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

          叶子还没有落尽,风已经游荡在街区,呜咽得令人心寒。

        裹紧大衣,听到自己的长靴在街道上敲出清脆的声音。昨夜回家又是十点多,怀里抱着硕大的毛毛熊,已经向往很久了,白色的小熊系着我新买的玫红围脖,憨态可掬。一路的疲惫和寒冷中,就是这个小家伙温暖着我,胃没有再疼。提包里装着刚拿到的课酬,知道周六就可以支付所里的学费,满心的充实和喜悦。更重要的是我的窗户上,有橘黄色的灯光。在寒冷冬夜里行走的人,最为盼望的就是那遥远而又切近的灯光啊!门开处,哥哥看着我抱着小熊,笑靥如花。

       终于像个家了,他来了两周,修好了半死不活的暖气,安好了卫生间的支架,买了一床厚被子,让我不再夜里冻醒。每个晚上,有一个真实的人,真正的心跳在我依靠的胸膛,你会感慨啊,原来幸福是那么简单朴实的东西!人那么适应于被宠爱,几乎忘记就在两周之前,会穿着羽绒服和靴子就在沙发上睡着,到了天亮才察觉自己一夜和衣。

       880公里以外,是我近150平的家,此刻蜗居于此,却也其乐融融。月底,妈要来看我。已经无数次想象过,让她早晨和小区的老太太们舞木兰剑,周六陪她去牛街吃爆肚冯,带她和哥哥去看话剧,天啦,话剧!我妈肯定故意说,电视不就很好啊,看活的干啥?那时,我的餐盒里是不是也有妈妈牌午饭?哥哥来了朋友们都知道,目前为止打电话要求接风的已经排起了队。如何不感动这些朋友的热情!先生那边也说,带你爱人来吧,见见!却忙忙碌碌,两周了,还没有带着他拜访一个。当年我拖着箱子来京,抬起头看高楼,心想,何时我可以成为北京人家的座上宾?如今,他可以省略这些艰险,接触到我的朋友们,在京的进展,也许稍微顺利些吧!

        马上要去读书,德国老师,明天相见,期盼。今天一天都在赶活儿,却被领导数次叫进办公室。谈了两个大计划!真是时来运转,呵呵。

      就在前天,猎头找到了我,要走了简历和电话,问了一些问题。相识已有时日的朋友也说,来我这吧,当个副总不委屈你吧!想想不是委屈,是不甘。没有这么走的道理。朋友半是赞赏半是讥诮地说,你这真是忠心耿耿啊。我正色:做一个女人,相夫教子就是本份,做一个员工,忠心耿耿也是本份。心里却涌动着巨大的无望,不知有多少事情要做,却无从下手。

        今天意外地得到了这么两个机会,我知道,可以着手了!尽管招聘还是不能提上日程,但起码公司有希望走上正轨。年前出书的话,这么多活儿真够我忙!就在不久前的饭桌上和李子勋老师探讨这个产品的定位和推广方式时,他还很赞同我的设计思路。却因为公司的反复决策耽搁了多少时日!年轻的小领导很兴奋,全然忘记我们前不久在MSN吵了一个下午的事,吵到后来气得我下线不理他。一直都欣赏他如自己的兄弟,所以,对于他妥协于高层那么弱智的决策毫不客气。生气时真生气,现在快乐时也真快乐,率性表达,投入工作,哪怕不断有些不和谐的因素在其中捣乱。

       收拾行装,准备去上课。这些天只能住在北城。要有三天不能一起决策,真希望不要再有太多的变数了。不过,冬天都来了,春天,还远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