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

经历

张嘉晴

细雨绵绵,雨水轻飘飘地片片带过,打湿了地上几朵凋谢的杜鹃花。这花好似感到了一份飞翔的喜悦,如愿以偿地混入雨中,乘着风飘了一段路,最后在石阶上静静躺下。

每至清明,这亦或唯美,亦或悲凉的雨景便能遇见。

沿路的石阶花影错乱,苔痕浓淡,清明雨洒落后便湿漉漉的,寸步难行。随着长辈上山祭祖,金银纸钱在小小的火炉里化为灰烬,小一辈的孩子要模仿大人们那样对着墓碑进行跪拜礼,老人家说,这样做可以让祖辈们接收到我们的心意。这些传统的风俗早已习以为常,我独自晃荡在山间,穿过浓浓熏烟,跑到花丛下休息。

低头看手机,感觉身旁有人坐下:“哎,清明节来这里看看吗?”我没有抬头,心中有着满满的鄙夷,总觉得那人说话很奇怪,又带着点乡土腔调。见我无动于衷,那人可能有些无奈,好像在自言自语:“就我一个......他们都走了......”

我有些不耐烦,挪了挪身打算离开。她叫住了我,“小姑娘你别慌,我只是想找个人聊聊罢了......”我转过头去,略带疑惑地瞟了她一眼。

她也抬头望了望我。朦胧的烟雾虽缭绕了我的视线,但仍能清楚的看见,这个消瘦而憔悴的老太太,脖子上有些很深的皱纹,粗布麻衣,她身上的一切都印证了时间的古老,但她那双深陷在眼窝里的眼睛,却闪烁着一种像海水般湛蓝的明亮。

应该不是坏人。

我小心翼翼地坐下,心里还是有着免不去的提防和警惕。

绵绵春雨还在下着,春风舞起一树残花,舞起一地哀愁。老太太捶了捶背,“那时候啊......”

年轻的时候,我们家是从事茶叶生意的,父亲是这里有名的茶商,家境很富裕。大概是我十九岁的一个晚上,父亲母亲去湖南办事,家里只有我和两个待我不善的佣人。我记得当时雨特别大,风特别急,我们都在房间里各做各事。有人敲门,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浑身湿透,头发乱糟糟的,他请求住宿一晚,却被佣人拒绝了,父亲出门前叮嘱过,不能随便留人住宿。佣人关上门后,回到房间睡觉,我在阳台看着那个可怜的小伙啊,无助地坐在桂花树下等着。于是趁着佣人入睡,我偷偷把他接回我的房间。

安顿好他以后,我们便聊了起来,他叫沈自明,是电话公司的接线生,后来因为被同事冤枉偷钱,公司辞退了他,才四处流浪。我们就这样彻夜长谈,我也对自明产生了特殊的感觉。

没想到,佣人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并打电话添油加醋地向父亲禀报。父亲大怒,命令佣人马上把我们赶走,永远不能再回王家。

老太婆停顿了一下,咳嗽几声。我听了她的事,感到好奇,便继续听她讲述她的经历。

其实我也挺幸运的。我们被赶出来以后,自明用我的钱买房子,又在报社里找了份工作,虽然日子过的远不如在王家的时候富裕,但也很幸福。他对我很好,很快我就怀了个儿子。既然我们是在桂花树下邂逅认识的,就叫他桂逅吧。

时间过得很快,桂逅转眼就成了二十多岁的年轻伙子,和他父亲长得可像了!桂逅在私立医院做牙医,收入稳定。只是他的父亲......自明白手起家几十年来,压力很大。脾气越来越暴躁,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就指着别人破口大骂,隔壁邻居都非常反感。

后来,桂逅认识了个叫骆艳的女孩,并结了婚,儿子长大了还是留不住啊,桂逅骆艳搬出去了,我和自明就在老房子里相依为命。自明差不多六十岁了,辞了工作,在家里读读报,偶尔帮着买菜。

那天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出去买菜了,但是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医院打来电话。说沈自明被人活活打死了。哎,我也知道,他的脾气来看,闯祸是早晚的事。我急得话筒都掉了,眼泪都来不及抹就往医院赶。

坐在房间外面的除了医生,还有两个警察和一位司机。我慌忙过去想了解发生了什么,司机揉了揉眼,略带无奈地说:

“当时是客流高峰期,公交车里的位置都坐满了。那个大伯上了公交车后,四处看了看,没有人为他让座,他就走到一个低头看手机的男孩面前,二话不说一巴掌打到别人脸上,还大吼着:‘看不见有老人吗?还不让座?’那个男孩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吓得怔住了,又不敢哭。可男孩的父亲一点都不弱,看见儿子被别人打,还不气头上?于是父亲叫上旁边的两个朋友,重重地打这个大伯一顿,也奇怪,车上的人不劝架不报警,若无其事地坐着。我马上停车报警,可大伯已经动都动不了了。”

说到这里,老太婆的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不知怎的,我忽然心中一凛,好像流失了一种感觉,流失了一种美。我看了看前方,长辈们的祭祖仪式还在进行,她的故事也在继续发展。

自明死后,我只好搬去和儿子一起住。骆艳怀孕了,我帮他们分担些家务,照顾好儿媳的生活,毕竟家里头是时候该添些喜事了。

几个月后,骆艳生了个女儿,这小妞好生俊美,骆艳给她取名为敏仪。添了个孩子是件喜事,可这也加重了家里的负担,桂逅工作勤快,经常申请要加值夜班。

敏仪越长越惹人喜欢,成绩也非常优秀,上了高中还能在年级里保持前三名,她的学习从不用父母担心。骆艳又怀上了,我们一家相处得十分融洽。

快到国庆的晚上,我们洗漱好便入睡了。凌晨时候,骆艳拉着孩子急匆匆地叫醒我,桂逅出事了!

骆艳开车送我们到医院去。咨询台的护士把我们带到急救室门口,门口站着许多桂逅的同事和学徒。他们说,今天是桂逅值夜班,有一对父母抱着孩子来求诊,说是孩子有蛀牙而痛得彻夜难眠。桂逅诊断后认为,这不是蛀牙,有可能是细菌感染牙龈,要拍片子才能作定论。麻烦的是孩子的父母坚持说是蛀牙所致,要求马上拔牙。桂逅还是不停地劝他们听医生的诊断,可谁知那孩子痛得哇哇大叫,孩子父亲马上恼火了,随手拿起桌面上的激光器狠狠地砸在桂逅的头上,刚好砸中了太阳穴。

急救室的门开了,我看见医生护士们都哭着摇头,我也明白了,我失去了亲爱的儿子。这时,身后“咣”的一声,我感觉到地板剧烈的震动,一位护士大喊:“嫂子快醒醒!”我猛地回头,骆艳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敏仪跪在旁边不停地哭,护士们急忙把儿媳抬进急救室。我只能在门外再次祈祷,不要再让噩梦发生了。

门又一次打开,医生护士又一次摇头,医生摘下口罩,看了看睡着的敏仪,“孕妇情绪激动突发晕厥,供血不足,胎儿不足五月无法出生,大小不保,抱歉。”

我没有说话,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把我变得麻木不仁。我摸着敏仪的头发,不禁落下眼泪,可怜的孩子啊,一夜间父母双亡,等她醒了该怎样告诉她?

那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夜。

雨停了,不时有几滴顽皮的水珠在拔头的新绿间跳跃,我感觉到雨珠打落在我的衣角。抬头才发现,那不是雨水,是老太婆的泪。她疲惫地瘫在花丛边,看着远处已被人荒废的胡同,光秃秃的,张牙舞爪地伸向天空,像极了死神的手。我递上一张纸巾:“您的孙女怎么不和您一起来?”老太婆无力地指着那块墓碑:“在那里。”

敏仪很懂事,她反倒过来安慰我:“奶奶,我们要做的就是快乐生活,忘掉悲伤,放心吧,我会考到好成绩,考到好大学的!”她也挺争气的,成绩都能在年级里排第一个。就是这样,我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独自把孙女养大了两年,好不容易熬到了敏仪高考那一日。敏仪出门前自信地抱着我说:“我一定会有好成绩的!”我高兴地帮她背好书包,还特意送了红包给她好运,看着她一蹦一跳地出门,我想这些年的辛苦果真没有白费。

高考第三天,这日我忙着做菜,一心想用敏仪最爱吃的菜迎接她归来。已经傍晚了,隔壁赵芳嫂家的儿子早已高考回来,怎么就不见我的孙女呢?我在前院徘徊了很久,心里可着急了。晚上八点了,我听见有人敲门,我想敏仪终于回来了,她一定是饿坏了。我连忙开门,原来是隔壁赵芳嫂和几个邻居,赵芳嫂喘着气,费劲地说:“快......电视......新闻......快打开看呀......”我把她们请进屋,打开电视,看见新闻的标题,如鲜血般显眼:“高考生发挥失常,花季少女坠河轻生”,我的嘴唇煞白的,手猛烈地抖动。当新闻记者说出“沈敏仪”三字时,我突然眼前发黑,昏倒在椅子上。赵芳嫂和邻居把我扶到床边,直到警察来宣布这个噩耗,她们才离开。

风轻轻拂过,挑起几片叶子。在垂死之际,这篇树叶在不远处,携着一身轻盈,带着夕阳似的梦,悄悄坠下。暮色苍茫,送来黄昏的影子。渐渐的,人群都归去了,老太婆的故事也落下帷幕。老太婆艰难起身,拄着木杖步履蹒跚走到坟地上收拾东西,我还呆呆地坐在花丛前,回想着老太婆那触目惊心的经历。

蛮横老人,公交冷漠,医患纠纷,考后轻生......老太婆的人生经历是多么可怜!

蛮横老人,公交冷漠,医患纠纷,考后轻生......老太婆的人生经历是多么可怕!

我同情她,她是个可怜的老人;我敬佩她,命运夺走了她的亲人,却永远泯灭不了她活下去的意志。悲伤接踵而至,厄运使她黯然垂泪,可她从未放弃过生命。

   我听到了一个老人的经历,可我好像看见了......

从老太婆的经历里,我好像读懂了什么!

偌大的落日缓缓降临,四面春风不断刮起地上的残花,沥青路上再次飘飞起雨丝。我们下山了,站在最后一丝余晖里挥手告别。她一步一步离开了墓地,嘴里断断续续地念叨着她孙女曾经说过的一段话:“我们要做的就是快乐生活,忘掉悲伤...... 我们要快乐生活,忘掉悲伤......”

我叫住了她:“嘿,您叫什么名字,很幸运认识您!”

暮色下的老太婆慢慢转过身,露出一种我永生难忘的奇怪笑容,让我毛骨悚然。

“我......我叫......社会的反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霾烟袅袅 枝杈两三 远山总是让我魂牵 冬日的暖阳下 每一个人都是那么面善 香的味道让人流连 这里是我们的西天 手持...
    莫怨东风阅读 247评论 5 7
  • 杨梅坳的夜黑咕隆咚,静得怕人。 二更时分,山林深处突然响起了鞭炮鼓乐声。 奇怪!深山里怎么会有鞭炮鼓乐声呢?难道是...
    米老爹阅读 695评论 52 46
  • 世界上有一种人,大抵在某个时刻就已经死了。而往后的所有时光,都用来复生。 2017.8.9日,我给自己刑满出狱。正...
    远古荷阅读 20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