以能够抵挡心中的忧伤,恐惧,不安,犹疑,自卑。

信仰对于我们这些无神论的人来说,可能意义更广泛。不信奉神明,总要相信一些东西,相信一些力量能够救赎你自己。

作为一个阴差阳错成为全职妈妈的人,我也曾经迷茫,恐惧,焦虑,找不到价值感。我的自信来自于别人的评判,我的价值观像一座狂风暴雨中的木楼,摇摇欲坠,“最后一根稻草”随时都能让它崩塌,直到后来,我开始坐下来写东西。

前路一样艰难,一样未知,现状一样困顿,一样疲惫不堪,但是,从未有一丝自我怀疑,从未有一刻放弃。我想,“写东西”这件事情,就是我的信仰,写作就是我的朝圣之路。

这大约是我能平静的坐在荧幕前看完这部片子,看着它在一个又一个的等身长头里戛然而止,而能平静地接受原因。

愿你能找到自己心中的信仰,走上自己的朝圣之路,遇见你的平和,还有美好。

PS:写完这篇,我顺手搜了一下影评,叫好和叫骂都有,叫骂的说:呆板,卖弄信仰……果然,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他口中的呆板正是我心中的平和。

注,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已获原创标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