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明天》【三】 追月亮的人 ■大雪

“这世间本可以在一起的人却要决绝分开,本想一生相惜的人却终不得完美。”

(三)追月亮的人


1.

自从知道邵先生被前妻“抛弃”之后,我从心里对他多了几分亲近,人是多么奇怪的动物,明明自己还自顾不暇,可看到同为弱者就心生同情,或者我潜意识里有一丝一厢情愿的同命相连吧,有时候看着邵先生不禁会发起呆来:这世间本可以在一起的人却要决绝分开,本想一生相惜的人却终不得完美。

“你再这样盯着我,小心如君。”邵先生在柜台里看账本,自从目睹我和如君大醉之后,他在店里的时间明显多了起来,很有点不放心两个小孩子的意思,言语较之前也随和了些。

“好像免单的确实多了点。”他翻着账本微微皱了皱眉。

“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帮忙算算帐,我以前学过些财会。”我随口说。

“好,辛苦了。”他把账本合上放在柜台上,不再理会。

于是,那几天,我开始专心整理账务,不看便罢,一看真是大为头疼,根本没有一个月的账是平的。满眼望去,都是如君的纤秀小楷记着的各种免单:王姐、张叔叔、邵先生生意伙伴梁哥的弟弟、林姐……于是在我研究了三天实在无果后,请求邵先生晚上关门后到花店对账,当然如君作为“出纳”,同时也防止她暴走,也一并被我要求留下来。

“首先,邵先生,请你更新下这份免单名单。”日暮斜阳,三个人围坐在柜台旁,我把免单名单递给邵先生,“不认识的就删了吧。”

他扫了一眼名单,又还给我:“都不好删。”

“不行,必须删!”如君先跳起来了,“小可都说删了,2比1”

“喂,不要叫我小可,说多少次了。我比你大。”自从彻夜长谈后,如君就肆无忌惮的总叫我小可。

邵先生看我们俩人争执不禁歪歪嘴角笑了,有点无奈的拿起笔,勾勾画画半天,不过去了10个。如君非常不满意的撅起了嘴。

“这样吧,名单可以不减,但是我们固定下来免单的次数,一月一次?”我从中调和。

“一周一次吧。”邵先生歪头看如君,几乎是试探的在说。

果然如君眼看着又要暴走,邵先生得逞一般笑出了声:“好了好了,一月一次,一月一次。”如君这才安坐下来。

我第一次看到邵先生这样袒露心迹的开心,不经一怔,他宠溺的逗着这个娇嗔的小姑娘,那一瞬间爽朗温暖的微笑像极了阿明。也许,邵先生也是喜欢如君的呢。想到阿明,我的心里又是一紧。

“想什么呢?”邵先生的声音。

“哦,没什么。”

我们逐笔过着每个月的账目,我重新列支了明细,归类了所有的收入支出,每个月的收支只是勉强的持平。时间滴答滴答过去,如君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邵先生起身将自己的大衣披在如君身上。

“邵先生既然这么爱惜如君,又为什么不听她的呢?”我合上更新好的账簿,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了,如君已睡熟,我轻声问:“您宁愿每个月往花店贴钱,为什么不愿听如君的,她虽然小孩子气性,可是是认真在经营这里的。”

“我贴钱?”他直起身看着我。

我轻轻叹口气:“这有什么难发现的,每个月收支如君都把着不会错,只有进花的钱是您直接和成哥按月付的,怎么可能每个月都这么巧勉强收支平衡,我去问过城里别的花商,成哥告诉如君的进花的钱根本只是个零头,如君又从来不要发票。”

邵先生轻轻笑了笑:“你到聪明。”

“不是我聪明,是如君太单纯,太相信你。”

邵先生又笑了笑不说话了。

他今儿真是难得的笑了这么多次,我假装很自在的打趣他:“您今天心情不错呢。”

他看看我,转回头看看如君,喃喃的和自己低语:“今天是她的生日。”

“谁?如君?没听如君说啊。”话刚问出口,看到邵先生不动声色的表情,我知道我猜错了。他目光安然的看着已经睡着的如君,心里也许还是在想着黛林。也许这就是爱屋及乌,黛林爱护的如君,也是邵先生愿意这样宠溺呵护的。我突然很难过,如君也一定知道这样的心思始末,可如君是否因此难过却从不示人。人间的种种得不到,尽都是些这样的残酷和无奈。本来沉闷的心情,因为想到这一层更加难过。

他回头看着我:“你心情好像不太好。”

我没有说话,房间里是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和如君轻轻而平稳的呼吸。

他静静的看着我,声音低沉:“如君都和我讲了。”

我看向他,在选择告诉他我刚才的感受还是告诉他一些以前的事情这两者之间,我选择告诉他和他不相关的,于是,我努力的笑笑:“去年的今天是我向阿明求婚的日子呢。”

邵成看着我,半晌没有说话。该死,你到是也打趣我一下,两个人都沉默下来,四周安静的连风声都没有,太安静总是太容易哭,我眼瞅着就要忍不住眼泪了。

他站起身:“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因为大衣还给如君盖着,他就只穿着件羊毛衫,我拿起大衣围上围巾跟着他出去,反锁好门问他:“要去哪里?”

“上车吧。”

2.

车子一路出城而去,正是满月,月光柔和的倾泻而下,抬头从天窗望去,圆圆的月亮清亮皎洁,不论我们左转右转,都始终挂在头顶,一路跟随。

我们都没有说话,邵先生似乎在想事情或者想她,而我,在想阿明。

深夜、郊外公路、安静的车灯月影、一个沉默、不算太熟悉但让人感觉很安全的男人,这一切让我下意识的放下了防备,我知道我不会情绪失控,因而就那样放心大胆的开始想阿明,仿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压抑太久,而这一刻终于能安心的想,什么都不想的去想,没有声嘶力竭,没有痛彻心扉,时间和空间都在无限蔓延,只有我和我再也无法碰触的他。

车子行很久,出了城区,进了山区,一路盘山路开始颠簸起来,又过了很久,终于停下来。

“下车吧。”

我回头看看邵先生:“你没穿大衣。”

“让你下车。”

天寒地冻,我几分不情愿的走下车,山风好冷,我裹紧大衣,往前迈了两步,却惊住了。

不知不觉,我们竟走了这么久?我正站在一座小山的山巅,眼前是整个小城匍匐在脚下,遥远的闪着星星点点的灯光,月亮高悬,温柔朦胧的笼罩着整个小城;四围的群山,经过几场大雪,不知攒了多厚的积雪,久久未化,在月光下像一座座银色的山峰光洁明亮,俊朗的拥抱着怀抱里安静的城市。

一切就像童话世界,天高、地远。一时间,好像跳出三界外,只让人静静的旁观着山下那里星星点点的人间。我好像俯瞰着那里有个十字路口,有个微不足道的我,在花店里期期艾艾的落泪。这也许就是上帝眼里的我们吧,那个我在那里难过,还有多少个他和她也在那里悲欢离合。

“很美吧?”

我转过头,邵先生竟然把我的围巾裹在身上,身体半靠在车前。我看惯了他一向正经危坐,如今这般不拘小节,竟然生出几分亲切。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喜欢来这里。就觉得自己的那点辛苦变的很渺小。”

我看着他,鼻子冻的通红,身上瑟瑟发着抖,他也是时常想念她的吧。

“你怎么会身上一点钱都没有?”他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一愣,咧开嘴笑笑:“钱都给了两边老人了。”

“这么大方?”

“不是有多大方……”我再次想起那样的的感受,为了逃离曾经四面包裹着我无法呼吸的记忆,我卖了房子、辞了工作,我甚至无法独自花我和阿明一起攒下的钱,否则连买个矿泉水喝都可以想到阿明。我将所有钱都给了阿明的父母和我的父母。我想起阿天帮我打钱时一脸的无奈和理解,想起爸妈拿到钱的时候虽然高兴但也还是心疼的摸了摸我的脸。然后我只身一人,在浏览器里搜到这个小城,跳上了火车。

“给自己个机会重新开始,你很好,已经迈出这一步了。活着的人总要活下去。”

我走到他的身边,并排靠在车身上,山风一阵阵的吹过,如沐的月光洒在身上,好像能感觉到她在轻轻的治愈自己,就那样安静的坐着,看着山下那个繁华芜杂的世界,缩成眼前的一抹云淡风轻。


等下山回到花店的时候,天光已快发亮,邵先生直接开车回家,我轻手轻脚的开门进店里,还好如君还没有醒,我睡地毯上,还不到1小时,如君大叫着:“王大可,我怎么又睡在店里了!”我假装刚睡醒欠身应和。

9点多,邵先生也来了店里,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只是一个劲儿的打喷嚏,如君着急的忙前忙后,一直怪自己不该盖着邵哥哥的大衣就睡了,一会儿责怪自己,一会儿责怪我,一会儿又责怪他的邵哥哥,我看她这样自责,到叫我不忍心,刚想和他坦白昨天的事儿。邵先生暗暗给我使眼色,然后宠溺的刮了下如君的鼻子:“好啦,我没事儿,放心。”我笑着望着他们像是一家人般亲昵,突然想到了阿天,阿天,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说好的明天》【一】 初霁 ■大雪

                ☞《说好的明天》【二】 你的天使的微笑 ■大雪

             ☞【返回目录】

我们是“大雪”和“初夏“,这里是我们的原创,希望结识同为人妻但又不甘为人妻的你,在归属与自由,幸福与牵绊中,超凡脱俗。

欢迎转载,注明以上信息即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