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怕了你个“菌”(1)

  夏北依看着架在脖子上的刀,一阵恶寒,特别想爆粗口,真他妈的倒霉!!!

  几个小时前……

  夏北依迷路了,她站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一脸茫然,谁来告诉她学校组织郊游干嘛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山上,她不过是去摘了几朵花,回来就找不到组织了,放眼望去就几只鸟在天上飞……作为超级大路痴,夏北依只想唱首凉凉送给自己。在崎岖的小路上,夏北依耷拉着小脑袋,一边走一边抱怨,手机忘带了,没地图,这是哪个方位,同学们在哪里??

  有时候人倒霉,是真的衰到爆,这是夏北依走路不小心失足掉进洞里昏迷前的唯一想法……

  华丽贵气的屋子里,干净平滑的地板上,背着帆布包的少女……这违和感不能再突兀!夏北依简直要哭了,这是哪啊?!!这屋子明显是古代的啊,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精致的铜镜,文雅的墨画……她记得自己掉洞里了啊,怎么还来到了这种地方?是进片场了还是穿越了?夏北依低头看看包,里面的东西也都在,她打量了屋子几眼,决定出去看看,最起码得找个人问问啊!

  夏北依还没走到门口,门就突然开了,进来了一个穿着墨色古装的男子,身形修长挺拔,一头泼墨长发垂至腰间,抬头看到男子的容貌,夏北依倒吸了一口气……这男的……长得真是太好看了!!斜飞的眉,清冷俊秀,墨色的眼,深邃锐利,还有挺直的鼻,像是刀刻般的工艺品,最后夏北依的眼落在男子微勾的唇上,唇形是男子的坚毅,但是却饱满水润,唇色好看,微勾起来的样子简直不能再性感!!夏北依无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抬眼触及到男子的目光,才发现他的眼睛里一片薄凉,有着少许阴戾,还带着探究和兴趣,正认认真真的打量着自己!夏北依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男子看着太阴冷了些!

  君孟怀的笑意加深了些,他见过太多的女人,但很少有女人敢这么盯着他看,还和他对上了眼,而且,这个女人的打扮很特别,甚至可以说很大胆!夏北依穿了件白色一字肩的短袖配上浅色牛仔短裤,脚上的裸色凉鞋露出小巧玲珑的玉足,这种打扮在现代很平常,在古代……估计是要浸猪笼了。君孟怀细细的打量她,香肩外露,锁骨小巧,胳膊和大腿都露着,头发挺短的,没有任何发饰,简简单单的披散至肩头,她的脸有些圆,细长的眉看着很柔和,圆圆的眼睛里一片纯净,软软的睫毛下垂遮下眼里的疑惑,小巧挺立的鼻子下一张樱色的唇,不是特别美,但看着很舒服顺眼,莫名的让君孟怀心情愉悦。

  夏北依一脸懵,想着怎样开口询问,君孟怀却开口了,“你是新来的秀女?”说完又上下打量一番,突然发现这个女人身材也不错嘛,一挑眉,“你挺有手段的嘛,够大胆的,呵呵,我突然来了兴趣,迫不及待的要试试了!”君孟怀是皇上,但不是个称职的皇上,别人对他的评价是阴狠毒辣,冷漠无情,从他当上皇上那天起,他就用他的铁腕让所有人服服帖帖,不敢有一句妄言,而他也慢慢的走向黑暗,性格阴晴不定,臣子下人都对他小心翼翼,金钱,权利,美人……他想要的,都要得到!

  他靠近一步,单手揽住了夏北依的腰,盈盈一握的纤腰令君孟怀的嘴角勾的更深了,他伸手摸了摸女人的脸,未施粉黛,细腻柔滑,他低头看看夏北依的装束,“这是什么衣服?款式我从来没见过。”说着又伸手摸了摸衣服,“料子也没见过,你穿的这么少也不怕被浸猪笼??为了勾引我也是煞费苦心。”夏北依刚想问这是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抱了个满怀,听他的语气,看来……真是个古代人,古代人啊!!夏北依真是要悲极而笑了,他妈的走狗屎运了竟然穿越了!!穿越啊!!!真想破口大骂老天你是不是和我有仇?!夏北依是个很自爱的女生,对陌生异性的触碰很是反感,反应过来被人占了便宜,眉毛臭臭的皱在了一起,不着痕迹的躲开了男人的怀抱,对这个好看的男人更没啥好感了,语气不好的问,“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朝代?”

  君孟怀是个随性,活在当下的人,在他看来,女人不过是解决需求的工具,他早已没了情意,而大多女人,鉴于他的权势和外貌,会选择迎合他,他的观察力很强,他注意到这个女人的眉毛紧皱着,眼中有些鄙弃和厌恶,还躲开了他的触碰,他的趣味更浓了,他早已对别人的迎合和奉承厌倦了,遇到个这么特别的,还真是意外!

  君孟怀的眼中满是兴奋,完全没理会夏北依的问题,再次伸手把人揽了过来,勾起了她的下巴,“你是欲擒故纵?还是吸引注意?”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北依真是呵呵哒了,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和这个人沟通,触及到他的目光,夏北依感觉自己很危险!

  夏北依再次想要挣脱束缚,但君孟怀没有给她机会,牢牢的将她扣在了怀里,夏北依的脾气并不太好,这个男人一再危险的靠近,让她没了耐性,抬头,“大哥,你有话能不能好好说?咱能不动手动脚吗?”君孟怀看着她一脸的不情愿,眼睛睁得大大的,总之有些愤怒的样子。愤怒?君孟怀突然笑了出来,低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作为秀女,你不过是送来伺候我的,你应该知道你该做什么,不要再挑战我的耐性了!”说着伸手去扯夏北依的衣服。

  夏北依对于突然放大的男性气息一阵颤抖,随着他的动作也明白了这个男人要干什么了!!敢情这个人是个色魔啊!竟然想要强了她!!秀女?难道把她当成了秀女?

  “等等……等等!我不是秀女,你听我说哈,别激动,放开我衣服!”君孟怀的眼中有了欲望,根本没听清她的话,“别挣扎了,没用的!”刺啦一声,夏北依的袖子被扯开了。

  夏北依呆愣了一秒,随即大叫一声,

“你他妈脑子是不是有病?给老娘放开!!”这个男人真是不可理喻!看来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夏北依默念几万次真他妈倒霉,看着还在继续的男人,没有考虑的一脚把他踹开,君孟怀被她大声的吼叫和突然的一脚被弄蒙了,他抬眼,“你不愿意?”

  夏北依要笑了,这男人真是有病啊!

“谁告诉你我愿意?你没看见我浑身上下都表现出拒绝吗?!我都抗拒了你还没反应!你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还欲擒故纵?我是脑子有问题吗勾引你?!别惹我,要不然我真不客气了!!!”

  夏北依气的浑身发抖,她穿越就算了,为什么来到这就要面临失身??她紧紧的抓住衣服,满眼怒火的瞪着君孟怀,脸颊因为愤怒通红,君孟怀看着她,突然大声笑了起来,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她竟然骂了自己,还自称老娘?!还踹了自己一脚!这样胆大的丫头如果放了,他就不是君孟怀了,他特别想要看看,她是怎样不客气的。夏北依感觉自己完蛋了,遇上了神经病,这家伙竟然还笑得出来,被骂傻了?!不能再呆在这了,要快点离开!可怜的是夏北依还没迈开步,就再次被君孟怀抓了回来,这次他是紧紧的将夏北依的身体扣在了自己身上,两人的身体无缝贴紧!君孟怀的眼里有着笑意和打趣,夏北依真的受不了,抬腿再次给他一脚,伸手握拳打向他的鼻子,他的身手很敏捷,轻易地躲开了,但夏北依也趁机挣开了他,再也不客气,直接动手打向他的门面!夏北依是跆拳道黑带,她挺自信自己能打过他的,可是,她忘了,古代的功夫和她的拳脚功夫不一样,他们有内力,没几下子,夏北依就被君孟怀从背后抱住,两只手被紧紧的扣在腹部,动弹不得,夏北依的心情简直不能用凉凉来形容了……

  君孟怀没有想到她有这样的身手,还被她下手不轻的打了几拳,他的眉毛微蹙,难道是刺客?不对,她没有任何内力!!她没有练过武功!这次的打斗,使得夏北依的衣服下滑,胸前春光乍泄,君孟怀眯了眯眼,一个翻身将夏北依压到了床上,她的发丝凌乱,圆润的肩头微微颤抖,她抬头怒视着他,贝齿紧咬着下唇,一脸的倔强,君孟怀不想再考虑她到底是谁,只想占有她!!

  君孟怀捏着她的下巴,又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她的粉唇微微张着,君孟怀都没有多想,就吻了下去,软软的,带着香甜的气息,和其他带着脂粉味的女人不一样,他竟然有些沉醉,夏北依的脑子嗡的炸开了,属于男人的清冽气息在她的嘴边辗转,夏北依没有接过吻,这样的亲密接触让她感到羞耻,她没由来的穿越了过来竟然就要失身了吗?

  君孟怀抬头,少女的脸颊发粉,耳根发红,圆圆的眼睛里有泪花,却强忍着没有流下来,他阅女无数,很确定这是个雏儿,可惜他从来不是个心软的人,他含笑的眼睛对上少女带着恨意的眼睛,手上一用力,少女胸前的布料被撕开了,夏北依突然很慌乱,很无力,有些绝望,但是君孟怀却愣住了……他没见过文胸……白色的文胸上带着蕾丝,纯洁又性感,包裹着软软的雪白,禁欲又诱惑,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出神,不自觉的动了下喉结,夏北依眼疾手快,哦,不对,是眼疾脚快,趁着君孟怀发愣的时候,用力推开他,大力的一脚踹上了君孟怀的裆部,然后抓起床单裹住身体。

  …………

  君孟怀觉得这绝对是自己最屈辱的时刻,他竟然看出了神被一个没有武功的女人踹了那么重要的部位!!那个地方的疼痛提醒着他的屈辱!!夏北依紧紧抓着床单,有些手抖,好像过火了…………君孟怀的脸色很难看,满身的戾气代替了刚才的玩味,眼中的杀气毫不掩饰,夏北依吓的后退了一步,突然,脖子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扣住,她觉得自己喘不上气来,君孟怀眼神阴冷,

  “你可真是该死!!”

  脖子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夏北依比刚才更害怕,惹怒他好像死的更快啊!!

砰砰砰!!

  一群带刀侍卫闯进屋里,“属下救驾来迟,求皇上赎罪!”

  皇上!!!夏北依只想去死!竟然是是皇上!!

夏北依又对自己的反应迟钝感到无奈,历史怎么学的?!选秀女的人除了皇上还有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寒江上,新月上枝头,乌鹊绕树三匝,垂死乱石酆。前尘往事须尽看,断肠崖里忆平生,不堪不堪,不愿不愿,不敢不敢!越人歌...
    姀萧阅读 188评论 0 8
  • 那天深夜,从收音机电台里又听到《梦中的婚礼》这首钢琴曲,钢琴声清晰地从耳塞传入,原本很烦躁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妍兮兮阅读 1,279评论 30 33
  • 人的思维无法遵循理想化的过程去思考,我们多是基于不完善的记忆和当时的情感做出决定。人脑也不是开源软件,无法做到像计...
    非忍阅读 21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