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0

向往的爱情

  如果我们能获得长寿,等我们年老的时候,我愿和你卜邻而居,共度衰倦之暮年,此生之愿足矣!

  ——《朱生豪情诗文集》

    “这周末市区举行‘爱的约定·相约玉龙河’相亲联谊会,我给你报个名吧?”同事半嬉闹半调笑。“不去。”我尚未年少怎可踏入相亲的节奏。“不去,不去!”。

“你都这么老了,怎么还不去相亲啊!一寸光阴不可轻啊!”同事的声音骤然拔高,耳膜里的回响让人疲倦。“你是准备孤独终老了吗?你是要长夜漫漫无人私语吗……”同事的热浪把我逼至墙角,脑中的千丝万缕忽长了根似的——或许我不得不承认24岁的确是尴尬的年龄,漂在亲戚朋友们的诱导中“你已经不小了,别玩了啊,该成家了?”浮在长辈的追问里“姑娘啊,多大了啊,有没有对象啊?”甚至远离烟火之外的孩子也会耍几句调皮“老师,你怎么还没有男朋友啊,要不然我给你介绍一个吧……”

人一生的意义有许多重,学习、工作、爱情、理想、婚姻……我们自知智启蒙便不止不休的追问着、寻求着。那么爱是什么?前几日,朋友圈看到一幅图景“一对年轻小夫妻,女生面容疲惫,身子倾斜着轻轻地靠在男生的肩上,也许是为着让女孩更舒适,男生的手垫放在自己肩头,一动不动。阳光被窗帘关在车外,爱在肌肤间相融。”友感叹“有这样的老公,我也愿意坐客车”。不止是她,我的波心亦起伏着。

爱真是一种神奇的密码,未遇前怎会相信有天竟会艳羡着客车里简陋的座椅、喧闹的人群、刺鼻的气味。他们未言一语,却隔过屏幕仍能闻到平凡幸福的味道。

夏天的温度的确灼人,内心的火焰迸发,同事的好心劝导,细心点拨我心皆明,只是每个姑娘都藏着一双水晶鞋,在月明人静时祈盼着:“我的爱情,你在哪里啊?”。

可自尊就如爱情的铁链,为了保护自己桀骜的心性,这些年来,我一直逃避爱情这根弦,每每有心仪之人告白,总将人家拒之门外。读书时,我要努力读书,没时间,没精力谈恋爱,工作后,我要努力生存,为家里减轻负担,没功夫谈恋爱。一个人若是无法挣脱灵魂的束缚,总有千万种理由规避爱情。

自尊的衍生体是自卑,一个人外化愈坚强,内心越卑微不安,当面对生命的锤炼时,只能如刺猬一般刺伤自己、刺伤他人。

家人朋友常言:“你要找一个家庭条件好的,能帮扶家里的。”作为家里的长女,我的背上驼着一个伤痕累累的家庭,担负着无法推卸的责任。与外人言,对于我,爱情是虚无缥缈的感觉,现实是砸在身上的疼痛,唯有高质量的物质婚姻才能帮我挣脱贫苦的枷锁,填补家庭的黑洞。我没有资格去感受爱、接受爱、享受爱。

然而事实必须如此吗?我内心的回答是否定的,因而我不愿意去做生命的交换,不愿意在相亲的队伍里寻找“金龟婿”,不愿意自己唯一可依赖的自尊被伤害到泥土里。

只要可以,我宁愿说“不”,宁愿自己努力,努力到能与你齐肩并行。爱情是相互的给予,不是单方面的一张支票,爱情不是谋算,不是拥抱着隔着心思的衡量。爱情是岁月的平静,生活的平和,是垂眉的怜惜,垂暮的陪伴。

可否等我足够优秀时再和你说:“我们好好相爱吧!”也许那时你已站上顶峰,而我仍是卑微在尘埃里的嫩芽。可是我希望你能用你的爱去浇灌它,让它有勇气破土而出;日日月月的呵护它,让它不再畏惧未来的风雨会摧残她……

你陪它长大,它陪你携手共老。黄昏下,烟火中,生死弥留之际,我想着的是你,念着的是你,钟情的是你……

《圣经》所言:“有的时候,人和人的缘份,一面就足够了。因为,他就是你前世的人。”愿我们都能找到属于我们的前世今生,我们也将为此守候、等待、成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