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一朵朵》五十七、重逢(一)

      九月一日,真是好日子,天空蓝得没有一丝杂质,朵朵望着越来越高的山,虽车越来越颠簸可朵朵却像归家的孩子一般,极为兴奋。

    “等安定下来,把爸妈接来住几天,他们最喜欢没有污染的环境。”朵朵愉快地想着。

    “不知珍姨怎么样了?还有牛似海去读书了吗?还有江措的坟前有没有长满杂草?”朵朵满眼期待。

    朵朵知道,李君潇肯定不同意她去江央村,可她心里保证,她一年后和他结婚,省上有学校早已给她打电话,邀请她去省名校南市一中教书,并保证:三年内,任何时候她去学校报道都行!

    结婚后如果李君潇还强烈她去省上,她也会去的,但她还有一个心愿一定要完成:替江措陪陪他的家人,那是她必须要还的情债,否则她内心会不安宁的。

    李君潇的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奔,他要把朵朵抢回来,一向冷静的他,一遇到朵朵的事就乱了方寸。

    突然手机响了,只有朵朵发给他的信息有声音,他打着危险灯驶上应急车道,慢慢停下来。

    打开手机,朵朵信息印如眼里:“君潇,收到信息后别来追我回去,如果你爱我,就再等我一年,让我去陪陪江措的家人,我已爱上你,这你应该也能感觉到,一年后,我会专心做你的妻子,你如果调节好心态也可来找我,你不觉得那里很适合度假吗?”

    后面那句似乎很轻松,可李君潇看了一点也不轻松,他不知朵朵知道江措还活着的真相后不知是爱他还是恨他。

    此时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他突然失去了追朵朵的勇气,他想把朵朵调离香草县,不就是怕朵朵知道真相吗?

    说了一次慌,真要无数个慌来填补。

    李君潇拿起手机,发了一个信息给朵朵:“朵儿,对不起。”他本想联系江措,才想起江措连手机都不想用,江措说江央村信号很差,有事可以打他家里的电话。

    李君潇拿着电话却播不出去,要是播出去后江措又把自己藏起来,江措会这样做的,但想起江措苍白的脸,虚弱的身体,他能去那里?

    既然老天要让他们相逢,既然朵朵心愿难了,自己为什么不能成全?虽爱是自私的,可谁叫他李君潇当初不早点追求朵朵,自己的早熟与理智想静待花开,可情感是需冲动与奔放的。

    不管朵朵是爱他还是恨他,他都会等她的。恨他,他等到不恨为止;爱他,他更要等她,等一辈子都行。

    他慢慢开着车,找了个出口又开回了南市的家,空荡荡的房里还有朵朵的温度,他躺在沙发上重温着。

    “君潇,为什么要道歉,该道歉的是我,我刚下车,准备去江央小学报到,信号不好,我有事会发信息给你,勿念!”

    李君潇看到信息,没有马上回,他知道,等朵朵去报到就知他为什么道歉。

    朵朵来到湖边,闭上眼,深深吸一口香甜的空气,迎着湖上轻轻的微风,轻轻说了声:“月儿湖,江措,我回来了。”

    她整理一下行装,直接朝村子中间的江央小学走去。

    这里虽不发达,却井然有序,这里表面穷,其实并不穷,珍姨早带他们走上致富之路,只是为什么一直不修路,为什么外界一直认为这里很穷,恐怕只有朵朵知道,只是珍姨不让她外传。

    现在快五点了,要放学了,朵朵加快脚步。

    才进学校,一群孩子早已整齐站在门口,一见到朵朵,便有孩子喊:“江老师,新老师来了。”然后孩子们一起喊到:“欢迎老师来到江央小学!”接着一阵掌声,一女孩送来一大束格桑花,一大眼睛男孩接过朵朵行李箱。

    朵朵很喜欢格桑花,整个脸埋在花里嗅着,她真没想到,会有这么温馨的场面。

    “欢迎新老师,谢谢你能来江央小学。”

    多么熟悉的声音,是这么多年只能在梦里听到的声音,朵朵的心跳得厉害,不!不!不可能,难道自己过于激动又在做梦?

    朵朵从花中抬起脸,刚好看到对面站着的男人,男人修长的身材更加削瘦,仍然是那双深邃的眼睛,但那张曾迷到整个校园女生的脸却略显苍白。男人看到她时身体愰了愰,脱口而出;“朵朵?”

    那双看她的眼神没有变,梦中就是如此相逢的,朵朵使劲掐自己的手,很疼,不是做梦。

    “江措,是你吗?你没有死?”朵朵一步一步走近江措问,声音已明显是颤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