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三部曲

    紫红的葡萄圆滚溜溜,挂着一层薄薄的白霜,鲜艳欲滴,看起来就够人流口水的。

    7月2日晚,接通知说县作家协会要去曹庄葡萄庄园采风,心里一阵美滋滋的。美美的小葡萄啊,我要一次吃个够。

    做着葡萄的美梦,一晚睡的香甜。第二天一早,草草收拾一番就开车到单位了。

    上午,老天爷仿佛要给我们一些“烤”验,早早就把温度定到了36度以上。顾不上湿热的天气,收拾利落了,和县作家协会曹主席一起,沿省道214线一路狂奔向曹庄进发。

    毫不费力就进了杨曹庄葡萄庄园,绿油油的葡萄架一人多高,下面挂着沉甸甸的葡萄,不过这些葡萄只有成熟了,才肯摘下它们神秘的“面纱”。时下正是采摘季节,果农正在采摘,把套在葡萄身上的“袋子”摘下来,用篮筐装上小推车推出大棚,放在三轮上就可上装外运。

    村主任一路随同,边走边给我们介绍葡萄的品种和栽培历史。曹庄葡萄有10多个品种,有青无核(青色,无核)、红无核(红色,无核)、京玉(红的发紫)、维多利亚(青色,细长)等等。曹庄葡萄的栽培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92年,有25年的历史了,第一棵葡萄是村老支书从市农科所背回来的,经过引进改良,才发展形成了今天曹庄葡萄红火的局面。

            栽植葡萄是力气活

    清明前后,气温逐渐升高,需要把沉睡一冬的葡萄架从地沟里请出来。这是个力气活,得用三四个壮劳力合作,“嗨”,大家一起用力,抱的抱,抬的抬,一点一点、一段一段把葡萄架请上早已搭好的石柱铁丝绑好的架子上,再一截一截绑好栓牢。过不了几天,葡萄就安下心来,专心的生长了,逐渐长出了嫩芽,这时就需要浇水了。

    葡萄对水的需求量特别大,特别爱喝水,水跟不上葡萄就长不好。葡萄的枝中间是空的,这头从根上吸水,这头就直接到枝头了的叶片上了。在葡萄两个多月的生长期内,得浇六次水,特别是葡萄挂果有小指头大小的时候,需水量最大,必须猛浇大水,否则一夜之间小葡萄就会落个精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就是施肥,葡萄必须施有机肥,最好是鸡粪,兼施磷肥,埋在葡萄根下,保证葡萄长得壮多挂果。葡萄生长期内最怕下雨,雨水勤光照就少,葡萄容易得霜霉病,严重时两天叶子就会干枯,因此,必须一遍一遍的喷药,预防病菌的侵害。

    这么累的活,一个人种2亩葡萄就算多的了,否则忙不过来,多种未必丰收。

    劳动是累人的,但劳动是人类创造美好生活的手段,再艰辛的劳动也是美好的,因为劳动孕育着美好的希望。


          管理葡萄是技术活


    葡萄管理技术要求很高,需要精细尽心。首先是整衩,哪些是挂果的,哪些差一些就要剪下来,果农这方面是有经验的,“咔嚓咔嚓”,绿枝嫩叶满地都是,整枝打叉全凭剪刀手。

    还有更精细的活是“输粒”,等小葡萄有指头大的时候就要把小葡萄粒“扣”下来,一枝葡萄留几粒必须心中有数,否则粒数过多会涨撑了把葡萄挤坏。

    葡萄本来是有籽的,所以青无核、红无核必须把葡萄枝泡在碗里,这个环节叫“沾药”,经过这个环节核就会变小甚至消失。“藤稔”葡萄,就是俗称的乒乓球葡萄,临成熟时还必须摸膨大素,这样的葡萄才个大球圆卖相好,惹人喜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些活儿都是需要些技术含量的,一个环节掌握不好就会减产甚至绝收。庄稼活儿看似简单,其中包含着深刻的道理,有时师傅教了也不一定就会了,其中的道理,只有置身于劳动的实践中,才能对劳动有深刻的体会。


          收获葡萄是幸福活


      葡萄在身边搬运,幸福在身边流淌。

    收获葡萄其实还是很苦的,我们去的时候路上的温度有三十六、七度,大棚里的温度有六十度,果农光着膀子,搭着毛巾,一边干活一边擦汗。他们拿着剪子,把葡萄小心翼翼的剪下来,放在筐子里。一位村主任称作“老高”的果农说,葡萄都很娇嫩,一点都不能碰,如果掉一粒,立刻就不好看了,商人会认为是烂掉的,葡萄就卖不上好价钱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听他这样一说,我们认为很有道理,自然尝尝鲜的念头从此打消。我们真的不愿白白享受果农辛勤劳动果实。

    果农在摘葡萄之前,价格是和果商谈好了的,就用果商提供的筐子摘葡萄,摘完后装上三轮车,运到不远的市场上就可以上装了,价格大概一块五到两块不等。

  看着一车葡萄装的满满当当,老高满脸的皱纹笑成了一朵花。

        2017年7月6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