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27周岁,单身6年,只想搞钱

我今年27周岁,性别男,天蝎座,身高184cm,体重73kg,长相中等稍微偏上,浙江双非一本毕业,目前正做着写作和兼职教数学这两份工作,一个月到手8-9k,单身6年......

之所以写下上面这段像极了豆瓣相亲小组的帖子,是为了满足各位吃瓜网友的窥伺欲:

这位看上去条件尚可的适婚小伙的背后,究竟藏着什么痛彻心扉的故事,才让他一直形单影只......

01

自从6年前的那段感情结束之后,我在旧手机的备忘录写下:

不赚到钱绝不找女朋友!

为什么我会对赚钱那么有执念?

那是因为从小穷怕了。

我在看《寄生虫》的时候,有个片段看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气味!

穷人的气味!

有钱的朴社长在和妻子聊天时说道:“金基泽身上有股味道,这股味道像葡萄干放久了,偶尔在坐地铁的时候也会闻到。”

我小时候新陈代谢旺盛,脚汗多,脚特别臭。

10块钱一双,鞋底带塑料突刺的那种球鞋,数量就那几双,洗的速度赶不上臭的速度。

有一次我实在没鞋子换了,洗的鞋子还没干,就穿一双已经穿过几天的鞋子。

到了下午上美术课,我们班公认年轻漂亮的美术老师走到我边上,眉头微皱,一脸疑惑地说:“什么味道?”

坐在我周围的同学们都开始憋笑,大家虽然没说破但眼睛却一齐向我看了过来。

街边有那种卖鞋子的小摊,我妈尽责地为我买打着除臭名头的鞋,50块两双。

那种鞋子浑身布满透气网格,鞋子散发着一股有些浓重的廉价香味,但它依然无法抵挡住我的脚臭。

没穿多久,香味就开始混合着臭味,使得这股化学攻击变得更为诡异!

我前女友的家境不错,我去过她家,位于高档小区,是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大平层;她来过我家,位于郊区平房,村口曾放着垃圾桶,一进村就可以闻到臭味。

那天她来我家,父母没做什么准备,就拿了平常的饭菜出来招待她。

我爸小时候的日子过得比我差多了,他十分节俭,热衷于种菜,还喜欢把剩菜热一热再拿出来吃

大家千万不要把自己种菜想象成李子柒那种菜品丰富摆盘精致的田园生活了,真实的种菜生活意味着要在一段时间内重复吃某一类菜!

不管一样东西再新鲜,再怎么有机无农药,当你每天都要吃它,而且品种十分单一,都会让人难以忍受。

那桌菜我尚能接受,但我的前女友忍受不了,她的筷子停在空中,迟迟下不了筷子。

后来她没吃一口饭,因为光是看着那桌子菜就没胃口了。

在消费理念上,前女友讲究今朝有酒今朝醉,赚了钱就该及时消费。

她也不希望今后我赚太多钱,因为男人有钱就变坏,差不多够用就好。

而我认为赚了钱要攒起来做投资,所以一直都比较节省。

谈恋爱的时候我总是怕与她见面,因为一见面就意味着就要花钱。

我对钱的热爱超过了对她的想念,我们的感情处于随时会分崩离析的状态。

谈恋爱要送礼物,圣诞节、情人节、三八妇女节、生日等等,有一回,她抱怨我送的礼物没有另一个男生送给她的好。

很多年后再回忆这件事,如果我能朝着好的方面想:她是希望我能有点危机感,对她再好点。

但是当时我的看法时:你不但嫌我穷,还想绿我。

有男朋友还接受别人的礼物,是什么意思呢?

原先我们就因为国庆我答应去看她最后没去在冷战,经过这次她对我的吐槽,我们就彻底分手了。

02

在社交上,自幼我就做得不好,这不光光是一句“不善言辞”就能概括的。

人类在社交的时候经常需要握手。

而我的手,在紧张以及剧烈运动还有大量莫名其妙的时刻,都会分泌大量汗液。

多到什么程度?

手指朝向地面,晶莹的汗液挂在指尖,很快水滴愈来愈大,慢慢滴下,像是开到很小的水龙头,不一会,地上就出现一摊不明液体。

写作业的时候手上的汗总是会浸湿纸张,坐公交车时站着手握扶手,手上的汗会滴下来,有时候不小心滴到乘客头上,乘客惊恐地抬起头一脸疑惑的表情让我想挖个洞钻进去。

儿时,除了脚臭,手汗巨多是我的另一个梦魇。因为这意味着在人们的脸上看到皱起眉头一脸厌恶或者满脸问号的表情。

这个问题我无数次向父母提过,我爸觉得这有什么大事!只要脑子不坏掉就行了。

我妈的回答是:“我以前也像你这样,后来去田里割草,烂泥接触以毒攻毒自然好了。”

其实要治愈这个手汗只需要一场当天就能下床的小手术,而且这个手术已经运行多年,十分完善。

即便我从同学那里打听到有他的朋友曾经也和我一样,但他在很小的时候就通过做手术痊愈了,我的父母却一直不打算让我去做。

说到底,一切都是因为心疼钱。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曲线,我家的经济条件显然还未达到社交需求。

在狄更斯的著作《大卫·科波菲尔》中有一个阴险的反派名叫希普,他也有一双和我一样的手,总是湿漉漉的。

这样的手绝对不会让人喜欢,书中的主人公提起他握住希普的手时的感觉,用的也是“恶心”二字。

后来我遇到一个女孩,她是我曾非常喜欢以至于日思夜想的初恋。

南方的冬天湿冷异常,当她握住我汗岑岑、湿漉漉、冷冰冰、滑溜溜的手时,我问她:“你不觉得恶心吗?”

她摇摇头,用真诚的眼神看着我。

她就像是南方下了十几天阴雨后穿过层层乌云的阳光,洒在被“阴郁、古怪、自卑”笼罩着的我的身上。

她就像是一副为我而研发出来的特效药,专门用以治愈我,让我拾起自信。

她也让我明白,现实中的感情并不像爱情小说中那样不掺杂质,热烈美好,让人心向往之。

感情需要经历磨难,是108集的电视连续剧,要经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后才能修成正果。

当感情花费我太多心思、精力,我的学习成绩又变成了班级倒数时,在前程与感情之间,我犹豫再三,选择了前者。

毕竟女朋友今后再找也来得及,但是高考人生中就只有一次。

2013年,我刚上大学没多久,《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火爆影院。

那时候的电影票于我而言是奢侈品,我在宿舍里看完了画质模糊的枪版电影。

为了前程放弃爱情的陈孝正在剧中有这样一句台词:“我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楼房,我必须让它精确无比,不能有一厘米的误差。

分手后我和初恋见过面,她告诉我当时她感到自己被抛弃了,好巧,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因为她后来立马跟另一个男生在一起了。

这里的“另一个男生”就是那个在运动会我参加800米比赛时想要借我鞋子被我拒绝的男同学,后来的人生经验告诉我:

一双好鞋子确实跑得更快。

白天阳光有多温暖,黑夜冷风就有多刺骨;

对于日积月累的心病,药停了,也就到了它反弹的时候。

03

这六年来在心理上,我过得既曲折又痛苦,我常常因为贫穷失眠到天亮。

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我的生活确实过得比六年前更好了。

出乎我的意料,我一直认为特别穷的家,家境居然正在大跨度地变好,家里的老平房遇到了拆迁。

除此之外,我家一咬牙,借钱在拆迁前就先买了房子。

这次买房正赶在绍兴房价大涨之前,5年间我家所在的小区房价涨了近三倍。

从平房搬到了环境还不错的小区,我总算是远离了村口的小垃圾站的臭味。

虽然房贷需要每个月还6200元,但只要再还5年就还完了。

拆迁分给姐姐一套房,目前我和父母住一起,还有两套多,其中一套留给我做婚房,还有一套拿来收租。

去年我拿写作攒下的一笔钱,去做了治疗多汗症的手术。

手术很成功,没什么后遗症,去手汗不是指让手汗完全消失,这个手术只是让我的手恢复正常,该出汗的时候还会出,只是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多了。

到了冬天,我的手是温暖的,不再像之前那样冷冰冰、湿漉漉了。

写字的时候不会再浸湿纸张,坐公交不用担心汗滴到乘客头上,打字不用担心键盘变得滑溜溜的,和人握手,不用再担心对皱着眉头满脸问号地问我:“你刚洗过手?”

04

这六年的单身生活,我过得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般纯粹。

其中有过两段感情,但都没超过一个月,所以我认为那几乎算不上是恋爱。

今年夏天,我一个人待得久了再加上写作上遇到了瓶颈,整天浑浑噩噩,看网上对抑郁症患者的描述,我几乎与之一一对应。

我妈说给我找了个相亲对象,我说那你把她微信推我吧。

加了微信之后我们聊得很顺畅,我是写影评的,她恰好也非常喜欢看电影;

当我聊到父亲喜欢种地,经常一个季节吃同一类型的菜时,她也深感同意:夏天的时候几乎顿顿有南瓜藤,到了毛豆成熟的季节,就顿顿有毛豆,青菜成熟的季节,顿顿有青菜......

我俩熟了之后约会既轻松又诡异,她只需开十分钟左右的车就能到我家楼下(我没车,她有车),然后捎上我再开十多分钟就能到吃饭的地方。

某次在车上,她跟我抱怨又要交油钱了。

她虽然赚得也不多,但独生女家境好,消费水平高,喜欢去比较高档的地方吃饭(不是银泰就是万达)。

那次我们两人吃了200多,吃饭的时候她拍照玩手机很勤快,吃完了就两手垂在一边等我付钱。

前后吃了三次饭,都是我掏钱。

6月我靠写作收入580元,三顿饭超过了我一个月工资。

在饭桌上,我们不知不觉地又聊到了我的月收入,聊到了彩礼

聊天的时候我跟她坦白了我家的状况:三套房只是听上去有钱,其实有两套是安置房跟商品房没法比,并且家里不但没现金还背负着房贷,父母老了干不动活了今后房贷需要我来负担。

她也告诉我:她家虽然只有一套房,但是父母为她准备了一笔钱,这笔钱本来是给她买房的,但现在留着给她出嫁用,在聊天的过程中她也数次提到了这笔钱。

这样看来,我和她简直完美互补:她家有钱我家有房。

只是不管她再怎么强调她父母给她的那笔钱,在我眼中她家的钱还是她家的不关我的事,但是今后若要结婚,我还需要拿出彩礼的钱、新房装修的钱、买车的钱、办酒席的钱等等各种钱。

我父母老了,他们虽然不用我养,但买过房后拿不出什么钱来了。

我怎么能要让他们拿出养老钱来让我结婚呢?!

再加上恋爱成本过高,我承受不起,所以没到一个月就分了。

05

每次看到那些影视剧中为了一个人愿意付出自己所有的角色,我都会被深深地感动。

《风犬少年的天空》中有个角色叫刘闻钦。为了给李安然买圣诞节礼物,他去打野球,最终因为打野球弄得一身伤,在关系到他保送的篮球选拔赛时遗憾落选。

为了谈一场恋爱,他赌上了自己的前程。

《少年的你》中的男主小北为了保护陈念,甘愿去坐牢。

电影中的女警官问另一个男警官:“怎么会有人为了另一个人,毁掉自己的所有。”

郑易回答:“我们不会,可他们是少年!”

或许在很久之前,对待感情,我便不再是少年了?

长久的单身绝不意味着我不想谈恋爱。

我也想义无反顾地去喜欢一个人。

我喜欢她,喜欢到天天见面、顿顿我请,我也觉得是应该的。

我爱她,爱到2.14情人节、七夕情人节、520情人节、圣诞节、平安夜、跨年夜、春节、生日都送礼物,我也心甘情愿。

我愿为了她花时间、精力去准备礼物,而不用担心这件事会浪费时间、影响前程。

我愿为了她精心打扮锻炼身体,希望别人都羡慕他男朋友衣品好身材好。

她喜欢什么剧,我就花时间去看,去了解她的爱好。

她喜欢什么明星,我就帮她去买演唱会的门票,跟着她一起追星。

可是在此之前,我得先治好自己。

在很多和爱情有关的文艺作品中,经常用你是我的药来作比喻。

张爱玲的小说《倾城之恋》中范柳原在白流苏耳边说:“你是医我的药。”

《金瓶梅》中李瓶儿对西门庆说:“谁似冤家这般可奴之意,就是医奴的药一般。白日黑夜,教奴只是想你。”

我非常喜欢的一部韩国电影《奸臣》中女主对男主说:“我是献给大人的药。”

文艺作品描绘爱情,是给现实中缺乏爱情的人看的。

我当然期望未来有人可以像阳光、像药那样温暖我、治愈我,就像小孩子愿意相信世上真的有圣诞老人给他们送礼物。

但根据我过往的人生经历,钱才是真正能够治愈我的药。

它帮助我搬离要经过垃圾站才能到家的村庄,它让我可以天天洗热水澡、让我拥有换洗的好鞋子助我摆脱异味;可以让我的手恢复正常,让我的日常生活变得更舒适。

我目前在培训班教书是兼职,要想赚得多就要变成一天待机12小时的机器人,不但没成长而且会很辛苦,我不想长期做下去。

写公众号收入很不稳定,接广告其实也十分不易,来找的人挺多的真的谈下来的没几个。

月入8k-9k,这在几年前的我看来已经非常不错了,但随着社会的发展,钱在贬值,外面买东西变得越来越贵,到手的钱交了房贷便所剩无几。

想换掉用了两年多的手机,2年多前我只敢用2k出头的安卓机(当时是顶配),2年后我依然只敢用2k+的安卓机,价格贵了一些,配置却属于这个安卓机型中较差的了。

是的,我家境在变好,我有慢慢在进步,但周围人的进步速度比我更快!

坠入水中失去氧气的那种匮乏感依然萦绕在我生命中,我只能拼命地向上游啊游,直到头露出水面,可以放心地大口喘气为止。

所谓一身清贫怎敢入繁华,两袖清风怎敢误佳人。

我,今年27周岁,单身6年,只想搞钱。

以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