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离: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喜欢你最初的样子

如果说起《倚天屠龙记》中的女子,我想很多人会想起殷离的与众不同。

蝴蝶谷初次与张无忌相遇,殷离还是一个神清骨秀的小姑娘,而张无忌英俊文秀,很讨人喜欢,尤其身中玄冥神掌后,小小年纪引用庄子《南华经》解读生死,让金花婆婆刮目相看。

当金花婆婆威胁张无忌说出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张无忌坚决不从,表现得很有骨气。

当时的殷离天真耍狠逞凶,眼见张无忌如此倔强,说不理他,却又偷偷用眼角觑他动静,小姑娘倾慕之情展露无遗。

后来她抓住张无忌的“三阳络”不让他逃掉,要把张无忌带回灵蛇岛好好教训,张无忌为了逃跑,咬了殷离,殷离手背血肉模糊。

在金花婆婆看来这只是寻常孩子打架,可这一咬,却牢牢地将殷离兜在了那张不知所起的情网里。

故事最后,殷离说道:

“我一心一意只喜欢一个人,那是蝴蝶谷中咬伤我手背的小张无忌。眼前这个丑八怪啊,他叫曾阿牛也好,叫张无忌也好,我一点也不喜欢。阿牛哥哥,你不懂的,在西域大漠之中,你与我同生共死,在那海外小岛之上,你对我仁至义尽,你是个好人,不过我对你说过,我的心早就给了那个张无忌啦。我要寻他去,我若是寻到了他,你说他还会打我、骂我、咬我吗?”

他们的第二次见面,张无忌变成了曾阿牛,殷离变成了满面浮肿的丑陋蛛儿,张无忌许诺诚心诚意,娶殷离为妻,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女子便是曾经蝴蝶谷那个美貌娇蛮的小姑娘。

殷离是在苦苦寻找张无忌未果,强敌加害之际,寻求心里安慰,要求张无忌娶她,想了却自己的心愿。她将幻想中的情郎转化到对曾阿牛的表白里,情深如此,令人怅然。

关山万里,沧海无垠,不走了多少路,行了多少岁月,殷离一直在寻找那个记忆中的少年。

至于后来灵蛇岛上殷离被周芷若所害,张无忌伏地大哭,刻下的“爱妻蛛儿殷离之墓”,大多是因为同情,和殷离痴恋的深情相比,差的太远。

故事的最后,张无忌陡地领会:

原来她真正所爱的,乃是她心中所想像的张无忌,是她记忆中在蝴蝶谷所遇上的张无忌,那个打她咬她、倔强凶狠的张无忌,却不是眼前这个真正的张无忌,不是这个长大了的、待人仁恕宽厚的张无忌。

他心中三分伤感、三分留恋、又有三分宽慰,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他知道殷离这一生,永远会记着蝴蝶谷中那个一身狠劲的少年,她是要去找寻他。

她自然找不到,但也可以说,她早已寻到了,因为那个少年早就藏在她的心底。真正的人、真正的事,往往不及心中所想的那么好。

西域大漠携手向前的足迹已经被流沙湮灭,灵蛇岛上的生死鸳谱也早被流云吹散,弱水三千,她却固执地只取一瓢饮。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她依旧毫无怨言地走入了记忆中的蝴蝶谷。

就好像我们年少时曾经那么喜欢一个人,他稚嫩、简单、冲动,却总能撩拨起心中最柔弱的那根弦,于是煎熬着盼着与他再次相逢,脑海中浮现无数个浪漫的邂逅,臆想过无数句酸掉牙的开场白,可再见面,再也回不到最初的感觉。

晏几道在《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写道: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曾经朋友在旁,佳人佐酒,如今繁华飘落,佳景远去。孤独的人,久久地站立庭中,对着飘零的片片落英,又见双双燕子,在霏微的春雨里轻快地飞去飞来。

多少人向往一起在春雨滴答声入梦,念想着“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的向往,不怕长夜漫漫、夜雨潇潇。到头来却发现终究只能一个人在雨里失眠,听雨歌楼上,惆怅无人怜。

只因为,过了这么多年,无论现在的你有多优秀,我还是喜欢你最初的样子。

有些人,在心田只能耕种一次,一次之后,宁愿荒芜,昙花一现的惊艳,因为此后的静默,我们永远不会了解它蕴藏了怎样深沉如海的情感。

《人生如只如初见》里,安意如这样感慨:“要过多少年,我们才能将激荡的感情收起,变得缄默从容,告别富于挑逗的美好,告别脆弱的精致,告别无用的敏感?不再会遇到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而是变得茁壮,哪怕被误认为是倔强。”

不是无情,亦非薄幸,也许我们的一生中会遇上很多人,但真正能停留驻足的又有几个?

还记得小昭远赴西域前,叮嘱张无忌:“公子,你以后莫再记着我。殷姑娘随我母亲多年,对你一往情深,是你良配。

一片用心,良苦至深。可男儿心如剑,只为天下舞,何况优柔寡断,纠缠在几个女子中间的张无忌。如此,殷离对过往的一厢情愿也许更是自己心中最想要的样子。

蝴蝶谷里、春花软柳,佳人如玉、伊人俏丽,静待一树花开,盼君如初归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