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人(二)

(3)小姐

闹铃声,好吵。我竟然醒来了……

我不见了,157会被抓。天啊,天啊。怎么办。这个梦是怎么回事。我不是灵魂岀窍跑到外太空了吧。

过了几天,我没在梦到那个地方,我在网上查了关于青狗问题。没有,什么都没有。我的记忆很是清晰,仿佛我真的去过那里。

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有了妄想证,自己在演电影。不行不行,今天我得早点睡,可能是休息不好,多梦吧。

我又在教堂醒来,这熟悉的感觉让我知道我又来这里了。我没有贸然出去,这回我要仔细观察这个教堂,这里很小,椅子也就三四排。不知名的神像挂在上边,盯着这世界的苦难。找了一圈,没有多余的东西。我鼓起勇气,推开门,没有人。迈出门来,回头时教堂已经不见。追兵又在后边追我。这个套路更熟悉,我努力跑,可我发现,这次没有森林,也没有河流。

难道我要死了,是不是死了我就可以醒了。我不想被抓当奴隶。

当追兵到我眼前,突然停了脚步。

“小姐,我们可算找到你了”。

嗯?什么?什么小姐。

我被带到了一座城市中,与现代都市不同的是入城路上有路卡,街上有很多巡逻队。

我坐在车上,不知道这又是怎么回事。地方还是那个地方,可我不是那个小奴隶了。

我们进入了城市中心,在一栋楼前停下。这楼上飘扬着一面眼熟旗子,我被请进去。有一位贵妇冲过来抱住了我。

冰儿,你可回来了,我好想你。

这应该是我妈妈吧。

我端详她的衣服,真是高级“妈妈”。

听我这样说,她愣了下,竟然哭了。

原来她不是我妈妈,而是我小姨。

尴尬的笑,“我太累了,想歇息”。

我洗了热水澡,吃了好吃的饼干。躺在床上,睡不着。我的手臂上仍然有250的字样,这证明我确实是曾经的那个人。

这房间里的摆设我也是熟悉的,因为它和我给一个客户女儿设计的公主房,一模一样。

我有些想法,这难道是我的梦境,是我创造出来的世界,我需要验证一下。

我想今天餐桌上有红烧肉。

晚上,在豪华的餐桌上,我果然见到了红烧肉。这真的只是我臆想出来的而已。那我会受伤吗?

我拿了切水果的小刀,深吸一口气。划开了我的手指。

疼,是很疼。

看来我并不是没事的,那如果我死掉呢,是不是就能醒了。不行,万一醒不了我不是真死了。可是我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呢。

我要怎么结束这个梦呢。

他们几个怎么样了。我的身份变了,他们几个呢?

对啊,既然我现在是权力阶级,我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我待在这里几日,大体了解了我的身份,我是一个被娇生惯养的小姐。总想尝尝奴隶的生活。我们家里有父亲和小姨。父亲是叛乱时的领袖之一,现在负责一个大的奴隶区。

我没有母亲,听说是叛乱时死去了。这几年小姨照顾我和父亲。

家里有管家和一些仆人。除了管家之外,他们多数都是奴隶。

奴隶也是需要工作来获取食物和衣物的。一些听话的或者有一技之长的会被送到主人家。

他们会做伤害主人的事吗?我打赌他们是想的,可他们不敢,亲人和自己的性命都在主人的手上。

相较于每天疲于活命的在奴隶区的人,他们还是幸运的。这是管家对我说的话。在每当我流露出对他们的同情时。

出门购物,本应该是我最喜欢的,可此刻,我很压抑。街道上商铺都在开着,可没有多少人的声音。只有偶尔经过汽车的喇叭声。

巡逻队一趟趟走着,跟在我和小姨身后的保镖在严肃的跟着。这里,不是城市。这里像一座坟墓。

商场内的东西,也没有多少。我喜欢的好吃的也没有。很多东西都是定量供应。

我在空闲时,会想找家中的仆人聊天,可他们基本不会轻松地跟我说话。

每当我看着自己的胳膊,仆人们就会害怕。我不知道,是250代表着什么吗?

我想要知道189他们是否安全,157究竟有没有被抓。

我一定要找到他们。

(4)老师

我问过家里的仆人,甚至用威胁的方法。了解到,我们这座城市向西南就是奴隶区。他们中很多人的家人都在那里。

这样过了几天,我的焦躁越来越显眼。我没能见到我所谓的父亲,家里的人又总躲着我。

我该怎么去打听消息呢。

我竟然有一个老师,当他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严重怀疑我是在现实中。

他和我的爷爷长的很像,真的很像。我小时候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可爷爷去世好多年了。我好想念他。

我眼中觉得他很亲切,他说起话来,我便觉得爷爷活过来了。

“好久不见了,冰儿小姐。”

老师也是奴隶,原来本是大学中的教授。后来,只能给主人家当老师维持生活。

老师很厉害,在奴隶区威望很高,这是家中仆人们说的,他们总是趁人不注意偷偷去见老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话。

他有时给我讲他曾到过的美丽地方,有时告诉我书中的故事。他可能以为我还是原来那个不出门的小姐呢。

接触几天下来,我想到了个办法。

“老师,我想去看看你生活的地方”。我说完后,爷爷竟然是惊讶的

“小姐,不是去看过吗?怎么又想去”。

我去过吗?可是我不记得了,这件事估计谁也不会相信。我难道要说自己失忆了。

“可是我还想再去一次,就去老师家看看,过几日你就要走了,我很想你留下来,我会很想你的”。

这话倒是发自真心,我是舍不得他的。

“小姐,你的父亲不会让你再去的,上次的事不能在发生了”。

爷爷不在搭理我,说累了,去休息了。

晚饭时,我的心也是恹恹的。

梦中的我也会做梦。在梦中我看见了一个美丽的小姑娘,她在叫我“小姐,小姐,救我”。

梦是破碎的,我看见了她拼命的呼喊,也看见她倒下去。我伸手却怎么也拉不住她。

我惊醒了,更让我震惊的是梦中的场景。

我慌乱的跑到"爷爷"的门口,他打开门看到我的样子。

“冰儿,怎么了。”

“250死了,是吗?因为我死了”

“你先进来,你记起来了,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记起来呢。”

之后的时间,我听了一个悲伤的故事,主角不是我,可我是始作俑者。

我有个玩伴,从奴隶制建立之后,就和我在一处。她的号码是250.我并不是“我”,我不知道曾经的那个250是怎样陪伴孤单的“我”的。

“我”的母亲去世了,因为奴隶制的建立,我并不开心我是统治阶级,也不喜欢充满奴隶的世界。我的父亲,只在乎他的权利,并不在乎我。我想要和250他们生活在一起。

250被父亲赶走,赶回奴隶区。父亲不喜欢让我开心的人,更不喜欢我和奴隶走的太近。

我偷偷的央求250带我走,带我去她的家。没人知道是怎么成功的,我到了奴隶区,但生活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

仇恨权利的被压迫者会怎样对待柔弱的主人呢。我被抓起来,他们想偷偷的杀了我,即使250和她的母亲苦苦哀求。人性有时可能没有善恶对错。我,想要融入的社会,早已经是我的敌人了。

幸亏,250冒死去守城那里报信,我才活了下来。

绑我的人都被处死,250没有受到我父亲的处罚。

但是,她在奴隶区会怎么样呢。

250死去了,被她的同胞们杀掉了。

死了的人,会在泥土里腐烂,没有公道给她,奴隶的死谁会在乎呢。我选择性的把她忘了,之后性情也变了。

我开始学习各种能保护自己的东西,开始学会如何逃跑,逃离这个让我窒息的家。每一次,我都会被找回来,但我又每一次的逃跑。

为了去奴隶区,我想了一个有些笨的方法。

我已经好几顿饭没有吃了,就喝了些水。真是好饿。

“冰儿,你好好吃饭吧。我去同你父亲说,小姨陪你一起去奴隶区。”

最终,爱护我的小姨带着我跟着老师一起去了奴隶区。

我记得运输车上的旗帜,是这个城市的标志。157,可能真的在这里。

(5)囚室

奴隶区和我想象中有些差别,其实不过是大号的监狱。很多奴隶区的旧址就是监狱。

一些临时搭建的民房,占据了路的位置。这里有主管人员,他们住在非常坚固的壁垒里。

我们一行人,有荷枪实弹的守卫跟随。还有老师陪着,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我见到管着这片区域的人,我偷偷的问他,这里有没有抓到一个袭击运输车的带着眼镜157号。

他只说没有,没见过。难道他不在这里。我们只来一天,晚上就要回去。我要抓紧时间。

午饭时,我想让老师带我到他的家看看。

刚开始并不愿意,可是,我可是创造这个世界的人。我怎么都会成功。

“我想问问老师,您要什么时候动手”这其实一直是他们商量的事。我早就知道。

老师听见了我的话,先是一愣。后来只剩叹气。

“我不会做什么的,我只想救我的朋友。其实,我也很不喜欢这样的世道。”

很多人都在看我,老师的家,在一间破败的院子里。我让老师帮我打听,157 是不是在这里。很快,我就知道了。

157被关在奴隶区地下。

奴隶区只有一个入口,有守卫把守。带个大活人出去不现实,我时间有限,先要见到他。

当我出现在157面前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又是那么奇怪。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消失不见了吗?”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要救你出去,他们几个呢,被抓了吗。"

"不知道"

"你等着我,我一定带你离开这里。"

我离开的时候,157还是满眼的不相信。没有办法,谁让我在他面前消失,现在更没法解释了。

经过我看电视剧多年的经验,我想到了个办法。这戒备森严的地方,想要出去,首先我要有武器。

"告诉守城者,我要见那个157号的犯人,我有问题想问他。"

果然有权人说话不一样,真的把157带来了。

"你们都出去吧,我要单独问他事情。"

"他很危险,您不能单独和他待着。"守城者对我说。

"没事,给我留把枪,他若是不老实,我就嘣了他,快出去吧。"

"等会你用这把枪劫持我,找他们要辆车,别的就不用我说了吧。"

"你……"

"先离开这里再说,等安全了我在给你解释。‘’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但是我总觉得这件事太过容易,就跟我是导演,他们都按我说的做一样。还有我更搞不懂,好像守城的人根本就不会杀了157。

157用枪指着我,带我出来时,我看到奴隶们都跑回自己家,老师和小姨躲在保镖人员后紧张的看着我,这么多枪口对着我,我的腿都有点不听使唤了,真是怂。

到荒原深处,车被丢弃。

我们又跑了好久,157带着我,奔到了一座废弃的小镇。

我跑不动了,歇会儿吧。空气突然安静

我抬眼对上的是枪口,这一天怎么这么刺激。

"现在你该说说你是谁了吧?"

"157,你干……什么."我的声音真的在颤抖,因为我相信,他的确会不留情的杀了我。

“你是谁?”

“我…………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你不是很聪明,你相信我吗?”

“那要看你”

“我是那个林将军的女儿,可也不是,我,怎么说呢。我是好人,你放心,我绝对站在你这边。要不然我也不用费心救你。”

“救我?你,是不是来找密码的。”

“密码?什么密码。”这下我没编,真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

我点头从没有那么快过。

“你消失的事”

“我……我得了怪病会突然消失。醒来不一定在哪。这个病很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病。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实话。”天啊,原谅我吧,我怎么敢跟他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他不一枪崩了我才怪。

“现在确实有很多疾病都是原来没有见过,我要弄明白,先留你一命,也许你还有用,我们去找他们。如果,我发现你有异常,就杀了你。”

“去哪”

“跟我走”

我不敢在说话,他脾气不好,对我这个恩人一点表示都没有,要知道就不救他,让他死了得了。不过为什么他没有被处决呢。

(6)相处

157领我到达一个破败的小镇,这里被很多荒草和树木遮蔽。不仔细看,很难找到。

我们要在这里过夜吗?其实,我早就饿的不想走了,可是又不敢说。我最近也没有离开这个世界,好像我来了有几个月了,为什么还没有醒,难不成我要在这里过完一生。

远处有火光,离的近了。我看到熟悉的189在站岗,向我们这里警戒的眺望。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157一定知道他们会在这里。

我有太多的疑问。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因为我知道,他们再也不会相信我。189再也不会保护我了。

我又一次接受盘问,大胸妹不相信我放弃锦衣玉食的生活,当亡命徒。

他们商量着,怎么处置我。是杀了我,还是扔下我。

“为什么?”189在看我。也在问我。

我说的,你会信吗。

我真的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至少在189面前。我不愿意说假话,怎么形容来着,共患难的人,总是多了份信任感。

好吧,我承认,主要还是他那张帅气的脸,让我希望自己在他面前是个好人。

我,根本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甚至不知道明天我会不会离开。我只知道,这个世界,和我的意识有关。

“你,你本来也不信任我,我干嘛要告诉你实话。如果,你觉得我该死,就杀了我。”

189 的愤怒我是感觉得到的,他觉得我骗了他,觉得我把他当个傻子。

最终,他们没有杀了我,而是把我当成犯人一样看着。大胸妹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我不知道他们要去哪?还是只是这样没有目的的逃亡。

我好久没有离开这里,一天两天……时间转眼过了近一个月。

这期间,我们碰到过来找我的人。我发现,对于想把我救回去,他们更想抓到157这群人。

在荒原里开枪是危险的,因为你不知道会惹来什么怪物,在恶劣的条件下生活,动物比人进化的更快。

当人与人面对面搏斗时,连呼吸都能听见。我不知道我原来是很厉害的人。在敌人靠近时,我会不自主的伸出拳脚。面前的人被我踢中,我一个转身就挣脱他们的包围。更多的人在围困189他们。

389在我身边,我们两个人对付一些体格健壮的男人,还是有些吃力的。我看有人拿刀冲了过来,就要到389后面,我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挡了那一刀,天啊,真的很痛。在我意识即将模糊之前,我看见189向我跑了过来,看来他还是在意我的,我好像还看见,157慌张的冲向我。难道他怕我死了,他没有人质了。

(7)真假

我突然坐了起来,看见自己在床上,靠,我又醒了。这个梦真长,可是天还没亮,闹钟也没响。是因为我……难道我死了,所以醒来了。

起来,喝了杯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我是不是该问问谁,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打开电脑,我查了些资料,梦中的事情,有人说是真的,有人说是假的。

有一个人给我的评论,更有趣。

你怎么知道哪个是梦,哪个是真,也许现在的你,才是误入的过客。

我真的不知道了,我该怎么理解我的梦,怎么解释梦中的人。

也许我真的是生活压力大,想要在梦里找到发泄吧,在梦里打人没事,杀人应该也没事。

我回了妈妈家,在这种时候,我更愿意有家人在身边。梦里的我看来死掉了,估计是不能再回去了。其实我更好奇,他们究竟会怎么样,那个世界是不是会随着我的消失而崩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有时候会突然沉默,但那不是内敛。 有时候会突然发笑,但那不是喜悦。 有时候会突然停滞,但那不是休整。 有很多东...
    黄记叉烧包阅读 1,514评论 17 34
  • (1) 异时空 这里的天空是灰色的,从教堂出来。我被一群人追赶着,疯狂的跑。让我的体腔像要炸了一样。 后边追赶我的...
    沉醉晚风阅读 55评论 0 5
  • 时值初春,清晨起来因为没有暖气玻璃上结了一层雾,透过雾看出去一切都是灰蒙蒙的,起身去擦拭玻璃,外面也随之变的清...
    会飞的猫咪阅读 60评论 0 0
  • 我从未见过你 我的梦中人 可是,我觉得自己已经等了你一世 梦里你总背对我 周围还都是氤氲 我一走近,你就不见了 我...
    麦麦侠阅读 37评论 0 4
  • 那是黑夜里的歇斯底里的撕扯 喘不过的是呼吸 在六面的立方体中 面壁着,然后翻滚着 像初中的自由落体 不计阻力 嗓子...
    我是无所谓先生阅读 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