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风萧萧毅严谨 第四十章

“严谨,”梁晶晶叫了声仍在恍惚的严谨。

“回来啦?”视线虽然对着她,思绪却仍在迷惘着。

“我刚刚上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修煜琪在楼下,你要不要下去看看?”梁晶晶有些不确定得说道,他看起来像是在等人,等严谨吗?她本想上去询问的,可是最近修煜琪的身上散发着让人望之怯步的气势。

“他在楼下干什么?”这里是女生寝室,难道来找她?严谨拿起一旁的手机,刚刚游戏那么入迷难道错过来电或者wechat?

“这里是女生寝室,应该是来找你的吧。”梁晶晶的想法和她一致。

严谨推开寝室楼大堂的大门,四处张望,果然,在对面的树阴下看到了修煜琪,他穿了件连帽棉绒大衣,系了一条同色系的格纹长围巾,倚在树干上,神情淡漠,和这清冷的冬天倒是格外和谐。

严谨拉拢了下外套领口,小跑过去,“修煜琪你在这干嘛?”

“等你。”修煜琪说得顺口,目光却落在远处。

“等我?可是我不记得你约了我啊?”严谨有些迷惑,是最近自己K书K到脑袋失灵了嘛?

“我没有约你,只是等你。”修煜琪依旧一脸云淡风轻。

严谨定格了几秒钟,也许脑袋错乱的是他,“那么你等我什么事?”

修煜琪收回视线,转而看着严谨,“市内新开的滑雪场,一起去嘛?”他的邀请就像冬夜阒静般,没有温度。

“我,”严谨怔了怔,“我已经约好人了。”

“哦,推掉他,跟我一起去。”修煜琪的语气很霸道,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跑来找她一起去滑雪,只知道早上江遥把门票塞给他的时候,看着他们的嬉笑戏闹,他不想一个人。

“不可以!”推掉他?又像之前舞会一样,开玩笑,她怎么可能推掉萧毅?之前舍不得,现在更是舍不得。但又觉得自己的口气太决绝,讪讪道:“或者,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去?”

修煜琪低着头,两排长长的睫毛微扇,看起来有些落寞,清清冷冷得留下一句“那算了”,转身离开。

严谨看着他高大的背影逐渐与冬日的萧冷融合,他在不开心吗?有心事吗?一阵冷风灌进,让她一个哆嗦,好冷,还是上去温书吧。

成绩下来那天严谨还恍恍惚惚的,看着窗外的鹅毛大雪,真的,做为T市出生的,她是头一次看到书里写的这种鹅毛大雪,一片片雪花如同一片片羽毛,轻飘飘的飘落在肩头却不会化去,若是在雪里站个十来分钟,定然是会囤积在身上,再久些指不准就成了一活生生的雪人。伸出手接住一片,入手冰冰凉凉,雪花不像堆积起来那样洁白无瑕,在手中犹如水晶一般晶莹剔透,随着手掌传来的温度,渐渐有了融化的趋势,手掌湿湿凉凉的,直到被人拍去严谨才回了神。

看着面前某人傻乎乎的模样,忍不住抬手在她头上轻轻一敲:“发什么呆。”

严谨照例捂住脑袋作势痛呼一声,最近大神好像把敲她脑袋当作了习惯,她又不是木鱼,总是敲会笨的好不好?随即撇撇嘴道:“就感叹时间过的好快,一转眼的就考完了啊。”

萧毅扬了扬眉,最近严谨的努力他也是看在眼中,随即塞了两张票子到严谨手中:“你和梁晶晶的。”

“可是,成绩不是还没出来吗?”严谨愣了愣却并未接过票子。

“我相信你。”说罢把票子塞入她的手心。

大手传来的温度不禁令严谨一颤,更多的却是内心中的那一抹悸动,抬眸与之对上,随之笑弯了眼,这句话她爱听,随即也不扭捏,把票子直接塞进了口袋:“谢谢。”好吧,大神真是新世纪暖男,得把告白的给提上日程了啊。

眼前一片辽阔的银色世界,飒寒锐利的风从身侧刮袭而过,维持着稍前倾的姿势,风驰电掣一路俯冲直到进入缓坡,最后画出一道漂亮弧线停在滑道的尽头。Ken把滑雪杖往地上一杵,转身看看刚行过的那条从山颈往下绵延五公里的滑道,满意的大大呼出一口白雾,说不出的畅快淋漓。

另一个身影也以优美的S型呼啸而来,在他身旁停下,“没想到你除了剑道,滑雪也很擅长,旁边的女生都快疯了,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顾颜拉起风镜,指指旁边,略有妒意得说道。确实许多女生目光追随着Ken利落有力的滑降英姿,闪着爱慕狩猎的光芒。

Ken冷冷得撇了他一眼,像是在说无聊。他清爽的黑发压在毛帽下,说话的唇藏在围脖后,只看的见那双清冷的眼睛在皑皑雪花纷飞中亮得透澈。

紧接是又是一个纤细的身影从制高点驰骋而下,轻盈得宛如飞翔凌驾于大地之上。

“真是漂亮。”顾颜由衷赞叹,还给了一旁的Ken一个暧昧的眼神。

刚停稳的萧筱正好将这句赞美收入囊中,“你说人漂亮还是滑得漂亮?”摘下护目镜,雪地将光线反射,映照在她清丽的脸孔上,看起来洁净而柔和。

“都漂亮。”顾颜毫无吝啬赞美,“如何?”

“痛快!”萧筱扬唇洒笑。

“很少有女孩子像你滑得这么棒,譬如那位。”顾颜突然眼尖得发现了什么,似笑非笑得指指前方,“就这个水准,还要来高级滑道。”

顺着他的手指,萧筱看了过去,是江遥,俏丽的模样穿着滑雪服很好看,但滑雪的姿势让人实在不恭维,奇怪一个篮球打得那么好的人,应该运动神经很发达,可看起来平衡感极差。

“要摔了。”顾颜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果不其然,下一秒,她重心旁倾,结结实实得栽入一旁的雪堆。受伤了吗?萧筱在踌躇是否要上前帮忙,高大的身影疾速下冲,甚至在拐弯处也顾不得减速,并以超高难度的动作急停在她身边,伸手一把将她拉起,严严实实的装束看不清他的面孔,但是熟悉的身形已经让顾颜骤起了眉宇,冤家路窄。

“走了,我们去找萧毅了。”顾颜不愿看到不想看到的人,提议着要走。因为严谨不会滑雪,萧毅自动留了在初学者滑道陪她。

Ken走了两步,回头看到仍停留在原地的萧筱,折返回来,“不走吗?”

萧筱的目光定格在前方,两个人影立于白如圣洁的雪地上,娇俏的女生,垫脚倾身,凑过去耳语,显然刚才的意外并不严重,高大的男生侧转过脸,近乎完美的五官满是傲骄的不耐,看起来并不怎么和睦的画面却如同从现实喧嚣中裁下的剪影,独立存于这漫天漫地的白色中,正正好好得容不下第三个人。

“有些事情连自己都不明白,原来,爱意的萌生早在一切思考之前。”萧筱转头,漂亮的羽睫轻颤着,眼中带着如梦初醒的迷离,定定得望着Ken,叹息般得低喃。


【目录】风萧萧毅严谨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