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春儿

听不少诗者说:写诗的人,大都是孤独的,且内心常常是陷进挣扎与惶恐中。我没有孤独,或许根本不知孤独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也一直徘徊在诗门之外。无妨无妨,按照自己想要的生活,过日子,诗,只是一碟小菜罢了。

星空

学着隐忍,学着拒绝,学着沉默,学着安静,学着享受孤独,学着忘却如初的炙热。你埋怨,她对你的唠叨少了,你把手机当作第三者,咬牙切齿地恨着。放下吧,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太大不了的。放下执念,放下虚无,放下所谓的舍不得。

孤独

痛过一次,再痛,就没那么痛了,第一次的痛,会起到麻醉痛的作用。由此,也就觉得坦然了好多。女人是最敏感的动物,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察觉到哪怕是一丝微妙的变化。主动久了,会累,累到一定程度,会不得不松手,因为已无力再挽留。就你话多!就你话多!就你话多!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为何要试图去破坏一份安静?这不是原本想要的。让早已习惯了的安静,继续安静吧,别再往小河里投石子玩了,惊吓了鱼儿,也会心痛的。谁都不亏欠谁的。平等,才会走得更远。

此刻,她该说些什么呢?有泪,但必须忍着。他打了她,而且打了好几下,脸痛,心更痛。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他不是很宠她吗?为何突然舍得打她?本来他们在说笑,他说:你再骂一句试试?她试了,他就抬起手,扇了她的脸……她不相信是真的,但脸很疼,不是梦。她就疯了般地打他,打自己,他没有抱紧她,关了门,上班走了。

一天,就这么混混沌沌地过完了,用玩彩票来抵制伤痛的袭击,然后今天赔了二百块钱。快下班了,回家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但肯定笑不出来了,不哭,就是很坚强的表现了。不想把矛盾闹太大,可也不想轻轻松松不了了之,总得给他点教训,不然还有下次怎么办?十六年了,他第一次出手,打她那么多下,而且用了力。她的脸火辣辣地痛,她的心已经不仅仅是如刀割了,而是碎成了千片万片,随风飘散……

2017.03.28.

纠结是否放下,若想放就可以放下的话,也就不会有纠结了。她不舒服,他从未有一个关心的字发来。她在他的那些女人堆里,是最卑微最低贱最无财最无貌最无能且偏偏最烦人的小山沟里的老村姑一枚,总傻到以最真实的面目,展现在他面前,除了被嘲笑,倒不如那些个夹杂些虚伪面目的女人有魅力。以后再不与他相见,只一次,就已足够回忆一生。若老天安排,与他偶遇,呵呵一笑,擦肩而过,甚好。这是她最后一次唠叨这么多了,从此,与他平静相处,淡淡爱。把自作的多余的情,自讨的没趣的问题,她会尽全力制止它们再跑出来。愿他,一切安好!至少曾经,他是喜欢过她的,足矣……

春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突然特别想看深秋的颜色,发信息给闺蜜,她说贝加尔湖的颜色正好,这女人一句话把我从中国最南端指到了地球的北端,这句话...
    江南茱儿阅读 135评论 2 2
  • 继承 继承,它是说明一个类“正好像另一个类,只不过……”的能力。 3.1扩展类 重载和重写之间有着细微的差别。当重...
    张中华阅读 143评论 0 0
  • 【道】之于人的巨大利益有:心可广、身可润、病可愈、死可免。如此这般大的利益,为何【学道】者如禾如稻,【成道】者却然...
    覚明阅读 477评论 5 13
  • 越来越多人和家庭都注重生活质量,或高雅、或安逸、或洁净 一盘普通的家常菜装点常见的瓜果蔬菜,就能让人眼前一亮,心情...
    金秒学堂阅读 259评论 0 0
  • “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佛经》。 初见它,以为也是那些叫不...
    苏寂然阅读 375评论 4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