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影里的月河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美人间四月天,在这芳菲竞春的季节里,我们来到了,烟雨迷蒙、如诗如画的嘉兴。

下午五点多,我们去了月河街,精致的花木、精致的院落、精致的手工艺品……都让我欢喜不已。

就在这欢喜里,天色一点点黯淡下来,一个个的红灯笼,开始摇曳起红色的柔和的亮光。

走在酒吧一条街,看着河边灯光摇曳,看着河水荡漾着彩虹般的波纹,看着河对岸老木头酒吧里有点温和有点酷的男主唱边弹边唱着《过去》。还没喝酒,我都有点醉了。

荷拉着我跑到门口,孩子似说想看看酒吧的名字和设计。到了门口,我俩有点贪心,忍不住把头探进门里,渴望近距离感受酒吧里歌声飘扬的感觉。此刻,我有点心动,不!不是有点,而是非常!非常心动!我跟荷说:“如果此刻是坐在酒吧里,啜着鸡尾酒,听着歌,该有多好呀!”我是一个喜欢安静和平淡的人,但此刻,就是觉得此情此景,最契合现在的心情。

说完,我和一样兴奋、一样快乐的荷,就直接又跑回对岸去了,我俩都想隔着窗玻璃,看这个有点温和有点酷的主唱;想隔着玻璃,看这个主唱和窗外开的正盛的蔷薇组成的浪漫画面。荷专心地拍对岸的风景,而荷和对岸的风景,也成了我眼中最美的风景。我专心拍我的风景,不料,我也成了别人的风景。

于是,本来,我只是荷的模特。现在,我却走在一架落地相机前,在这个灯光璀璨、充满浪漫气息的古镇小街上,尝试着像一个专业模特,在渐渐聚集起来的人群里,演绎着原本不属于我的江南女子的柔曼气息。

我们一行七人,走在灯影里的月河街,把爽朗的笑声一路走一路抛洒,让眼前的美依次从眼中走过。

在我们曾经走过的古桥上,贤还没有拍照。我便俨然专业摄影师,给坐在桥栏上婀娜的贤姐姐拍照。红建议:“晚上不是想喝酒吗?又不想进酒吧。这样,要不,我跟锋去买酒买零食,你们就去刚才那个门外都是星星的咖啡店外边等着我们,那儿不是有现成的桌子嘛。我们去买东西,你们在那儿先休息会儿。”“这提议好!”我们异口同声,这样的氛围里,根本没人想到要客气一下。于是,两位男士去买酒买零食,我们几个便到咖啡店外边摆好桌子等待。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于是,每人一瓶鸡尾酒,手边是名目繁多的零食,就着店外的灯光、就着店里的音乐、就着我们的大好心情,畅谈、畅饮、畅乐。一不小心,居然找到了文人骚客流觞曲水的那份诗情。

回来的路上,红说:“你知道为什么我提议去买酒和零食吗?因为你在酒吧门外的那句话,深深地触动了我!这是咱们这份职业的无奈。当时,我就想,今晚必须满足你的愿望!”

我的心里又感动又震撼。“其实,我说过了,这事儿也就过了,这么美的月河街,不会因为没进酒吧,就让我失望的。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样想。我更没想到,你能安排的这么好!今晚我们七人相聚月河街,能玩的这么痛快,不仅要感谢缘分,更要感谢你!”

红总说:“予人玫瑰,手有余香。”他喜欢以宽厚仁慈之心待人待事。外看是一个儒雅可靠的哥哥,内心却难得的保有一份纯然的天真。

同行者,还有锋,我现在办公室的同桌,一个术业有专攻又可爱的人;有贤,八朵金花中的一朵,做事完美严谨又洒脱的人。如果,我说我俩在深夜一点多,还在畅谈,还在大笑,你可一定不要奇怪,因为,我越来越喜欢这个特像妹妹的姐姐了呢!

同行者,还有姣、贵,因为初识,了解并不多,但我很高兴的是,她们也是一样的热爱生活、阳光洒脱。

需要隆重推出的,是荷,脱去年龄的外衣,现在的她,就是一个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心、满怀感恩的孩子。我俩认识最久,一九九九年大雪后无人涉足的操场上,那一串串蹦跳的脚印、那一个个被踏出的歪歪扭扭的心或花朵、那一串串没心没肺的大笑……还有,极其好听的《电话情思》,我让荷一遍遍地唱,我一遍遍地听,当时,疑心这就是无可比拟的天籁。空闲时间,我俩就一块儿去坡上采野花,一起看月亮,数星星,说心事……后来,我们都结婚了,开始在柴米油盐中慢慢变得像一个沾了满身油烟味儿的女人或者说大妈。所幸,在四十多的年龄,我们又活回了一颗童心,又活成了一个女孩儿。

幸福是什么?我想,幸福就是不经意间遇见的美好吧。

幸福是什么?我想,幸福就是同频的人,一起恣意释放内心的自由吧。

幸福是什么?我想,幸福就是相处时舒服的感觉吧。

幸福是什么?我想,幸福就是愿望被满足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