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的大兴安岭

昨天夜里上了一天夜班,带着几分困意我乘坐满洲里到北京的K40列车去看望女友。列车一路穿过草原,林区,平原,一路上景色都在变化,我在列车上睡一会然后就透过车窗看看外面的美景。

北方的三月乍暖还寒,白天温度可能会到零上三到五摄氏度,到了夜间又会降温到零下十几度。列车一路向南行走,车速80-100km/h,这个车速刚刚好不快不慢跟着车速欣赏美景别有兴致。 这路上的美景我最喜欢的是大兴安岭的森林,森林是很多城市人精神上的向往。大兴安岭是中国难得的林区,这里的树木都是以针叶林为主。松树柏树桦树杨树柳树榆树槐树规则的排列在山间,成片的树木一眼望去特别密实。但能够看的出这些树木都是人工栽培的,因为这里的原始森林大都在新中国成立以来陆陆续续采伐了。而这些后来栽种的树木树龄也就十年到二十年之间,大都没有成材。现在都要求封山育林,这些树木都是不允许砍伐的,也确实不能砍伐,因为它们是环境的保卫者。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大兴安岭是中国东三省粮仓的保护伞,这片森林阻挡了西伯利亚的寒流,让松嫩平原常年有很高的积温,确保庄稼生长提供必要的条件。西伯利亚的寒流是那么汹涌,这一路上就能够看出来,列车越走地面的积雪就越来越少。树木也渐渐稍有绿意,森林和高山犹如勇士让寒流停滞不前。随着经济的发展,大兴安岭成为旅游圣地,沿途我看到很多村落。村落大都是低矮的平房,偶尔有几个城镇,也有一些景点。它们散落在大山边或是树林间,虽说这大山里有点荒凉,交通不够发达但感觉很舒服。因为这里是山连着山树挨着树,一出门就可以爬爬山在森林里散步,那是一种别样的惬意。

大兴安岭在这个时节虽说没有南方的小桥流水人家,可在山涧低矮处也有潺潺溪水偷偷的从冰面涌出。看起来也是格外有情调,如果能下车我一定会双手捧几口喝一喝甜美的泉水。在中国很少能看到连续做几个小时火车全程都是森林的地方,中国森林的覆盖率不足20%。很多发达国家森林覆盖率都特别高,日本的森林覆盖率接近70%,可日本人口却又一亿多,土地面积还没有黑龙江省大。他们那么多国土都种上了树木,那么还能有多少土地用于耕地建筑用地,难怪我们看到日本人居住面积是那么小。可中国这么大的国土,扣除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城市建筑用地,沙漠荒漠利用价值极低的地方。中国的森林真的太少了,记得前几年有一幅有趣的漫画,讲的是一个北京游客在大兴安岭旅游。因为这里的空气太新鲜,氧气太充裕以至于他中毒了,马上急诊送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一下马上发现病因,从汽车尾气接了一根管子放到病人鼻子上病人马上好了。虽说是一个笑话可也说明我们的环境太缺少绿色,空气污染太严重。

大兴安岭这个天然的绿色屏障,它静静的躺在那里,阻隔了寒流,净化了空气,美化了环境。以后每年的植树节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动手栽几棵树,尽自己的微薄能力让生活多一点绿意。让我们的空气更加清洁,让心情更加愉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