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时间弦

 关于时间我们总是有得说的。恰是河水潺潺,有声有息却有那么不经意。时间沿着夕阳下的古道,渐渐的渐渐走远……

 时间是个玄乎的词,每人都有自我理解,玄幻小说作者自然是玄幻的理解。隐想谈谈隐私鄙见,时间可有一个说法――生死。

 此生彼死,此死彼生。

 易,意于变化。或许有人曾注意,夏商周的更替,却是三本易的更替。脑洞玄幻而开,写上几百万水灵灵的文字,绝没问题。从周易可见一斑,易可入占卜,可入人情事理,亦可养身修性。诸子百家大多源于此,可见变化一意之于世间重要。

 依某种言论而言,时间为生死是成立的,其根基便是万物时刻变化,而变化是所有活动的原由与目的。

 我们多数时候不愿追寻根低:当夕阳都渗透了忧伤时,当午阳唤起儿时记忆

时,当经过初次告白的旧址时……

 我们的世界,是有逃不出平衡的。已秋叶之静美,必冬雪之飞扬。存大知闲闲,定小智间间。

 渴求着欲要的未来,悄然逝去,还没感受的美好。

 水火无情,这生死更无情。我们死否太有勇气,都敢在那个死了的世界存活,然后我们活了那个时间,即使是某些世界我们被判死了。

 人很脆弱,生老病死,总想着造新的东西。

 让我们悲伤的总是旧往,而我们被承载的是现在,活在的却是未来。

 这是不是一种生死?我们一直都抵抗时间,也在推动时间。

 力士永远举不起自我,除非改变规则或扭曲规则,可这何尝不是一种规则。一种生死,一种时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