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香通鉴】行刺的和被刺的,都值得敬仰——豫让刺赵襄子

说到智伯,则不能不提豫让,这哥们儿也被太史公收入到《刺客列传》中。豫让早年跟着晋国六卿中的范氏、中行氏混,智伯灭了范、中行后,他又尊智伯为老大,此后一直跟着智伯,没再瞎投简历了。

【图片来自网络】

韩、赵、魏三家灭了智伯后,族智氏全族。豫让有幸逃脱,决心为智伯报仇。他思前想后,觉得智伯之所以被杀,全是由于赵襄子的缘故,后来又听说赵襄子把智伯的脑袋割下来,在头骨上涂了漆,用来当酒壶(原文为“饮器”,不知是酒壶还是酒杯)。也有一种说法是拿来当夜壶(我实在是搞不懂,那玩意儿放也放不稳,洞眼儿又多,不管是当饮器还是夜壶,肯定洒得到处都是,呵呵),这让豫让更加愤怒,所以,他就准备刺杀赵襄子,为智伯报仇。

豫让逃到山里,向天发誓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智伯对我如知己,我必为他报仇,就算死了,我的魂魄也不会感到惭愧了。然后他就改了名字,跑到赵襄子家里应征当个杂役(看来赵襄子用人“政审”不太严格)。有一天,豫让拿着匕首躲在厕所里,准备等赵襄子上厕所时一刀弄死他。人有三急,赵襄子也是人,地位再尊贵也不能让他人代劳,趿拉着拖鞋就向厕所冲去;可是赵襄子又不是普通人,他到了厕所边上时,突然心里面通通乱跳,于是就问左右,打扫厕所的人是谁啊?左右把豫让抓过来盘问,一问,是豫让,手里还拿着刀,说是要为智伯报仇(真实称!问啥说啥)。

左右就要杀了豫让,赵襄子说,算了吧,这是个义人啊,讲义气啊!智伯死后,一个后人都没有,他只是个臣子,还能为智伯报仇,这是天下不多见的贤人,放了他吧。

豫让正要走,赵襄子又问,今天我放了你,能不能化解这段冤仇?

豫让说,您放了我,是您对我的私人恩惠;我要为智伯报仇,是我作为臣下对主公的大义,我还会来杀你的。

赵襄子的左右说,这家伙又臭又硬,不杀他终究是个祸患。

赵襄子说,我既然已经答应放了他,怎么能失信呢?以后小心防范也就是了,然后当天就搬回晋阳城,以躲避豫让之祸(读到此处,对赵襄子的敬意油然而生)。

豫让回到家中,一边郁闷一边想办法,赵襄子这回有了防备,他的手下也都认识自己了,以后怎么下手好呢?最后,决定整容。豫让不知用什么药物,涂遍全身,浑身上下长满癞痢,然后又吞下火炭,把自己的声音弄哑,搞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想想这哥们对自己能下这么狠的手,I服了Him!)。然后他跑到市集上乞讨,看有人能认出他不。他妻子经过,没认出来,但有个朋友认出他了(真搞不清这朋友从哪里认出他的?对他比同床共枕的老婆还熟悉),问他,你不是豫让吗?豫让说,是我。朋友看他这个样子,不由流下泪来,说,以你的才能,如果真要报仇,何苦如此呢?你只要假意臣服于赵襄子,立些大功,赵襄子一定会欣赏你的,那时一定会经常与你接近,此时,你随时可以找到机会刺杀他,又何必把自己糟蹋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呢?(这朋友真是个高人,与田忌赛马中的孙膑是不相上下了!)再说了,你现在弄成这个鬼样子,想要刺杀赵襄子不是更难了吗?豫让说,如果我委身于赵襄子,然后又刺杀他,那是怀着二心对待主人。我现在想刺杀他是很难,但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就是要让天下后人,那些怀着二心对待主人的人,我要羞死他们!(看到这里,我真是热血沸腾了!出离敬佩了!)

此后,他就天天等机会。有一天,赵襄子出门,豫让躲在赵襄子要经过的一座桥下面,准备等赵襄子一上桥,就跳出来给他几刀。也是赵襄子命不该绝,这次他的心没有乱跳,而是他的马嗅到了危险,走到桥边,死活就不挪窝了,乱蹦乱跳,就是不往桥上去。赵襄子对左右说,一定是豫让来了,他肯定在桥下面。(牛人就是牛人!牛人的马就是牛人的马!)手下人一搜,果然,把豫让给扽(音den,去声)出来了。

赵襄子这回是真生气了,质问豫让,你曾经也当过范氏和中行氏的家臣,但是这两家都是被智伯灭掉的,你不为他们报仇,反而投靠智伯,成了智伯的臣子。这回对我怎么不是这样呢?我虽然灭了智伯,你怎么不像投靠智伯那样投靠我,反而追着我不放,一定要为智伯报仇呢?

豫让说,君臣以义合。君待臣如手足,则臣待君如腹心;君待臣如犬马,则臣待君如路人。我给范氏、中行氏当臣子的时候,他们对我也就像对阿猫阿狗一样,给口饭吃而已,所以我也就像阿猫阿狗对他们一样;可是我给智伯当臣子,智伯待我有如国士,我当然要以国士的标准回报他!

赵襄子听他说完,十分感慨,说,你对智伯确实没说的,你的声名也传出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了。我已经放了你一次了,我做得也算仁至义尽了。虽然我很欣赏你,但我也不能拿我的命开玩笑,放你一次也可以了,这次我不会再放你了。然后让士兵把豫让围起来。

【豫让在赵襄了的外衣上刺了三剑,图片来自网络】

豫让说,我听说,明主不掩人之美,忠臣有死名之义。上一次您放了我,天下没有不称颂您的。这次我本难逃一死,但请您再成全我一次,把您的衣服脱下来让我刺几剑,也算是我为智伯报仇了吧,这样,我死而无憾了,死后也不会觉得有愧于智伯了。

赵襄子听他说完,也是从内心深处对豫让既敬佩、又怜悯,于是把外衣脱下来给豫让。豫让三次跳起来用剑刺衣服,然后说,我可以无愧于智伯了。说完自杀了。他死后,赵国的志士听说这件事,都为他流泪。

有传说,赵襄子回去以后不久,背上起了三个大毒疮,最后毒疮迸裂而死,就是豫让在他衣服上刺的那三剑弄的。

衣赐履说:世上很多事情不能仅仅以对错来判断。比如豫让,很难来评价他的行为,他肯定不是那种识实务者为俊杰的人,但他那种精神,那种要羞死后世对主人三心二意的人的那种精神,不由不让人从心眼儿里敬佩!但是豫让啊,你可知道,那些反复无常的小人本就没有脸皮,没脸没皮的小人能被你这近于疯狂的举动羞死吗?

�Z���+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