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9

七月十五,凌晨两点。

整个城市已经完全沉寂下来,老城区的灯火稀疏,偶尔有夜行的人步伐匆忙而零碎,绝大多数已经陷入沉眠中,惶然不觉外间的事。

王琳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正在回家的路上。

弄堂悠长,四周一片黑暗,大风微微地吹着,透着一股阴凉,王琳紧了紧身上的外套,继续往前走,偶尔一两声狗的吠叫,让王琳的神经紧绷起来。

这条路已经不是第一次走了,但总感觉今天有点不一样。

突然黑暗中传来些奇怪的响声“咔嚓咔嚓”

原本就已经紧绷的神经,蹦得更直了,感觉随时就要断弦。

这时,奇怪的声响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就仿佛就在耳边诉说。

王琳停下脚步,拿出手机,将光照在地面,淡蓝色的屏幕映衬出一片诡异的颜色,王琳环视四周,正欲转身,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想叫却再也叫不出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打狗 对面楼上有人在打狗...
    侃爷说保险阅读 69评论 0 0
  • 6.2 就是这样的世界,每天每天,像抽丝般地,缠绕成一个透明的茧。虚荣与嫉妒所筑就的心脏容器里,被日益地灌注进...
    469c429dba78阅读 71评论 0 0
  • 厥土惟黄壤,厥田惟上上,厥赋中下。 267、田第一,赋第六,人功少。 268、此与荆州赋、田升降皆较六等,荆州升之...
    世说说世阅读 48评论 0 1
  • 818. 既然吸引不了你的目光, 那我就化为一颗流星, 消失在你的夜空。 819.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天平, 只...
    默夜清辉阅读 55评论 0 0
  • 一种气概,一种画面,一种威慑。千里戈壁,一座孤城,千军万马望而却步。只因,城头的那个人! ...
    品贤阅读 93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