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田邦子

读了向田邦子的《隔壁的女人》。

读向田邦子的文字,就像某个春日的午后,走到隔壁推开门,坐在阳台上或是偏厅里,听这个女子给你娓娓道来家庭和爱情的生活琐事,有炽热,有平和,然而这一切,在关上门后立刻成为一段尘封的旧时记忆。第二天再遇见,她便是一副简单温和的笑容,不着一言,仿若昨天从未发生过。

这是度娘对邦子文字的总结。

这位被称为大和民族的“张爱玲”的女作家,集美貌与才华一生。向田邦子的文字细碎却又准确,不似张爱玲式的锱铢必较,恨不得字字如针芒,在纸上扎出血来,而是呈现出极简、平实,却也三言两语间描绘出一幅生动的画面,让人物所处的情境,以及丰富的内心情绪跳跃出文字的樊笼,立刻鲜活起来。

这是度娘里对她和张爱玲文字的区分。

《核桃里的房间》,描写的是一个父亲离家出走,与其它女人生活在一起,不管不管家庭。而作为家中长女的桃子,不得接过父亲撂下的挑子,在家庭中承担起父亲的责任,为了让家庭得以生存,一次一次错失爱情的故事。在《幸福》里也有父亲出轨,离家出走的相同背景。

在对向田邦子真实人生的了解过后,才明白这几乎是她自己人生的真实写照。

她一生未嫁,终身都笼罩在“家”的伤痛之中。直到遭遇空难定格在51岁。

向田邦子在贫穷和战乱中,创作数量极多,电视剧本有1000余部,收音机作品更是达10000多部。她是日本收视率最高的剧作家,也是日本昭和时代的代言人。人们为了纪念向田邦子,设立了日本编剧界最高奖“向田邦子奖”。

就是这样的向田邦子,日本六七十年代的编剧女王。她去世多年,其作品还一直活跃在屏幕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