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记忆


还记得那年的我们吗?

据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七秒过后的记忆是残缺的。沐筱妤是一只鱼,但却不是一只拥有七秒记忆的鱼。

很多人曾这样说过沐筱妤,说她是一只小鱼,一只来去自由,想忘就忘的小鱼。可沐筱妤终究不是一只真正的小鱼,她始终都没有把苏晨忘记,反而是让自己越陷越深。

L城的秋天是慵懒的,每个人都努力的享受着,享受着这个慵懒午后带来的惬意,沐筱妤也不例外。她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看着讲台上的老师唾液横飞,激情四射。

“小鱼,小鱼,不好了,不好了。小小在生孩子的时候哮喘犯了,医生说情况有些危急,你快点过来。”手机的另一边传来一声焦急的声音。

沐筱妤的心像被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下似的,很痛,很痛。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你们现在在哪?”

“市人民医院。”

“等我,我马上到。”沐筱妤说完便立马抓起书包,飞奔出教室,留下一头雾水的同学们和站在讲台上的老师。

天空开始哗啦啦地下起了雨,行人都纷纷跑到周边去躲雨。就剩沐筱妤一个人在大街上跑着,眼泪跟着雨水一同落下。

苏小小,你一定要好好的,你答应过我的,你一定会好好的,一定。

沐筱妤跌坐在地上,把书包扔在一旁,抱着双膝,瑟瑟发抖,泪水夹杂着雨水,一滴一滴地落下。

突然,沐筱妤感觉到没有雨点再落到她的身上,她慢慢抬起被雨水和泪水打湿的脸,看着那个给她撑伞的人。

苏晨。

他紧紧地蹙着眉头,心疼地看着她,一句话也没有说。沐筱妤慌忙站了起来,胡乱擦了擦脸上的痕迹,她不想让他看见她如此崩溃的样子。

沐筱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苏晨。

“走吧。”他轻轻地说,“小小还在医院等着你。”沐筱妤点了点头,跟着苏晨的脚步。

苏晨,一个她爱了六年的人,从高二到大四,整整六年,她爱了他整整六年的时间。

市人民医院。

手术室上的灯已经持续亮了二个钟,苏小小也进去了二个钟。手术室外,沐筱妤看着窝在墙角的莫离轩,眼睛里都是血丝,看不到任何光彩,满脸的落寞,让人很难想到他就是那个平常处事不惊的莫离轩。

终于,手术室的门开了。还没来得及问,耳边就已经响起了护士机械性的声音,“谁是苏小小的家属?”

“我,我是她的老公,我老婆现在怎么样了。”

“母子平安,小孩现在在洗澡,大人还得再等一会儿才可以出来。”说完便转身走进手术室,不带任何感情,有的只是那冰冷的而又机械性的声音。

病房里,苏小小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看着那个刚出生的小生命,嘴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人们总是说女人生孩子就如同一脚踏进鬼门关一样,在生死边缘徘徊着。

“阿离,你说给咱们的孩子起个什么名好?”苏小小抬起头,向莫离轩问道。

莫离轩看了看一脸幸福的妻子,又望了望一脸熟睡的孩子,禁不住笑着说:“莫小离,小小,就叫莫小离,就叫莫小离好吗?”

“嗯。”苏小小笑着点了点头,低头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孩子。

沐筱妤看着苏小小一家其乐融融的,心里很是欣慰。她扭过头看着苏晨,他的轮廓是那么的清晰,突如其来的悲伤笼罩着沐筱妤的心房,她仿佛看到了那年那个一直低声安慰着她,叫她不要哭的男孩。

苏晨望着窗外,一只腿半折,搭在窗台上,另一只腿垂在地上。

沐筱妤那灼热的目光,让苏晨很不自在。顺着她的目光回看,他恰好瞧见了沐筱妤眼中闪过的一丝惊慌,而后又马上低着头,数着地板。

苏晨看着这样子的沐筱妤,无奈的笑了笑,嘴角提升出完美的弧度。

苏小小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看到哥哥嘴角还未抹去的笑意,和一旁正在埋头当乌龟的沐筱妤,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于哥哥和沐筱妤之间的关系,苏小小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明俩个人互相喜欢着对方,却又同时乌龟着。于亲于友,于公于私,她都希望哥哥和筱妤能够在一起,她不想哥哥和筱妤就这样误会下去,丢了这一份缘。

沐筱妤抬起头望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才发现已经很晚了。幸好自己是在外面租房子的,不然这么晚了肯定进不了宿舍,八成在外面吹冷风,“小小,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我明天再来看……”

“我送你回去吧。”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苏晨给打断了,沐筱妤错愕的看着苏晨,想从他眼里看出些什么,但她却什么也看不出。

沐筱妤和苏晨一前一后的走着,谁也没有说话。气氛有点冷淡,像那被半橙色灯光晕染过的小路一样的冷淡。灯光透过树叶间的间隙落了下来,忽明忽暗。

小路的尽头就是沐筱妤的在外租的房子,房子不大。一室一厅。虽然这里离学校有点远,但房租还挺便宜的,环境也不错,邻里待她也是挺好的,对于这个结果沐筱妤感到很是满意。

“筱妤……”原本走在前面的苏晨突然停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反应,沐筱妤的鼻子就撞到了苏晨的背。

“痛痛痛……”沐筱妤捂着鼻子,嘴里嚷嚷着,眼睛里已经泛起了小小的泪花。”该死,你干嘛突然停了下来,害我的鼻子撞得好痛,该死的。”

“疼吗?”

沐筱妤木然的点了点头,边揉了揉酸痛的鼻子,边没好气的说:“哪能不痛啊,要不你也来撞一下,试试痛不痛。”

苏晨的心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缠住了,一步步地靠近他,那线一寸寸地收紧。而他一低头,在她的脸上看到了跳跃着的灯光,那样蛮不识理,连个招呼都不打,穿过重重的阴霾照进他的心里,他甚至来不及拒绝。

她是他灰暗生命里唯一的一缕阳光,但这缕阳光却不单照耀着他,还有另一个人。

“喂,苏晨,我到了。”

“嗯。”

……

“我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嗯。”

“路上小心点。”

“嗯。”

沐筱妤站在门口望着苏晨,半橙色的灯光笼罩着他的背影,显得寂寞不堪。直到那模糊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沐筱妤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曾经那个醉倒在她怀里的那个男孩,如今已经长大了。


太阳被漂白的云遮住了一大半,几天前的大雨把天的铅灰色洗得一干二净。偶尔有大片的云朵游过,于是在地上投下斑驳的阴影,像是不愿意被这肮脏的世界污染了那一块湛蓝的天。

关于苏晨,时光要追溯到六年前,沐筱妤第一次见到苏晨,是在篮球场。

她看到他面露恰到好处的自信和微笑,极度有节奏感的运球,球好像是黏在他的手心一样,谁也抢不走。连续晃过几名防守队员后轻松上篮,球过半空,“咯噔”一声,进了。

她知道他叫苏晨,知道他喜欢打篮球,知道他……这一切都是在很久之前就知道了,因为苏晨的妹妹苏小小正是她的同桌。

沐筱妤喜欢苏晨,不是一见钟情,也不是日久生情,介于两者之间,她也说不清。

高二开学的第二个星期,沐筱妤和苏小小就不在同一个班了,沐筱妤报了理科,而苏小小报了文科。沐筱妤没想到会遇上苏晨,她也没想到她会和苏晨同一个班,而且她是苏晨的后桌。

命运就是这样子,百转千回。很多时候你认为你不可能会遇见一个人,可绕了一圈,又重新回到了起点,而终点等待你的那个人却不是最初的那个人。很多年后沐筱妤将这句话说给了苏晨听,听后,他说,他和她绕了一圈,回到起点,但在终点等待的依旧是那个最初的人,这对他们两人而言是多大的幸运!

沐筱妤喜欢秋天,喜欢一地的落叶。一路踩过去,发出“咔嚓”的清脆声,被风一吹,抬起头,落叶纷飞。让她想起了一句话,天凉好个秋!

教室里,班主任在讲台上正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黑板上的题。

沐筱妤两眼无神的望着窗外,看着窗外的树叶。一阵风吹过,卷起片片落叶,而后,又带着它们远离城市的繁华。

一团巨大的阴影映在沐筱妤的面前,随后一个鸭公般的嗓音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沐筱妤!”

沐筱妤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班主任老矮那张欠揍的脸。老矮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一脸不屑,“同学们,我们继续讲这道题……”

“你刚才在想什么?那么出神,老矮都叫你好几遍了。”苏晨突然扭过头压低着嗓子问道。

“没什么。”她淡淡回了一句,“只是在看树叶。”

那是苏晨和她分班后的第一次对话,内容是那么的平淡无味。

接下来的日子,沐筱妤和苏晨相处得越来越好,对他的感情也越来越深,但这一切她都掩饰得很好,谁也不知道,除了苏小小。

苏小小曾多次表示她哥哥苏晨对她有意思,且这意思不浅。无论苏小小怎么说,沐筱妤都不相信,因为她觉得自己配不上苏晨,而且他是不会喜欢她这种类型的女生,他喜欢的应该是安以然那种类型的女生。

安以然,班里公认的才女,能文能理,人又端庄又大气又斯文,而且长得还很漂亮,是班里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苏晨也曾当众表示对她感觉还可以。

KTV里,沐筱妤觉得音乐的声音都快把她的耳朵震聋了,说话的时候必须要在耳边说才听得清。

沐筱妤坐在角落里,并不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纳入了别人眼里。

“苏晨,你觉得沐筱妤这个人怎么样?”

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捅了一下,苏晨抬起了头,看着坐在他身边的杨乐,只见对方是满脸的期待。

望了一眼缩在角落的沐筱妤,很是安静,安静得让人可以忽略她的存在,仿佛今天的聚会没这个人似的。

过了很久,杨乐才听他淡淡地说到:“还可以,怎么?对她有兴趣?”

“嘿嘿!”杨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感觉还挺好的,小小不是跟她挺好的嘛,能不能帮我问问啊。苏晨,咱们可是兄弟,这个忙你得帮。”

再次望了一眼沐筱妤,心里已不复之前那般的平静,心里像是有一只蚂蚁在咬一样,虽然不痛却令他很不自在。

“你发的娃娃脸/降落在身边/可惜我/还没有发现/你画的娃娃脸/拿铁上圈点/倒一杯/爱情的香甜/标个引号/你的眉梢/加个括号/你的微笑……”

熟悉的音乐在沐筱妤的耳边响起,好奇的她抬起头,却意外的发现拿着话筒的竟是苏晨。

苏晨的声音有点甜,有点像女孩子,这是她听小小说的,但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他本人唱,感觉挺不错的,至少对她来说。

“沐筱妤,吴教授叫你过去找他。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可能是因为昨天的原因,小心一点哦。”林羽的到来,打断了沐筱妤的回忆。

沐筱妤笑了笑,起身往教导处走去。

一个小时后,沐筱妤终于从教导处的大门走了出来。她一边走一边想着吴老头刚才说过的话,“长志气了,我的课也敢逃,还当着我的面逃。我告诉你,你法学这门课别想及格了……”以下还将省略几万字,该死的吴老头,整个学院就他一个人最招人厌,真是的,诅咒他的车被人刮花,走路左脚绊右脚。匆匆忙忙地赶回家,做了姜醋蛋,拎着食盒就上医院去了。

“小小,我做了姜醋蛋哦,咱们这边坐月子都要吃这个的。可惜伯母在老家赶不回来,只好委屈你了。”沐筱妤将东西盛到碗里,递给了小小,转过头去逗她的儿子去了。

苏小小笑了笑,回道:“没办法,奶奶身子不好,我爸妈得照顾她,来不了。瞧,这不还有离轩,我哥和你嘛,我妈说了,有你在,她放一百个心。”

小孩子真是好,吃了就睡,睡了就吃,一点烦恼也没有,真羡慕。不想她啊,那么多事,唉!沐筱妤在心里嘀咕着,刚一抬头,便与苏晨的视线撞上了。

他的眸,好像有很大的吸引力,一点一点的让沐筱妤沦陷在其中,那种沦陷,她竟无力挣脱。


“小鱼。”沐筱妤从苏晨的瞳孔里看到了她的影子,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她了。

“你...”话还未说出口,便已经湮没在喉咙里,原来他还记得。他还是那个他,那么的淡漠,不远不近地存活在她的心里,明明那么近,却让她感觉那么远。就好像风一样,看不见,摸不着,你却知道他在你身边。

苏小小看着食盒里的东西,口水直流三千尺,这两人咋这么磨叽,都那么多年了,还这样。忍不住出声:“小鱼,哥,你们这是要干嘛,用不用我回避下。”

苏晨回头瞄了一下躺在病床上的妹妹,苏小小立刻感到身边的温度下降了许多。真是的,明明她就是在帮他嘛,还不领情,到时候小鱼要是不要他了,看他还怎么恐吓她。

“小小,我还有事,先走了。”苏晨还没来得及反应,沐筱妤就已经落荒而逃了。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就像一首缠绵又婉转的歌,诉说着淡淡的离愁。沐筱妤呆坐着,手里捧着一杯热咖啡。她还记得那一年,也是这样的雨天。

雨水噼里啪啦的落下,让人来不及躲避,水珠一点一点吞食土壤,向地心深处寻去,企图与灵魂合体。

沐筱妤看着外面的的大雨,心里第N次咒骂老天爷,该死的,小小还在流年等着她呢。算了算了,不管了。沐筱妤咬紧牙根,准备以每秒百米的速度冲出重围,过了几秒,却发现自己还在原地。

起跑姿势没有错,鞋带也没松,咦?这只手是谁的?顺着手往上看去,发现一张熟悉的脸,苏晨。

沐筱妤轻轻地扯了一下书包,拽着书包的手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依旧拽得紧紧的。

“苏晨,你…”

“你要去找小小?”苏晨打断了她的话,往外面看了一眼,眉头紧紧地皱起来。“走吧。”

“去哪?”

“流年。”

雨依旧下着,落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行人来往匆匆,整个城市仿佛就剩下雨的声音,滴答滴答滴答,寂静得让人心颤。

走过这条街,转角就是流年。沐筱妤还记得,她第二次遇见苏晨,便是在这条街的转角处,人说,转角遇到爱。

苏晨,你是我的爱吗?望向站在身边的苏晨,企图从他眼里得到什么,除了那黑色的漩涡,她什么也看不到。

“小心。”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沐筱妤错愕不及,呆呆地站在原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扇玻璃门。好险啊,差点就撞上了,幸好没撞上,不然今天可丢大了,想到这里,她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嘿嘿!”沐筱妤不好意思地冲着苏晨笑了几声,没想到他却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径自走进流年。

刚走进流年,便看到苏小小那挥舞的双手,还有身边那脸上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的莫离轩。

“哥,你怎么也来了?我可没叫你来,你不会是自己死皮懒脸地跟着来的吧。嘿嘿,放心,今天除了离轩,就没别的男生,放心。”苏小小边说边朝着她哥挤了挤眼,一副你懂的表情。

苏晨一记冷眼飘过,紧接着大冰块莫离轩也不甘示弱的一记冷眼飘过,双方你来我往,互飙冷眼,谁也不肯让谁。

至于苏小小这个祸根,一会儿替她哥加加油,一会儿替她男朋友扇扇火,玩得不亦乐乎。

看到此情此景,沐筱妤只好无奈地装作乌龟,一声不响的喝着咖啡。

“小六,你又摔破了盘子啊!赔,快赔。老板你看,小六又摔破盘子了。”只见一个男的指着地上正在捡碎盘子的女生,还朝柜台故意地大声嚷嚷,生怕别人不知道盘子破了。

“摔了就摔了。”坐在柜台后的男子一动不动的看着手里的书,连眼皮都懒得抬下。

坐在柜台后的那人沐筱妤认识,是这间店的老板,叫邱逸宸,指着女生的是这间店的男招待,叫小五。至于那叫小六的女生,是最近新来的招待,她最喜欢小六做的提拉米苏,特别好吃,和别处的不一样。


“嘿!小鱼,咋又一个人在那发呆。”顾筱蔓刚把一杯咖啡端给客人,一回头却看见沐筱妤一人在呆坐着。

是的,那已经是过去了。五年时光已过,逸宸哥已经和小六姐结婚了,还有了小包子。已经六年了,她和苏晨还能有下个六年吗?大概不可能了吧。

沐筱妤拿起咖啡,顾不得烫,一口喝下,直至杯中见底,方回道:“小六姐,再给我来一杯。”

“喝那么多咖啡,小心晚上睡不着觉。啧啧,瞧,这下可逮到人来管你了。”说罢,顾筱蔓便晃悠悠的走开,还不忘给迎面而来的苏晨打眼色。

歌曲突然转换,不似前一首的欢快,只剩下缠绵和婉转,那是Eason的〈好久不见〉。其实她和苏晨也是好久不见了,虽说同在一座城,但却很少遇见,又或许…罢了,罢了,就这样吧。

苏晨走到沐筱妤的身旁,就那样站着,她没叫他坐,他亦也没说要坐。沐筱妤低下头,避开了苏晨的视线,坦白来说,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俩个人就这样静静的,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谁也不开口。

站了一会儿,苏晨才在沐筱妤的对面坐下。顾筱蔓远远地瞧见苏晨坐下,才端着两杯咖啡走去,放下咖啡,见两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着,忍不住说道:“沐筱妤,我们这可没有乌龟壳子,再缩就小心磕碜到头。”看到沐筱妤抬起了头,这才走开。

苏晨端起咖啡,沐筱妤见他抿了一口后,才慢慢说道:“杨乐要结婚了,下个星期二。”

“嗯,我知道。”他淡淡回道,而后又喝了一口才将杯子放下,也不理耷拉着头的沐筱妤,伸手就将她的咖啡放在自己旁边,“你胃不好,咖啡少喝点。”

她的胃一直就没好过,在遇到他以前,就有胃病。那一次,她胃疼得厉害,他刚好在身旁,沐筱妤本打算像平常一样,回去吃点药躺着便好。却不料他将她拖去医院,硬生生让她做了一次检查,检查全程都冷着脸,直到医生说是胃炎,要好好养着,冷着的脸才有所好转。

缓了缓,又听他开口说:“沐筱妤,我喜欢你,从六年前我就喜欢你了。”听到这里,沐筱妤猛地抬头,脸上布满了惊讶的表情,等等,苏晨说什么,他说他喜欢她,从六年前就开始了。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

“你是在开玩笑吧?”沐筱妤按捺下心中的翻江倒海,忍不住问他。

“嗯?”苏晨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看着对面那个小心翼翼说话的她,想起妹妹对自己来前的一番话,嘴角忍不住上扬,的确,沐筱妤的确很笨。身边的人都知道自己喜欢她,只有她才会认为是不可能的事,究竟是她迟钝还是他给了她太多的错觉,让她误认为他不喜欢她。

未等他再次开口,她便起身朝门口跑去,那落荒而逃的背影,带着少许的惊慌失措。看来自己吓到她了,苏晨一举喝光剩下的咖啡,第一次觉得黑咖啡很苦,比起以往的都要苦。

一开始,苏晨就知道沐筱妤喜欢他,这归功于他的妹妹苏小小。从六年前起,他就喜欢沐筱妤了,他对她从来不敢越界,因为他的好兄弟杨乐也喜欢沐筱妤,于是他只能藏在心里。一年前,苦追沐筱妤五年无果的杨乐,终于放弃了。

半年前,杨乐遇见了一个女孩,杨乐说:“对于沐筱妤,他想的是保护。对于她,除了保护,更多的是想携手并肩,暮观夕阳。苏晨,我知道沐筱妤喜欢你,你也喜欢她,虽然很不爽,但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在一起,你好好待她。”

还记得半年前他跟小小说他喜欢沐筱妤,而妹妹却是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原来他隐藏得那么不成功,但却成功的瞒过了他喜欢的人。

夜,慢慢褪去,一半光明一半黑暗,黑白交融,中间是无法预料的透明。沐筱妤就这么一个人,从黑夜到清晨,没有半分迟疑。她卸下了华丽的伪装,只剩下一抹淡漠的背影,黑白分明的瞳孔下,似乎在诉求些什么。慢慢,逝去,消失。

"皮卡皮,皮卡丘。"信息声响起,沐筱妤拿起手机一看,是苏晨。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沐筱妤低声念完,是司马相如的《凤求凰》,这是她最爱的诗,也是苏晨的最爱。

犹豫了许久,沐筱妤才按下拨出,几声音乐声后,手机里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沐筱妤?你…”苏晨话未说完,就听见沐筱妤说道:“苏晨,你听我说。”

“好,你说。”苏晨望着窗户里边那个坐在床上的女孩,他看见沐筱妤低着头,他看不清她的神情,但心里却又暖暖的。

沐筱妤顿了顿,说:“悠悠比目,缠绵相顾。婉翼清兮,倩若春簇。有凤求凰,上下其音。濯我羽兮,得栖良木。悠悠比目,缠绵相顾。思君子兮,难调机杼。有花并蒂,枝结连理。适我愿兮,岁岁亲睦。悠悠比目,缠绵相顾。情脉脉兮,说于朝暮。有琴邀瑟,充耳秀盈。贻我心兮,得携鸳鹭。悠悠比目,缠绵相顾。颠倒思兮,难得倾诉。兰桂齐芳,龟龄鹤寿。抒我意兮,长伴君处。苏晨,可好?”

爬梳头发的手瞬间停住,苏晨整个人都僵着,整整七秒,七秒过后他才反应过来,在那一瞬间里,他反复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电话这头的沐筱妤没有听到回应,正想出声,却听见那头说了句,“沐筱妤你说什么?再说一次。”他的声音不似平常低沉的状态,很有磁性,带了几分不可思议。于他而言,就那么不可思议?

“想得美!”

苏晨极力压制住心里的动荡,故作镇定,但身体却出卖了他。迈开步子,快速地向门口走去,抬起手,缓缓按下门铃。“沐筱妤,开门。”不一会,门开了,还未来得及问好,沐筱妤便被他拥入怀中,紧紧地,紧紧地抱着。

她的鼻尖抵着他的胸膛,她听见他心跳的声音,她的周边全是他的味道,淡淡的柠檬味,那是他最喜欢的气味。沐筱妤多希望这一刻能够定格,只有他和她两个人,没有任何语言,只用一个拥抱便能够知晓对方,真好。

沐筱妤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对着苏晨的胸膛戳了一下,苏晨感觉到怀里女人的小动作,哼了几声,算作对此回答。见他不理,她又狠狠地戳了几下,见他低下头,才开口:“苏晨,你怎么突然…”话方说到一半,却被他接了过去,“因为我怕再晚些,你就会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沐筱妤一怔,他知道她想问什么,也知道她在想什么,的确,再晚些,她是准备要放弃的,放弃他,放弃那种感觉。

“小鱼”

“嗯?”

“我饿了,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吃呢,我想吃你煮的”听到这里,沐筱妤连忙拍拍苏晨的肩膀,示意他松手。待苏晨松开手,她便把他推进家里,让他乖乖坐在椅子上,等着她的面。

面放进锅里,用筷子撩拨几下,隔了一会熟了,再让面过一遍冷水。随后将葱切成葱花,放在面的上面,撒上点鸡粉,下点酱油。热锅凉油,烧至极热,把油倒在面里,发出滋滋的声音。沐筱妤将面搅拌均匀,再煎上两个鸡蛋,一人一个,端着两碗葱油面走到客厅。

一份放在苏晨面前,一份放在自己面前,“厨房里只剩下这些,将就着吃吧。”

苏晨拿起筷子吃了一口,慢慢地嚼着,细细的品味,这可是她第一次下面给他吃,“不错,比小小的好吃多了。”话音刚落,对面的沐筱妤顿时松了一口气,她自己也吃起来。

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鱼缸里,散射成七彩。鱼儿快活地游来游去,一会儿冒泡泡,一会儿钻沙子,水面泛起层层涟漪。

沐筱妤看着对面的人,白衬衫黑裤子,最简单的装扮,最亮眼的衣着。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概就是在说他这样的人吧。静静地看着他,不料他牵起她的手,送至唇边印下淡淡地一个吻,指尖触碰到的温暖让沐筱妤不由得一愣。

苏晨抬眸,清明的眼神偏暗,“沐筱妤,愿岁月静好。”


写到这里就完结了,其实改了许多次才定下这个结局的。其实这篇文章是以我的朋友为原型写的,我的朋友C很喜欢J,但J的好朋友H和J同时喜欢上我朋友。由于H跟我朋友表过很多次白,且追她追了很久。J碍于兄弟情谊,虽然喜欢我朋友,但却不敢说出来。在现实中,我朋友和J还是没能在一起,本来是想写沐筱妤跟苏晨最后还是分开的,但后来想想还是写她和他最终在一起,现实的遗憾,文章里补。

我知道我的文笔还很稚嫩,可能这篇文称不上好,但我还是想写出来,留个纪念。也感谢能看到这里的朋友,谢谢你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世界上最混乱的家族莫过于鱼类了,因为它们仅有的七秒记忆。所以,当一只语速较慢的小鱼和一只听力不太好的大鱼在一起交流...
    昕璐妹阅读 248评论 6 14
  • 1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撒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海面被渲染的一片赤红,远处,海鸥们结束一天的捕食,偶尔从天空掠过找寻...
    南木栖城阅读 139评论 4 7
  • 下班时已是华灯初上,高峰期照例是堵,因为知道没有人等,所以也并不着急。前方车辆红色的尾灯涂抹出城市斑驳的夜...
    画楼西畔9039阅读 526评论 3 10
  • 华星爱乐有限公司的庆功晚会还在继续。一阵喧闹之后,主持人走上台,清了清嗓子:“各位来宾,各位音乐界的前辈……...
    晏濯尘阅读 34评论 0 1
  • 奈锦竹阅读 1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