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大学才知道》第5章-同居

96
失落的羊
0.4 2015.03.09 10:21* 字数 4627


很久很久以前,“大学生”是个高尚的名字,天之骄子嘛。在刚刚入校的时候,一个大四的师兄给我们用六个字形容了一下进入大学的感受,“人,又少了一个”师兄扔下这句话,扭头就走了。就剩下我们一群SB把脑壳上的毛都摸光了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直到那次事情之后,我才明白。

学校宿舍大调整,我们被迫搬到附近的一个楼上去了,学校下了死命令,胆敢有拒不从命者,格杀勿论。

周日早上,我和木瓜起来的最早,一看表,12点,宿舍里大头他们几个还跟猪一样正做着春梦呢,今天是大限的最后一天了,我决心去我们的新宿舍打探一下情况,木瓜耷拉着脑袋跟在我屁股后面,跟我当了一回开路先锋。

来到6号楼,走到602门前,门虚掩着,里面似乎有些响动。我靠,该不是以前没人住,老鼠在里面开会吧。我犹豫了下,还是推开了门。

在那一瞬间,我和木瓜愣住了,我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因为我们长这么大,在那么多的电影里面,还没有哪个镜头能超越眼前这个的,无论是“英雄”还是“骇客帝国”。

正对门的下铺床上,一个小伙子下面压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孩,小伙子也只是脖子上挂了一丝,这哥们的动作是个高难度的动作,五个支点支起了全身,提臀的动作做了一半,硬是给停住了。

这哥们看着我们,若无其事的来了一句,“你们是要搬进来的?”

我点了点头,木瓜眼睛盯着身子下面的那个女孩。

“你们现在就搬?”

我依旧点了点头,木瓜依然盯着那女孩。

“那你们在门外等一会,你看我还有点事办。”

我退了出去,木瓜还在那里愣着,我又进来,把木瓜拉了出去,然后关上了门。

那一刻,我被这哥们的胆识和勇气给秒杀了,为他的这种冷静和沉稳征服了。木瓜张着能塞进个脑袋的嘴巴过了许久才合上,从他那迷茫的眼神中,可以想象出木瓜满脑子还是那个女孩的半个光屁股。

十分钟以后,我们认识了这个让我们仰慕万分的哥们。他叫馒头,不是我们系的,原本比我们高一届,因为留级,现在和我们一届了。这次调整宿舍,恰好和和我们分到了一个宿舍。英俊潇洒的馒头还有一个绰号叫混世魔王。这下子,我们的宿舍更加热闹了。

值得一提的是,也许就是这次,改变了木瓜的一切,原本纯洁的木瓜,本来还是有那么点理想和追求的,可是这幕彻底摧毁了他的价值观和爱情关,甚至后来的IQ急剧下降,与这也不无关系。


馒头的加入,让我们更加开了眼界,让我们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精彩的世界。

和馒头才混熟没多久,馒头就给了我们一个惊喜。



那个周末的晚上,宿舍里面牌局已散,都上床睡觉了,唯有馒头鬼混去了,还没有回来,忽然听到门口有钥匙的声音,还有一个女生的声音,大头赤裸着哧溜一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钻进了被窝,(自从那次大头裸睡的秘密被公开以后,大头每到晚上就赤裸着在宿舍晃悠)大家听到有女生的声音,赶紧都闭了嘴,假装睡着了。

进来的是馒头,跟着的是他的女朋友小苹果。

“妈的,这帮孙子怎么今天睡这么早。”馒头嘟嘟囔囔的。

其实大家都没有睡着,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大家都只有一个小裤衩裹在身上(除了大头),这么零距离的和女孩接触,对大多数人还是头一遭,所以干脆装哑巴算了。

馒头折腾了一会,和MM竟然直奔床上去了,帘子一拉,我靠,竟然睡下了。

接下来就是我们这帮SB活受罪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应该说是在众耳之下,因为帘子挡着,看不见,只闻奇声,馒头和MM表演了一场真人秀。床板的支扭声,呻吟声和喘气声混合在一起,强奸着我们的耳朵。我不知道别人睡着没有,反正我是一宿没睡,第二天,等馒头他们出去了,宿舍里面立即自发开了一个寝室紧急会议。

老实八交的老头一脸的抱怨,“馒头也真是的,搞的我一晚上没有睡好。”

其他人也叽叽喳喳跟着说,“就是,就是。”

我心里暗喜,我靠,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睡不着呢。

公公来了一句引得我们狂笑不已,“TMD,我都硬了一晚上。”

“射了没有?”大头紧接着问,“让我看看你的床单。”

一阵打闹过后,大头又开始寻老头的乐子,“老头,你昨晚在床上干什么呢,你的床也支支响。是不是在撸管?老实交代。”

憨厚的老头一边极力争辩,脸不知不觉都红了。众人跟着起哄,闹翻了半边天。

也许是木瓜上次已经被刺激了,只是跟着大家嘿嘿嘿的傻笑。

打闹完了,我们宿舍的规定又多了一条,不许在宿舍里面当众OOXX。关于这个条款的确定,还是在激烈争论了2个小时后,以4票赞成,3票反对,1票弃权(馒头)通过的。

从那以后,这种事情再也没有在宿舍发生过,为了说服馒头遵守规定,我还以宿舍长的名义答应为其买3杜蕾斯才搞定的。

后来,一次喝醉酒,我才从馒头的嘴里得知,除了宿舍,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做功课。原来馒头和小苹果把做那事叫“做功课”。

馒头和小苹果自从一入校不久就勾搭上了,认识没多久,在一个教室里面,两人摩擦不小心起了火,恰好教室里面没有人,两人就在教室里面做了第一次功课。

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学校里面只要是馒头能到的地方,都成了他们做功课的地方,馒头喜欢经常换地方,他说那样有新鲜感。于是,宿舍,地下室,楼顶,实验室,甚至图书馆都成了他们做功课的地方。至于湖边上的那片小树林,馒头不屑一顾,嫌那里做功课的人太多了,会破坏了气氛。

馒头的一席话让我们这帮傻鸟都听的伸直了脖子。

由于馒头的言传身教,宿舍里谈恋爱的哥们的进度都超过了我国GDP的增长速度,进入了一个高速增长的阶段。连初涉爱河的公公,也不再天天感叹:我们的精神交流是多么的充分,我们的肉体进展是多么的缓慢呀。

连老头这样我们认为是最纯洁的少男,(除了木瓜)也在回了一趟村子发生了重大变化。老头除了理掉了他那三年来从未变过的庄稼头以外,给我们的另一个震撼是老头有对象了。老头说是假期回家人家给介绍的,据说是村子里面前后200年难得的一个美女,大家除了恭喜老头有福气外,还逼问他,有没有动人家。老头答非所问,不是说村子里面和他同龄的当爹当妈,就是说村子里面谁家一生生了一窝,直到大家把老头按在床上,七手八脚脱鞋,扒裤子,直到露出小内裤,并扬言要JJ他,老头才乐呵呵的交代,也没咱的,就是摸了摸。

我靠。最后一个好青年都被毁了。大家于是纷纷概叹,大学生活真是害人不浅,连老头这么善良的农民都摧残妇女。那大头这种畜生就更不用说了。

果然,还没等大家逼问,大头一句“干了。”这么苍白的答案大家一点没有心里准备,可能是这个畜生自己也感觉到了有点对不住听众,自己又补了一句,“姿势绝对正确,是按照教学片来的。”

除了我闪烁其辞不肯交代以外,大家再看看身边可怜的木瓜,大家也就不再理他了。

也许是在学校里面做功课做久了,还是不很方便,于是就到校外租房子同居,那样就方便多了。随着大四的临近,打着考研的幌子,越来越多的人到校外租房。毕竟,学校是不允许在校生在外租房的,所以考研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当然了,像馒头这样子的,根本不需要借口,馒头倒是很守信用,从我手上接过3盒套套,第二天就在学校附近的村子里面找了一套房,当起了村民。

起初,我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学生放着在学校好好的不住,一个个都去当村民。和其他任何城市一样,在这些高校周围,到处是大学生村民。以至于一些村子就直接以学校命名了,什么交大村,理工村,师范村,外院村等等,在村子里面,有时候一个系,一个学院都集中在了一栋楼里,于是就又有了什么“环工之家”,“机电之家”等等称呼。



就在馒头和小苹果搬出去没多久,大头也耐不住了。“妈的,豁出去了。”大头在夜幕的掩护之下,拎了两个装衣服的包,像个民工似的混出了学校。

就这样,大头冒着被“砍头”的危险,过自己向往已久的性福生活去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要知道,在当时的条件下,正处在学校整风的时候。

起因是学校发生了一起离奇命案,恰恰就是我们系的一个小师妹,周末的时候出去到她同居男友那里去,离奇死在了浴室里面,传闻是煤气中毒,反正这种事情向来都很敏感,学校自然不会向外界公布,于是各种揣测和猜疑都出来了。越传越离谱,简直他们就是一部惊悚传奇小说。

自从这事之后,学校开展了严打行动,于是,上至校领导,下至学生会干部,可忙坏了这些人。学生会主席瞪着牛眼天天在冲着我们这些所谓的党员干部们干吼着,“你们都把自己班盯紧了,哪个班出了问题,我就找你们这个班的干部......”

学生会主席滔滔不绝,人模狗样在一遍一遍重复着系领导的话,而我们都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从校领导到系领导,在到学生会主席,甚至TMD的后勤部那些狗们也要来吠一吠。

大头这孙子就是装的像,跟个哈啪狗一样蜷伏在主席身边,我估计要不是那么多人在,主席喷出来的唾沫星子他都能给舔了。

我鄙视的瞟了大头一眼,不过心里还是在想,这也难怪我TMD没有大头那么在学生会里能混。

就这样,在大会小会的空隙,大头还是出去租了房子。

“你小子他妈的胆比你脑壳都大!”

在大家的一片惊讶声中,大头我行我素,于是大家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家伙是饥渴到了极点。不然也不至于铤而走险。

狡兔三窟。大头整了俩,宿舍的窝还在,每到院系领导突击检查的时候,大头准能准时出现在宿舍,我们都佩服大头的消息灵通。就连院系领导微服私访村子,都被大头逃脱了,据说那次很少有人漏网。我们愈发的佩服大头。




大头和馒头搬出宿舍以后,宿舍里面冷清了不少。平时都是听着大头的黄色小段子进入梦乡的,现在突然没了还有点不太适应。

不过,大头还是时不时给我们带回些惊喜。

这回是个天大的惊喜:大头的女人怀孕了!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嘴都清一色成了O型。

“妈的,你没有用TT呀?”还是公公最先从惊讶中清醒过来。

“用了!”

“保证每次都用?”

“绝对保证!”大头也是一脸的茫然。

“该不会是别人的吧?你女人那么风骚的。”木瓜总是在不合时宜的地点和时间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结果每次受伤的都是他。

在众人的加油呐喊声中,木瓜被大头狠狠的扁了一顿。直到被打完,木瓜可能还不明白为什么会挨这顿打,他始终想不明白自己的推论哪里错了。

木瓜一边揉着额头上的大包,委屈的坐在床角,再也不说话了。

“哎呀。看来这套套也不是100%的安全。”老头在一边感叹着。

“谁也没说过是100%的安全。”馒头慢条斯理的说道。

“是吗?”大头赶忙随手从口袋里面拿了一盒杜蕾丝,翻出来说明书,一口气从头看到我,生怕漏下一个字,“我操,真的没有!”

大家于是争着看了一遍,确实没有说过100%的话。


大家进而开始讨论如何解决的方案。

这时候,大家都想起了上选修课的时候,第一次上课,老师就在课堂上当着二百多学生的面说,学校的医院三楼就可以做人流,而且为学生保密,并且痛斥了那些黑心诊所的种种罪恶,奉劝学生们一定要去正规医院做。

反正大家都记得那节课把大家都笑的人仰马翻,没想到,这会真派上了用场。大头带着大家给他凑起来的钱,带着MM去校医院做了人流手术。

没过几个月,大头又去了一次,不同的是带着另外一个MM了。后来听说大头每次都要用两个套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原本想在毕业前问问他,可是每次都喝高了,所以至今还是个秘密。

-------专题介绍------

大学从我身上下来,边系裤子边说,青春留下,你走。

那一刻我才明白,不是我上了大学,而是大学上了我。

欢迎关注专题:《上了大学才知道》

-------作者资料------

作者:失落的羊

微信号:249031373 (欢迎文艺和2B青年骚扰,注明简书)

爱好: 折腾豆瓣小组,微信公号和网站

-------广告时间------

不是每个人都是写作天才,但我们热爱,我们有写作的梦想。

---写作●生活在别处

【写作●生活在别处】是一个写作爱好者的俱乐部,旨在建立面向写作爱好者的交流学习和互动的平台,其宗旨是营造一种文字爱好者之间交流、互动、学习的氛围,鼓励爱好文字的每一个人,都能有拿起笔的勇气和决心,并且坚持写下去。

俱乐部豆瓣主页

http://www.douban.com/group/414140/

俱乐部微信公号:

公众号:写作生活在别处

微信号:xiezuo520

上了大学才知道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