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诉你一个人害怕时是什么样子

今天试着带大家释放恐惧。

当我做了一些事的时候,事后因为怕别人背后传播我、聚在一起要孤立 、整我,所以我会陷入巨大的黑洞里。那个时候,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想不了,只是在害怕、害怕、害怕当中。这个时候,我完全的没有了能力,就只是想睡觉,闭上眼当这个事情不存在、没有发生过,躲在被窝里会好一点点。我真的觉得天都塌了,什么都没有了,完全完全的只想退回到黑暗当中,一动也不动,像死了一样的不动。

怕死了,怕死了,自己坏死了,自己肯定被说得很糟糕,我很害怕,很害怕,很害怕。我没有办法见人了,我没有脸见人了。

我不想带孩子,我没有能力带孩子了,我只想藏起来,我只想自己和自己待着。

是我的冲动给我带来了灾难吗?是我的狭隘给我带来了没脸的感觉吗?

我觉得天都塌了。

我想到我但凡做出决定,自己擅自做主做一些事,不明白为什么都一定会把自己陷入到万劫不复之地。我作主的后果都是被家长无休止的批评、批判。

我想起我小学干的一件事情,想想挺没有脸的。也因为这一件事,让我凡事很害怕,动不动就有想要隐瞒的心理状态。

我这个人,几乎都没有扬眉吐气过,更没有霸道过,除了我在小学四年级时。

那一年我不记得是我自己想还是家长想,我在四年级留了一级,留了这一级对我来说非常有用,因为我终于对学习成绩有绝对性的感觉了,主要表现在数学方面,我从小语文就特别好,但我的数学成绩就很差。那留了一级就不一样了,也许是我真的学会了分数,学会了那些公式,我的尾巴翘得厉害。我们班一共也才七个女生,作为这从来都是别人屁股后的人,而现在我绝对的像霸王一样,我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我不但自己给男生写恋爱信,还强迫大家也写,所有人都写了,只有一个人没有写,我坏到让其它女生和我一起来孤立她。大家都迫于我这么好成绩,又这么强势,谁也没有招惹我。但我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处境有多难了,而且我本来就是一个外干中空的玩意儿,所以,那股子顽劣劲很快被羞耻、内疚给淹没了。事情传出去大家都可以往我身上推,但我是挑这个事的人,我没有办法推。

那我很快就开始害怕,害怕被父母知道,被老师知道,被十里八村的人都传播我是一个作风败坏的人,啊,我的名声完了,我的前途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从此,我走到哪里都觉得我走过时大家都扭过头来嘲笑我,我走到哪里都感觉有人朝我吐口水,我成了一个烂人,我成了一个标致的事件人物,我恨不得天天哪里也不要去,就躲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不要去面对那么不怀好意的眼神。

这样的状态直接是我绝对性的负担,这个负担一直到我从小学升到初中,因为我们所有的同学都升到一个初中里,自然就有人去说我的糗事,有人传播我这个人的作风。谁有过在长达几年的时间都被迫在人群里,被人耻笑、被人嫌弃过日子,而且是在那样的年纪里,谁就知道我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我每天都六神无主的,我常常搞不清楚自己的饭票放哪里了,我也不知道我每天都用掉了多少票,其它东西我更是糊涂的很。

现在想想,初中的学习内容其实很简单的,所以我还能应付过来,所有表面上的成绩和人际都不能让我对自己有一个新的看法,我天天都在害怕当中,我害怕谁认识我,我害怕谁跟我走得近,我不想离人群近一些,我害怕人群里是危险。

这样的心态其实给我半生都带来了灾难,那下半生是否能真正正常起来也是有待商榷。

这个状况一直到我上了高中,所有的人都是新人,所有的环境都是新的,我才算安心一些,总想着陌生的环境里能建立起来新的自尊和影响,所以,直到我二十几岁,我都不喜欢在熟人面前,而是喜欢到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去,那里有绝对的放心,虽然这样的负作用其实是极大的,但那时候,的确是这样子。

我害怕,我承认我害怕,我承认我怕得不行不行的,我承认我怕跟别人有不同的意见,我承认我怕表现我自己,我承认我不敢放真实的我出来,我也承认我不敢表现出我的害怕,我在隐藏着双重的精神负担,所以,我会羡慕别人还能哭,我连哭的权利都没有,所以我就很难妥协,所以我就很强硬。

若你知道,你自己在别人眼里是魔鬼是多可怕的事,你就知道我有多害怕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