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完的人情债啊!

他知道他得了抑郁症。


接到老家的电话,高斌很是无力的躺在宿舍的床上。

这是第几次了,还有多少次才能结束,他想着。转念又想到自己小时候,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自私,忘恩负义。

高斌生长在山沟沟里,一个很小很穷的村子,父母都是农民。家里就他一个独苗,父亲在他两岁时生了病,到现在还不能干什么体力活,一年有一大半时间躺在床上。高斌从小就很能吃苦,学习尤其刻苦,因为他想走出大山,不想一辈子留在村里。可是当他拿到国家重点大学录取书时,学费生活费成了他最大的问题。就算有助学贷款,生活费和来回路费也是他家承受不了的一笔开销。

为了能上学,他和母亲去村长家,希望能得到帮助。村长就带他们到村里人东家五十西家一百的凑。高斌一张张写欠条,连借的二十都写上欠条。终于凑足钱带着一大叠借条去外地上学了,因为就母亲一人能干农活,家里生活更不好了。

高斌在学校勤工俭学,去推销过电话卡,送过牛奶,卖报纸...,辛辛苦苦如滴水穿石地还着村里人的钱。一直到毕业后一年才把村里人所有的钱都还完了,手里的欠条一张没有剩的送走了。

他还没有完全享受到“无债一身轻”的感觉,就收到一些老乡寄的信,希望可以借点钱给他们。对于老乡高斌是怀着感恩之心的,年轻啊,讲义气,讲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甚至觉得,为了偿还他们的恩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毕竟当初没有村里人凑的钱,自己上不了大学。所以村里人一开口借钱就很豪气的借给他们,连借条都不需要打,也不问什么时候还。

父亲突然生了场重病,高斌接到家里电话急急忙忙把父亲接到自己在的城市看病。那时刚出来打工手里没有什么积蓄,又是跟同学同事借钱才把父亲的住院费那些给垫上。父亲病情好转,医生说只需要回家养着就可以了。这是高斌又过上还钱的日子,为了还钱,他开始不断加班,休息就去兼职赚钱。

这边钱还没有还上,那边老乡又打电话来借钱,说谁家办喜事缺钱,高斌说自己没有钱。他们也没有说什么,但是不一会就接到母亲电话,骂自己不能这样没有良心,忘恩负义。在母亲打来的第三个电话后,自己又走上借钱给老乡的生活。

幸好大学一老师看自己很能吃苦耐劳,又有赚钱欲望,就带着他去做工程项目赚了点钱。本想存点钱为自己做打算的,比如买房子谈对象结婚之类的。还没有想清楚这些,母亲干农活把脚弄伤了,因为没有及时处理治疗,现在感染了,高斌又急忙请村里人带母亲到大城市来治疗。

  母亲脚治好回去,村里人除了夸高斌孝顺之外,还觉得他很有本事,很厉害,也有钱了。连村里修路修桥村长也打电话让高斌出资,更不要提村里其他人借钱的事情了。如果钱晚一天到账,村里人就直接找他父母。他父母就打电话来,说他是村里人供出来的大学生,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他,他的一切都是村里人给的,该还,就要还。

村里路修起来了,通上车了。村里人就开始到城市找高斌办事,生病了,千里迢迢拖家带口跑到大城市来要求住院。因为语言不通,什么都是高斌去跑,挂号,排队,拿药。村民就和皇上一样坐那这看看那瞧瞧。病好了,回去又是一宣传,说老高家儿子怎么怎么出息,怎么怎么有本事有钱。这样一个月至少有一拨人过来,都是免费来看病,有的直接来旅游。父母亲地位在村子里倒是越来越高了,常年躺床上的父亲现在居然是副村长了,家里还挂满了锦旗。这样的“荣耀”对老高家来说是前所未有的。

  两年了,本来计划买房买车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老师同事们都很惊讶工程项目是赚了钱的高斌为何还一直住在宿舍,催了他好几次去买房子,趁现在房价还没有涨起来。但躺在宿舍床上高斌想到刚刚接到村里谁家又要过来的电话,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估计都没有房子了,也不想结婚了,心真的很累。自己现在就是村里人的“提款机”,他很厌恶这样的自己,觉得自己灵魂已经死了,只是肉体活着罢了。

  他知道他得了抑郁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