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也是个习武之人》

96
一元亦有用
2016.12.06 11:02* 字数 2566
文末有彩蛋哦


是的,标题没有写错,我之所以大言不惭这般说,是因为我真的是一个习武之人,确切的说,是一个习过武的人,正如读过书的人一样,有人会问,你读了哪本书,同样,有人会问,我练过什么武功。

武功?哈哈,你们一定是武侠片看多了,我练的叫武术。

记得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们村里有一位少林归来的师傅闲来无事,为了赚点外快,办了一个武术班,刚开始,起步阶段,去报名的大多是他二大爷三叔家的小孩前去捧场,其实,现在回头来看,就是托。

不过,孩子们都喜欢跟风,看别人家小孩去了武术班,自己也急切加入,深怕去晚了,以后打起架来吃了亏。家长们似乎也你追我赶,不愿自家的孩子落下风。

武术班汇聚了我村近三分之一的有志少年,每天早上,有人带队跑步,从一个村庄跑到邻村,然后原路返回,半路上有时喊上几句口号。

为了练习鲤鱼打挺,我特意找到一个坡道,顺势练习,然后逐渐提高难度,终于能在平地一跃而起。为了练习后空翻,我们特地挖了一个沙坑,里面填上沙子,上面铺上干稻草。不过,这个方法居然收到了特别效果,不到十来天我们居然都能腾空而起了,而且后来居然能在平地上翻空翻,那成就感特别强烈,恨不得上学路上见到没有习武的小伙伴就在他面前表演一下,嘚瑟一番。

说起练武的场地,无非是之前收割小麦打场用的地方,其实也就是一块泥巴地,不过遇到下雨之后,这土地却像海绵一样有了伸缩能力,平时翻跟头反而会喜欢上这种软软的土地。

教练先教我们压腿劈叉,据说这是基本功。等到基本功练个差不多,就可以学习套路拳法。起步阶段,记得练习的是五步拳,这拳法相当简单,总共五个基本动作。等到五步拳练熟以后,再学习诸如少林小洪拳、大洪拳、七星拳等拳法。

后来,过了半年多,这位师傅凭借这门手艺如愿娶妻,新婚后,他逐渐移步到爱情的温床,从此无心教授,于是我们武术班便宣告解散。

一日,村委会广场上来了一群武校学生表演,他们身着统一服装,看起来英姿飒爽,意气风发。晚上,锣鼓一响,村民们齐聚广场看热闹。

不愧是正规军,他们不仅服装统一,而且拳种丰富,居然还表演了硬气功,虽然其中一名学员在表演硬气功时被啤酒瓶砸破了头,血流满面,但这丝毫没有减弱他们的宣传力度,这天晚上我记住了一个名字:少林腾飞武术学校。

此武校也是一位少林归来的有志青年为弘扬武术精神所开办的方圆几十里地唯一一家正规的武术学校,据说在教育局还有过备案。

作为有志少年的我,早已跃跃欲试,期盼早点加入他们。

无奈,父母反对,搁浅了我的武学大计。好在我村有志少年不在少数,他们前赴后继,一个月下来,竟然有四五名曾经的小伙伴前往镇上报道。这也重新点燃了我习武的梦想,我假装整日闷闷不乐,经常在父母面前提起某某某也去腾飞武校练习了,后来,不知是父母被我磨得不耐烦了还是被我执着的情感打动了,总之,他们居然同意了。

说实话,那天晚上我兴奋地难以入睡。

第二天,我便独自来到了武校报道,而且,这里可以先行体验一周,才交学费。所谓武校,其实并不是一个学校,这里也是家庭式办学,教练的父亲任校长,经常开车拉着一帮孩子到各地巡回演出招揽生源,经过他不懈的努力,武校生源逐渐壮大,甚至还有别的乡镇慕名而来的学生。

为了解决外来生源的上学问题,校长出面和镇上的一家民办学校合作,于是,“少林腾飞文武学校”的招牌应运而生。

这里顺便多提一句,我们这位校长,靠在街上摆摊卖鱼发家,后来把儿子送去了少林塔沟武校习武,学成归来,为解决儿子的就业问题,亲手创办了武校。他这个人,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甚至连他不懂的武术,他也要上前纠正一下学员的动作。我们私下里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亲自校长”,笑称他不仅亲自吃饭,睡觉,连如厕这种小事也亲自去做,不愧是“亲自校长”,哈哈。

到了周末,我们周五当晚会睡在武校。冬天,大伙挤在屋里的大通铺上。夏天,干脆把练武的海绵垫子并排排列在习武场上,望着星星月光入眠。

在我进入武校半年后,县里举办了一届武术大赛,全县的武术人才齐聚一堂,切磋武功,这在我们这帮孩子看来,简直就是武打片里所说的“武林大会”。我们各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希望能参加此次盛会。

后来,我果然参加了,不过略微遗憾的是是作为一名拉拉队成员参加的。

为了备战武术大赛,我们教练出了一趟远门,和他一同回来的还有四名小学员和一名教练,正是依靠这几名得力“外援”,我们武校在武术大赛上一战成名,一时间武校生源暴增,不得不请来新的教练,分班教学。

武术大赛后不久,镇上迎来了一年一届的庙会,校长提前宣传,要在庙会当天举办盛大表演,并把武术大赛获得的奖牌大书特书,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庙会那一天,武侠聚集了很多人,一部分是学员家长,一部分是看热闹的。

表演伴随着一阵锣鼓声正式拉开帷幕。

首先进行的是集体拳表演,然后是令人眼花缭乱的空翻接力,精彩的表演赢得了台下热烈的掌声,看,鼓掌最带劲那个,就是刚刚翻跟头那娃他爹。

此次表演,武校特意请来摄影师全程录像,众所周知,重头戏一般都在后头。

这时只见我们的总教练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了场地中央,几个小学员迅速将道具摆放到位。一摞砖头放在一个木凳上,看来今天他要表演的是铁砂掌。

总教练做了一个深呼吸,扎了一个马步,运了运气,然后一鼓作气,劈开了四块砖头。接着,尴尬的一幕出现了,当他拿起第五块砖头,右手刚举在半空中,还未接触到砖头,那砖头竟然自己裂开了。

观众们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假的,砖头有猫腻。”台下起哄的观众嚷嚷道。

“我X,这铁砂掌真厉害!”一个小孩感叹道。

总教练红着脸走下去,赶紧躲了起来。好在后面的表演没有再出现纰漏。

得益于武术大赛的成绩,居然有同行找上门来,请求我们去撑场面,其实就是托。他们提前给我们准备了服装,庙会表演很成功,结束后,总教练悄悄让我们换回了自己武校的服装,并嘱咐我们,有人问起,就说我们是少林腾飞文武学校的,哎,这套路真深啊。

武校不断扩大,却也不断衰落。虽然新建了校舍和操场,但我们老一批的学员渐渐离去,有的是升学去了其他地方,有的是辍学离开了武校,总之,老面孔越来越少,新面孔逐渐增加。

新学期开学,我也告别了武校,“弃武从文”,转学到了公办学校,开始了新的征程。

习武那段日子,的确为我的人生留下了一段宝贵的财富,每每看到老照片忆起这段岁月都会情不自禁想起那些老朋友,不知你们都还好吗?

曾经楞头呆脑,唯愿岁月静好
寻找有缘人:有能从上面老照片中圈出本人的,有奖品哦! 明天公布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