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你所不知道的世界(3)噩梦

夜深了,寒轩屋里的灯还亮着,那篇论文放在窗台上,上面压着一瓶墨水。月光冷冷的撒在纸面上,泛出一小片亮面。窗外下起了小雨,他怕纸再受到潮,就站起身来关掉窗户,他看着月亮笑了笑,是一丝苦笑。走到左边把灯关掉,坐在后面的椅子上,用脚不停地登着地面,使椅子转起来,仰起头看天花板眼里的画面不停的旋转。等下来的时候还在转,脸正好对着窗外月亮,月亮也在左右摇晃,这是惯性吧?

寒轩心里疼了一下,因为月亮成了裴小雨的脸,他心里唤着她的名字,嘴里却说道“呵!只不过是太想念罢了...”悲伤地心情另寒轩陷入了回忆之中。她从背后抱他的感觉,因为生气撅起小嘴的可爱样子。一想到这他的心里像刀割一样痛,这种痛不知道何时才会停止,悲伤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可以说寒轩不是一个好学生,抽烟、打架的事从来不少他,小小的时候就是这样,但是就是一点,他太专情了,所以他才有那么多伤感的文章,灵感都是在受到刺激后写的,关于爱情,关于人生。心一次次的痛,虽然痛,但是他不想放弃。不想因为他的付出而白费“哎”寒轩自叹了一声。躺在床上,心会少一些疼痛吧!那疼和痛是一样的么?心疼和心痛是一样的么?看着教室里的小雨一个人在阳光照射下露出一丝微笑,寒轩心里生出一丝温暖,但想到她还不属于自己时心里是疼么?心疼她,心疼她的温暖,心疼她现在不属于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吸烟,想着白天小雨对自己的伤,对他说你做什么都没有用,心里似乎慢了一拍,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碎了,是心么?一阵阵的抽搐,心像是被刀捅进去,狠狠的。这是心痛么?心疼她,但她的伤让自己心痛。一年的付出,高一的一年是痛苦的,寒轩从这方面是个废物。

就这样想着,心痛着他睡着了,每个夜晚都是这样,一根烟后才,默默的想着她,这样永远忘不了她吧?寒轩没有流过泪,那样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应该的就是让她属于你。但他不是不想哭,而是他从来没有哭过,一切他也只是憋在心里,一个人默默地忍受着一切的痛楚。

百鬼夜行,寒轩看到了这四个大字。像是在电影院里看电影似的。莫非真的进入到了那个年代?寒轩心里想到。但这是周围一切变了,像是似曾相识的一个地方

“这不是我经常来的CD店么?”自言自语。

这时小雨进来了,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在那里挑CD。着一切寒轩梦里梦到了无数次,难道这又是梦?

寒轩一直喜欢音乐,自从喜欢上小雨。一直以音乐为自己的寄托,他们这是同时选中了一盘CD,手指碰触的瞬间,他感到了她手指的冰凉,一直传到了他心里,身体不自觉地颤了一下,这一颤让他不知所措。两人都是侧着身子,谁也看不到谁。寒轩先是呆了一下,后来把那盘CD给了她,小雨说声谢谢,应声转头,寒轩看到小雨的眼睛没有了瞳仁,白茫茫的一片,寒轩惨叫了一声摔倒在地“一切才刚刚开始”小雨的嘴里吐出几个字,正是那篇论文的结尾。小雨的头皮开始皱裂,寒轩不敢去看,但心里涌出一股勇敢促使他一秒秒的看下去。接着“嘭”的一声,红白参杂的混合物从小雨的脑袋中迸射了出来,像是脑袋里装了一颗炸弹此时到了预定的分钟。秽物全都像是苍蝇见到腐烂的东西一样全都找到寒轩的身上。

声音似乎都慢了一拍,那声谢谢这是才传到了寒轩的耳朵里,声音半男不女,像是个阴阳人。寒轩愣住了,勇气没有断线,寒轩自己都感到奇怪,是自己恐怖片看多了?怎么一点不感到害怕。但是此时的生理运作好像慢了好多,连呼吸都感觉到迟缓,头脑闷闷的发疼。寒轩准备马上逃出这个恶心的地方,才发现身体不由自己控制了。

店老板对小雨做出一个招牌式的生意人微笑“可以了”说完这句天空很配合的暗了下来,乌云涌动,闷雷一阵阵的响了起来“轰”一道闪电劈了下来,豆大的雨落了下来,噼里啪啦砸着各个商店的门。寒轩直直的看着前方,小雨站在自己的前面,忽然感到脸上凉凉的感觉,一滴水从上面落了下来,接着两滴,三滴。。。房子好像丝毫起不了阻挡的作用,雨直接透过了房屋,雨淋湿了寒轩的衣服,慢慢浸湿了全身。小雨身上的血被淡化了开来,像是一朵朵盛开的玫瑰。她的脸苍白,长发遮住了眼睛看不清表情。寒轩还是站在那里,像是被人操纵的傀儡,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一切太突然,这是梦么?怎么一切的感知都这么真实,淡淡的血腥味,真实的雨凉的透骨。这时他的头不受自己控制的转向了店老板,她把两只手戳向了自己的眼睛,像是要证明什么?“咔”的一声,双眼被她硬生生的挖了出来,好像她丝毫感觉不到痛,脸上还挂着微笑。“啪”的一声她已经把眼球扔在了寒轩眼前,等寒轩反映过来时发现自己能动了,但只是上半身。看来自己的身体是老板控制的,要不怎么自己的身体会处处配合着老板的动作而动?老板此时蹲在椅子上,看着自己,血已经爬满了她的脸颊。好像她一点都不在乎,只是看着寒轩,等他的反应。寒轩努力的动了动身体“你想怎么样?”眼球被雨冲的没有了一丝瑕疵,白白的中间有一颗黑嘿的瞳仁。老板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我只想让你听听眼球爆裂的声音”老板没有意思预兆的张开了双臂,化成了一张秃鹰的翅膀四处都散落着羽毛,而老板却成了一个类似于傀儡的奇怪生物。

羽毛在这时更多了,似乎散落到了整个房间,小雨身上也粘了好多但她丝毫不去理会。寒轩这时身体全能动了,但他根本跑不掉,因为老板,只是因为老板不让他走。雨,血,羽毛都粘在了一起,让寒轩想到了小时候爷爷杀鸡时也是这个场景,只不过现在大了好多倍,也血腥了好多倍,恶心了好多倍。老板撑起双脚飞跳了过来,寒轩的眼珠就不自觉地从他的眼眶里射了出来“不!”寒轩感觉到了一切,但他的叫声丝毫起不了作用,眼睛还是掉了出来,随后他就听到了“噗”的一声”我终于感受到了眼球爆裂的声音了”寒轩分明听到老板的声音由她自己的声音变成了另一个声音,而那个声音竟然是一个男生,让自己奇怪的不是变成了男生,而是那个男声很熟悉“想起了么?”老板问他。寒轩在脑海里仔细搜索着这个熟悉的声音,亢林?寒轩脑中想到了这个声音,他心里沉了一下“你说你...你的声音是亢林的?呵呵!很可笑,你真的是亢林?”寒轩左右怀疑的问他,可他根本没有想到为什么老板会变成亢林,他已经被恐惧和突如其来的事情给冲乱了。

“对,我就是亢林!”寒轩的眼睛就在这时回复了,他看到了一切,是的包括眼前的这个自称是亢林的人,原先他是店老板。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呢?寒轩慢慢的抬起头,首先看到的事眼前划过一件衣服,是老板刚刚那个散落羽毛的秃鹰的皮,上面还带着血迹,一丝丝的肉。寒轩差点吐了出来。这时寒轩的感就才恢复了正常,他这时猜到那个老板已经不是老板了,因为他忽然恢复的知觉,感觉。

寒轩看清了眼前的这个人,短短的毛寸头,小小的眼睛,手臂上一点小时候被开水烫过的痕迹,这个人不是亢林是谁?他是寒轩小说里一个人物的原型,在寒轩的小说里,曾经做过踩爆敌人眼球的事情,没想到在这里实现了。周围的雨好像丝毫影响不到他,寒轩这时就像是个穿着衣服刚水里走出来的人,他和亢林对视着,刚整理好思路问亢林。发现店里的雨停止了,就在这瞟雨的一瞬间,再回过头来看眼前他这个同学时,亢林就变了,又成了店老板。寒轩吓的后退了几步,发现店里亮了起来,四处瞟了瞟,小雨不见了,地上的血迹也不见了,外面的天气光芒万丈,此时的老板还是露出那个招牌式的笑看着寒轩。寒轩看着她的笑心里一股股寒气冲了上来,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成了干的衣服,似乎这一切似乎从没发生过。

“怎么了小伙子?”店老板走着眉头问寒轩,寒轩被这句话叫醒了。

便尴尬的说了句“哦!没什么,没什么,只是这里有点冷。”

“呵呵!小伙子乱说,这是晴天怎么会冷呢?”店老板疑惑道

寒轩笑了笑没回答什么转身准备走,门口忽然停了一辆车子,他看到亢林正笑着牵着王絮的手进来,寒轩向两人笑了笑,疑惑的走了出去。当他下台阶开车子的时候余光看到他们四人不是知道笑着说些什么,店老板还笑着看向寒轩这里,当和寒轩的目光对接的一瞬,她又急忙的转过了头。

“啪”的一声寒轩听到了一张CD掉的声音,他四处看了看,发现居然是自己家里,自己还躺在床上,地上的CD正是那时和小雨一起挑的那张CD。寒轩摸了摸额头,头上满是虚汗,原来是场梦,明白了原因心里顿时一松。声音正是CD被枕头挤了下去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此时寒轩不知道的是,他的另一个世界开启了,他做了个梦中梦,也叫“双重身”在原先吃完饭后自己其实就已经睡着了,后来在另一个梦里的他,回忆了以前的事后睡在床上,自己又做了一个梦,是他在自己的梦里又做了一个梦。

他起来整理了一下,走出房间大叫着“妈!你怎么不叫我?”下了楼,每天早上寒轩都不自己起来,都是妈妈叫他起来,见天估计是妈妈有事,走到餐桌前看到桌上有字条,是妈妈留的“桌上的早餐热热就好了,早上叫都叫不醒”寒轩心里打了鼓,不是吧?这个梦太邪门了,怎么会叫不起来,要是做上几年不是我就死了?寒轩愣愣的想着,“嘟嘟”微波炉的时间到了才叫醒了寒轩的乱想,他赶紧吃完饭去了学校,他要把这件事告诉小墨和宇涛去。

吃完饭,看了下表,七点三十分,还有半个小时上课,寒轩想早点见到杨墨他们便很快的出门推车子,但不过一会又回来了“哦NO!忘记拿那个论文了,过去跟他们讨论下”于是就去他房间找,发现不见了“咦?记得放在窗台上了么?怎么不见了?算了!没了还少一分心呢!没有我们也能讨论。”叨叨了几句寒轩就奔往了学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