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回家,千万别忘记这件事

96
汤小小
2017.01.20 10:37* 字数 2533

一想到要回家过年,是不是就要开始大采购?

得买套显气质的衣服,买双好鞋,买个好包包。全副武装,在和亲戚朋友见面时,才能显示自己混得不错。

还得给七大姑八大姨的孩子带点小礼物,连邻居的孩子也不能少。每次我回家,我妈都语重心长地说:千里迢迢地回来,不给孩子带点东西,怎么好意思?

奇怪的是,每次我问爸妈想要什么东西,他们都会说:千万别给我们买,我们在家什么都有,你回来就好!

这话我特别容易当真。

他们都说不需要了,那就不买了吧,反正东西多了路上也不好走。

后来我发现,根本不是这样的。

父母其实特别口是心非,他们可喜欢孩子过年回家送自己礼物了。

我爸有一件羽绒服,穿了十几年了。

很多人可能觉得这衣服一定特别好,所以我爸舍不得扔。

其实这是件廉价的羽绒服,面料已经皱得不成样子,还严重缩水,我爸一米八的个子,穿在身上像夹克。

而且,颜色本来就是灰色,旧了以后就像落了一身灰,穿在身上简直太没形象了。

每次看我爸穿,我都笑他,让他脱下来,换件新的。

我爸每次都说:挺好的挺好的,可暖和了。

我才不信呢,我买的好羽绒服,穿了几年也不怎么暖和了。

我爸那件羽绒服,是我妹妹十几年前给他买的。

那时我妹妹独自一人到广东打工,那年春节,她没有回家。

那是第一次,我们吃团年饭的时候少了一个人。

妹妹没有回家,只给爸妈每人买了一件羽绒服。

我爸是大嗓门,在电话里大声嚷嚷:我什么衣服都有,不用买,买了我也不穿,你只管回来吃饭就行!

妹妹没回来,衣服寄回来了。

嚷嚷着买了也不穿的老爸,还没等到初一就穿到身上了,一直到正月结束才脱下来。

搞笑的是,他逢人就说:闺女没回家,给我买了件羽绒服。我还是第一次穿羽绒服呢。

因为这件羽绒服,一整个春节,我爸都一脸自豪。

那是他第一次收到闺女送的礼物,虽然有些廉价,但他真的视若珍宝。正月一过完,就赶紧让我妈洗干净放起来,第二过年再接着穿。

后来我妹妹从广东回来,没有再出门,但那件羽绒服,却成为我爸每年必穿的衣服。

一直到现在,衣服都穿不了了,他还是舍不得扔。

每次我说给他换新的,他都连连摆手:不用不用,这是你妹妹那年过年给我买的,还能穿。

其实我知道,妹妹那年独自一人在外过年,是他心里永远的痛,所以他选择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心里的愧疚。

不管过去多少年,父母都始终记得,哪一个春节,哪一个孩子,没有回家过年。

有个表姐也在外面打工。

过年的时候,她给表姐夫买了一套保暖衣,前面带花纹的,挺时尚的那种。

悲催的是,买的太大了,表姐夫穿不了。

表姐愁得不行,年底了,想去换也来不及,怎么办呢?

表姐夫说:不用换了,给我爸穿吧。

他爸个子比他高。

表姐觉得不太妥当,毕竟这保暖衣是年轻人穿的,公公那么大年纪,穿上也不好看啊。

表姐夫说行,表姐当时又没别的办法,只能带回家给公公了。

回到家,表姐也不好意思把衣服拿出来,这一看就不像是给老人买的嘛,太不真诚了。她让表姐夫自己送。

表姐夫简单粗暴,直接就把保暖衣放到老爸的床头,一句好听的话也没说。

结果那个春节,公公不但把保暖衣穿在身上,还故意敞开外衣,露出里面的保暖衣。

春节其实挺冷的,大家都让他把外套扣起来,他讪讪地笑着,早上扣了起来,一到中午,就喊热,赶紧又把扣子解开。

不知情的亲戚就很奇怪,天这么冷,你咋那么热呢?

公公终于找到话头了,一脸无奈地说:儿子媳妇给我买了保暖衣,这衣服真暖和,穿上就出汗。还买得这么花里胡哨,我哪有这么年轻!

明明是在抱怨,嘴角却一直上扬。

接下来的画风就很有趣,亲戚朋友都开始秀各自的儿女给自己买的东西,有的是好烟,有的是衣服,有的是手表。

那一年,因为那套保暖衣,公公在亲戚朋友面前挣足了面子,一整个春节都扬眉吐气,一副“我儿子媳妇最孝顺”的得意样儿。

这件事让表姐和表姐夫特别感慨,也特别心酸。这些年他们在外打拼,事事精打细算,还从来没有给父母买过像样的东西,他们一直以为父母老了不需要,却没有想到,一件并不合适的保暖衣,就把老人高兴成这样。

那以后的每个春节,他们都会给双方父母买东西,有时是衣服,有时是鞋,哪怕很便宜,也一定要千里迢迢地带回来。

因为在父母心里,再廉价的东西,只要是孩子送的,就足以扬眉吐气,足以抚慰一年的操劳。

我一直对首饰不感兴趣。

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穷。

有年春节,妹妹说:姐,我们凑钱给妈买一个金耳环吧,别人都有,就咱妈没有。

这话一下子就击中了我。

身边确实很多老太太都戴了金耳环金项链之类的东西。我妈形容一个人过得好,用词就是“穿金戴银”。

但是那时候,一个金耳环要一千多块,对我们来说,还是挺舍不得的。

那时我刚结婚,做着小生意,一年下来,不但没有积蓄,还负债累累。

妹妹也结婚不久,白手起家,一穷二白。

所以我妈听说我们居然要给她买金耳环,非常激烈地反对:要什么金耳环,我不戴,买了你们自己戴,再说,我哪有耳洞啊!

我妈确实没耳洞,因为她一辈子都没戴过耳环。

据她自己说,她怕打耳洞太疼。

这一点我跟她太像了,我到现在也没打耳洞,也没戴过耳环。我宁愿舍弃这点美,也不想受那份罪。

虽然我妈不想戴耳环,但我们既然下了决心要买,就不想拖延,第二天就到首饰店买了回来。

把耳环递到我妈手上的那一刻,她一边责怪我们不应该乱花钱,应该把钱用在刀刃上,一边笑得合不拢嘴。

那是她人生的第一个耳环。

我妈当天就去打了耳洞,居然也不嫌疼了。

那个春节,金耳环在我妈耳垂上闪闪发光,她做什么都特别有劲儿。见到亲戚朋友,都更有底气了,说话声音都大了很多呢。

很多年后,我和妹妹都能够独自买得起金耳环了,但我知道,无论现在怎么买,我妈也不会像当初那么激动了。

所以,能给爸妈买礼物的时候,不管穷富,一定要及时买。

我一直很庆幸,那一年宁愿省吃俭用,也凑了钱给妈买了金耳环,让她提前感受到了快乐。

有些东西,送的太晚,就没那么珍贵了。

而最好的时候,就是现在,就是这个春节。

是的,很多时候,我们送的东西并不珍贵,也不稀奇,父母在老家都能够买得到。

但是,他们自己买和儿女送,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因为你送他们东西,就是用实际行动说爱。

尽管他们嘴上说不要,但心里其实非常渴望你的爱。

他们说不要,只是不想让你花钱,以为帮你省一分,你就能轻松一点。

但是,春节这么好的机会,一年也就回家这一次,怎么能不好好地表达爱呢?

所以,过年回家,千万别忘了给爸妈买东西。

他们正在路口翘首以待。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