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想和你谈个恋爱 第42天(原名《失恋33天》)

文章首发于简书

文/唐妈  简书签约作者

前情回顾:第四十一天

齐敏守着齐天,听到周涵进来站了起来。

“小涵。”

“敏姐,醒了吗?”

“嗯,医生说这就算是熬过去了。小天要见你,你陪他会儿吧。我去给爸妈说一声。”

“嗯。”

等齐敏拿着电话出去了,周涵才走了过去。齐天脸白的跟纸一样,也是,流了那么多血呢。看到周涵,他费劲儿地笑了笑,抬了抬手。

周涵坐到了床边儿,帮齐天把手塞回被子里。

“疼吗?”

这会儿麻药应该已经过去了,虽然上了止疼泵,但是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齐天却是摇了摇头:“不疼。”声音不比蚊子声音大多少。

周涵捋了捋头发:“那个,谢谢你。”

齐天又摇了摇头。

“我没事儿,没受伤,连皮都没蹭到。嗨,你说你,真是的,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死了呢。”周涵绞着衣角,有点儿语无伦次。

齐天不开口,估计是没力气,依旧摇了摇头。

“你好好养着,其他的等好了再说。啊!”周涵看齐天闭上了眼睛,忙去看一边儿的监护,看到那线有起伏才松了口气。

齐敏推开门走了进来,看齐天又睡着了,朝周涵点了点头:“小涵,我爸妈马上就过来了。呃,要不你改天再过来吧。你也知道,我爸那脾气……”

手术的时候周涵和齐天他爸妈碰了个面儿,当时场面一片混乱,周涵也没注意到二老的表情,这过去了这么久,估计齐天是怎么受的伤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再见面就确实只剩下尴尬了。

周涵点了点头:“敏姐,对不起。那,我先走了。等他好点儿了,我再过来看他。”秦庄在门口等着周涵,手里攥着根儿烟,已经被掐成了两段。看见周涵出来朝她笑了笑:“怎么样了啊?”

周涵抬手捏着秦庄的脸捏了捏:“不想笑就别笑了啊,看这笑得难看的,跟要哭似得。”

“切,我哭什么啊。躺在床上的是我情敌,搂在怀里的是我媳妇儿,我笑还来不及呢。”秦庄胳膊搭在周涵肩上,两人一起往外走。

“秦庄,齐天他现在刚醒,等过段时间好些了,我会跟他解释清楚的。”

“嗯,随你。男子汉大丈夫……”

“行了行了,不装能死啊。”

“靠,我现在就剩这点儿资本了好嘛!”

“哎,涛子说的那事儿靠谱吗?”

“清河?不去看看怎么知道。哎,周涵,带你去开开眼,让你也见识见识我秦大少的另一面。”

“切,流氓那面儿啊?”

“那不是!流氓那面儿咱今晚就能见着,还用去那儿啊。”

“靠,臭流氓!”“你又不是刚知道,哈哈哈……”

林俊第二天出的院,是个周三,周涵和沈文涛都去学校了,秦庄开了车去接人。

林俊歪在副驾驶上,斜睨着秦庄:“你有病吧?去清河还要带着周涵?”

秦庄撇了撇嘴:“我不放心把她一个人扔家里。一会儿咱们先去学校,我得接周涵下班儿。”

“至于吗你?”

“至于。萧天泽那孙子估计在哪儿猫着等机会呢。周涵那天可是见着那几个人了,我怕他还会再下手。我们得赶紧把证据找着了,不然,我一天都放心不下。对了,我搬周涵那边儿去住了。跟你说一声。”

“滚滚滚,赶紧滚的。”

“哎,你断了根儿骨头,这脑神经也断了啊,怎么嘴这么利呢啊?”

“……”

“你别不吭气,礼拜五晚上去。那天人最多,出货的可能性也最大。”

“成。”

萧天泽书房的茶几最近换了好几次了,连家具店的老板都说话了:“这也太败家了吧。”萧大少这会儿又一脚踹翻了茶几,刚买回来的茶叶洒了一地,地毯湿了一大块儿,一片狼藉。几个保镖噤声站在一边儿,都低着头装鹌鹑。“妈的!都哑巴了!他妈的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儿!那么大哥活人就能凭空消失了!见鬼了?啊?”

站最前头那哥们儿鞋面上还冒着热气,动都不敢动一下,慢慢儿抬起头咽了口唾沫:“少爷,正在调监控呢。”

“萧立呢?死哪儿去了?啊!一个一个,啊,没一个能靠的住的!任远任远是个废物,连个女人也看不住。萧立关键时候儿就不见了,都搞他妈什么!不想干了都给我滚!麻利儿的滚!”

一堆人争先恐后地挤出了书房,着急忙慌地关上了门,正碰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木着脸走过来。几个人忙鞠了个躬:“马叔。”

被叫做马哥的人嗯了一声算是答应,推开门进了书房。留下几个人在外面儿面面相觑。

“靠,连马叔都出山了,这事儿闹大了啊。”一个人轻声嘟囔了一句,立马被同伴捂着嘴拽出去了。

萧天泽还站在那一堆狼藉里喘着粗气,看见赵马走进来,揉了揉脸:“马叔,你来了啊。”“嗯。监控我调完了,关键那段儿被人掐了。应该是自己人做的。”

萧天泽难得疲倦地坐在了沙发上,拍了拍旁边儿:“坐。自己人?谁啊?”

“你看看这个。”赵马是萧天泽他爸留下来的老人,办事儿牢靠,捏着几页纸递了过来。

萧天泽翻了一遍,闭着眼睛仰靠在了沙发靠背儿上,骂了声娘。

“萧立和温晓坤是邻居,而且是温家养大的,把人带走的,就是萧立。”赵马点了根烟:“天泽,你这次有点儿过了。你爸那会儿就想着要洗白,你却变着法子捞偏门儿,唉……”

“马叔,别跟我讲这些大道理。放着钱不挣的那是傻子,我爸就是胆子太小了。”

“萧立我觉得你也别追究了,毕竟跟了你那么些年,没有功劳有苦劳,别难为他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萧天泽坐了起来,冷笑了一声:“马叔,你们真的是老了,胆子都小了。他萧立算个什么东西,不是我萧家,他就是只丧家犬。现在还玩儿起背叛来了,哼,我怎么着也得教教他这代价两个字儿怎么写吧。”

萧立跟了萧天泽十多年,对这人太了解了。他带着昏迷着的温晓坤,躲进了一家小旅社里。萧天泽早晚得知道这人是自己带走的,他抽了根儿烟,觉得删除录像那段儿自己也真够二的,欲盖弥彰啊。

温晓坤被折磨得瘦了不少,好在这命算是保住了。他给人掖了掖被子,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无论去哪儿,得先等晓坤醒了才成。

温晓坤昏睡了一晚,第二天上午的时候终于迷迷糊糊地醒了,他睁开眼盯着天花板看了好半天也反应不过来,于是扭头去看周围的环境,正好萧立推开门走了进来。

“立哥?”

萧立看了他一眼:“醒了?能起来吗?”

温晓坤试着想起来,可是这么久没吃过东西,身子跟面条儿似得,一点儿劲儿都没有,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萧立把葡萄糖倒在杯子里,扶着温晓坤坐了起来:“喝点儿这个,有力气了咱们得走。这地方不能久待。”

温晓坤慢慢抿着葡萄糖,齁地直咳嗽,一边儿听着萧立讲是怎么把自己带出来的。好不容易喝完了,他躺回床上缓了一会儿,感觉终于有点儿劲儿了,才说了句:“立哥,谢谢你。”

“谢个屁,这是我欠你们家的。早晚得还。”

两人中午胡乱吃了点儿,萧立就带着温晓坤出了旅馆。他联系了个以前的朋友,在东郊,那哥们儿是跑长途的,能把他们捎到邻省。长途汽车站人很多,大太阳底下,人一个个都晒得脸颊发光,油光闪闪。温晓坤下了出租车眼前黑了一下,差点儿一头栽地上去,还没站稳,就被萧立一把又塞回了车里,跟着萧立也挤了进来。

“师父,开车!快!”

司机被萧立吓了一跳,还想问什么,萧立已经扔了好几张红票子到副驾驶上。他油门儿一踩,就窜了出去,只从后视镜里看见好几个大个子在后面儿追,吓得手都抖了。

“立哥?”

萧立还扭着头看着后面儿,直到车开上了环城高速,他才松了口气。

“晓坤,你和林俊关系还不错吧?”

温晓坤脸色一白:“……”

“我得把你送他那儿去。萧天泽看来是不准备放过你了。”

“那你呢?”

“先送你过去再说。”秦庄在后视镜里瞪了沈文涛好几次,还是把人拉到了林俊楼底下。眼瞅着那家伙跟着林俊就要下车,他连忙上了锁:“你给我老实呆着!下午回去上课去!”

“小舅……”沈文涛趴窗户上看着站在车底下的林俊,可怜兮兮地哀叫了一声。

秦庄警告地看了他一眼,拉开门下了车:“送你上去。”

林俊答应了一声,然后看着秦庄身后皱起了眉。

“你来干嘛?”

温晓坤站在车那边儿,身后还跟着个男人,见林俊问自己,手足无措地张了张嘴,却没说出来话。

林俊却忽然瞪大了眼睛,朝温晓坤身后那人冲了过去,温晓坤拦了一把被推到了一边儿,林俊一拳砸在了萧立脸上。

“操!你竟然还敢来!”林俊呼哧呼哧喘着气瞪着萧立,他一眼就认出来这人了,就是那晚拿走配方还打断自己一根肋骨的男人。

萧立摸了摸被打破的嘴角,看向了温晓坤:“晓坤本来可以走的,就为了走之前见你一面儿,然后被萧天泽抓回去做了活体实验,差点儿死在实验室。”

林俊愣了一下,猛地看向了温晓坤。沈文涛早从车上跳了下来,这会儿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温晓坤,这人他见过!就是那个臭不要脸的死同性恋!

“你来干嘛!”沈文涛也朝温晓坤吼了一嗓子。

秦庄和周涵站在一边儿,场面一时间混乱诡异到无法言表。

林俊朝着温晓坤走了几步:“他说的是真的?”

温晓坤惨白着脸笑了笑,却没点头。

“林哥!你别信他们!”沈文涛去拉林俊,被林俊躲开了,眼睁睁地看着林俊走到了温晓坤面前。

“真的假的?”

“真的怎么样?假的又怎么样?”

林俊盯着温晓坤垂着的手,手背上好几个针眼,手肿的老高。脸也带着浮肿。

秦庄觉得萧立有点儿眼熟:“你是谁?”

“秦少,我是萧立。”

秦庄抿了抿唇:“原来是你,嗬。这又是闹得哪一出啊?”

“少爷在追我们,我希望你们能帮帮晓坤。”

“为什么要帮你们?我那药可是毁在你们手里边儿的。”

萧立沉默了一下:“对不起秦少。”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萧立,我记得听萧兰泽提过,她哥的左膀右臂,那你肯定知道萧家不少事儿了吧。怎么样?要换吗?我救你们两条命,你们也为这社会做点儿贡献,把萧家那点儿老底儿抖搂抖搂。”

萧立来之前并不知道能遇见秦庄,本来是想着林俊多少会看在温晓坤的面子上把人收留下来,自己再想其他办法就好了,谁知道竟然会遇见秦庄。他已经听说任远那晚做的蠢事儿了,以秦庄的性子,那肯定得跟萧家死磕到底啊。

“我……”

“嗯?”

“我答应你。不过,秦少,你必须得保证晓坤和我的安全。”

“不然你以为呢?”

秦庄拍了拍周涵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笑了笑:“林俊,你自个儿回去吧。剩下的人跟我走,我找个地方,把你俩藏起来。沈文涛,说你呢,跟我走。”

沈文涛上车之前深深地看了林俊一眼,砰一声摔上了车门。

秦庄看着眼前的楼,挑起了嘴角。

萧天泽,游戏开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喵~宝贝儿们,唐妈回来啦!谢谢大家还没有忘记我~家人身体好多了,我也没有变瘦……总之,一切都很好!上一章的留言没有来得及回复,在这里统一谢谢大家~爱你们,么么哒!

我庄要暴走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记得赞赞赞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