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都结婚了

字数 1639阅读 1861

今天上班路上一边啃手抓饼一边匆忙刷微博,看到热搜里腾腾上升的陈妍希陈晓今日婚礼的消息有些恍然。

还在感叹怎么一瞬间的功夫就已经要结婚了,才发觉其实现在离刚听到俩人在一起的消息那时已经快过去半年了。

时间总是偷偷摸摸的走掉,人一忙起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周一周日,算日子都是按礼拜算了。

但还是很恍惚欸。

印象里的陈妍希还是《那些年》里的沈佳宜,怎么就一不小心跑偏成小笼包姑姑,又和陈晓定了终身呢。

所以说缘分这东西,真的是妙不可言。

我突发奇想,试了试搜索柯震东的动态,看到有报道说是因工作原因缺席了这次的婚礼,有些无言,居然有种青春落幕的不完美的失落感。

其实看到他们那出戏之后的一段时间甚至时至今日我还是没能完全从那个故事里抽离出来,总是把如今的柯震东,当成那些年的自己,还把当年的沈佳宜,看成如今的陈妍希。

可是如果谈到那些年,谁还没个爱得要死却没能在一起的人呢?

朋友橙子当年上学的时候那叫一个威风八面,性格刚硬的厉害,学生会副主席,纪检部部长,做事雷厉风行,生平最厌恶拖拖拉拉和自以为是,江湖人称狮子头。虽然活成了王熙凤,但骨子里却是个林黛玉,爱惨了诗歌韵律,也因为这个,暗恋上了当时学校里文学社长小白。

小白性格比较内向,但人还算是有几分才华,常在杂志报纸上登一些豆腐块儿,又爱研究古诗,就一次文化节一起筹备活动的功夫,橙子对小白一见倾心再见钟情,偷摸望着他的眼神喷火似的。

“ 一点儿也不美好,像个时刻准备生吞活剥了他的变态。”惠子喝到微醺时这样讲。

那你喜欢上他之后怎么办啦?我有点好奇,追问道。

“还能怎么办?追呗! ”

“我的多少第一次都给他了! ”

她第一次以权谋私,就是把筹办大会的时候把自己调到了和小白一起的那一组。第一次为了一个人改变自己,就是听说小白还喜欢看《哈利波特》后,她硬着头皮读完了七本和板砖一样厚的书,只希望能在他聊天的时候可以轻描淡写的搭上话。第一次进网吧,是在听说小白喜欢玩魔兽世界后,她软硬兼施的威胁男生朋友教她怎么玩,还傻乎乎的专门去记游戏世界的角色介绍。第一次做饭,是在听说小白喜欢吃虾后,下载了一大堆的食谱软件,专门挑好看的好吃的做虾方法存下来借食堂的厨房偷偷试着做,手被热油烫了几个泡才勉强学会一道菜。

爱上一个人,就是不由自主的把自己放进了尘埃里。我引以为傲的坚强在你面前溃不成军,从没差错的自信也失去效用,就想沉下一整颗心来对你好,你以后是否能和我在一起不重要,现在能看到你笑就好。

最后没能在一起的原因有很多,没根据说谁对谁错。

但如今这些年我走过了许多的路,又看到了的云,也遇上过几个和你不同的人,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再像你一样,让我笑到哭又哭到笑,心绪来回翻滚着煎炸炙烤。

那些年没能在一起,是遗憾却也心生欢喜

“ 祝你未来岁岁平安,家庭和睦,子孙绕膝,坦途常伴好风光,一生风和日丽。 ”——橙子送的礼物里夹着这样一张卡片。

“你去帮我放过去吧。”她理直气壮的指示我。

“没署名!”我提醒她。

“不署名。去吧。”她喝掉最后一口酒,绕过喧闹的大厅,绕过敬酒的新郎,头仰得高高的离开了现场。

那是小白的婚礼,她少有的喝酒没醉。

其实这世上所有的好东西,大抵都要在珍惜中失去才最有味道。

前些日子看网上的视频,薛之谦望着嚎啕的沈梦辰说“我很羡慕她的。我很久没有像她这样哭过了。我的心太老了。”我看着屏幕里前一秒还嬉笑打闹的薛之谦像是在照镜子。

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肆意大哭过了欸。

以前不懂事,觉着谈成长羞耻而矫情。其实如果你叫我现在谈谈成长是什么感觉我还是说不上来的。

但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是泪腺渐渐消失的感觉吧。

所以既然已经过了那个会哭就有糖吃的年纪, 就不要再轻易示弱了。你的一场眼泪,换来的可能是猜忌是攻击是嫌弃,但很难再有心疼。

从哭哭啼啼到痛而不语,这就是人生。

除了那个不会和你结婚的初恋,那个拒绝和你恋爱的学长,和那个嫌你长得不好看而拒绝了你的告白对象,你还有更多的路要走,更好的人要见。

既然如此,就此别过。

十五那年的风陵渡口纵使风景再好,我们也不会回去了。


— THE END —


欢迎转载 多多喜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