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在这里相遇 - 草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梦中曾到这里来……

一时间无数的面孔从脑子里闪过,击败袁绍后不可一世的曹操,素衣如雪风流倜傥的周瑜,羽扇纶巾智珠在握的孔明,忠厚老实心无城府的鲁肃,义肝忠丹忍辱负重的黄盖,还有愚笨如猪的蒋干,被冤死的蔡瑁、张允……映天红的大火,残破不堪的战船,遍地惨死的尸首,七零八落的盔甲、兵器,倒在地上的战马,哀嚎,痛苦,呐喊,厮杀,时间在那一刻仿佛定格为地狱。没有理智,没有仁慈,只有无休无止的暴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倏忽600年。又有人来到这里。他是一位文质彬彬的书生。他在这里捡到一个锈迹斑驳的戟头,望着生锈的铁戟沉思,希望能给他一些启示。

折戟沉沙铁未销,

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

铜雀春深锁二乔。

戟终是戟,他依然还是他。一场偶然的东风改变了诸人的命运。倘没有那场东风,曹操依然会那样霸气,周瑜会不会依然那么儒雅?孔明会不会依旧羽扇轻摇?二乔究竟会不会被送进铜雀台?书生思索了半天毫无结果,走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又过了200年,来了一位犯了事的小官。他因为说话口无遮拦而被有司以诗文针砭时政诽谤圣而入罪,被关押在御使台。他也曾想到死,以死来解脱,但又担心死后会牵连更多的亲朋好友而不敢死。在御使台的日子里他一日三惊,想过会走不出那个地方,为了和兄弟告个别他写了两首诗。

其一:圣主如天万物春,

小臣愚暗自亡身。

百年未满先偿债,

十口无归更累人。

是处青山可埋骨,

他年夜雨独伤神。

与君世世为兄弟,

更结人间未了因。

其二:柏台霜气夜凄凄,

风动琅珰月向低。

梦绕云山心似鹿,

魂飞汤火命如鸡。

眼中犀角真吾子,

身后牛衣愧老妻。

百岁神游定何处,

桐乡知葬浙江西。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许他真的感动了上天,躲过了一死,被贬到这里来。他写下了: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liǎo),雄姿英(yīng)发。羽扇纶(guān)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huā)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lèi)江月。

是啊,大江东去了,曹操走了,周瑜走了,孔明也走了,只有这长江依,不舍昼夜继续东流。同年七月望日,他与友人又来到了这里。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冯 通:凭)

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 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共适 一作:共食)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清风无限,明月有时。他与客都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不曾料到自己走错了地方。这里何曾是周郎赤壁?但这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分别?对与错又有什么意义?错的就让它继续错下去吧,重要的是自己曾经来过,并写下了一段文字把它记录了下来。给更后来的人留下了念想。

时光冉冉又千年,我也来到了这里。不见了金戈铁鼓,不见了战马嘶呜,只有那一堆篝火还在静静地燃烧。篝火旁的声影依然优雅,他似在沉思,又似在看我。

“你认为我做得不对么?”

“对,也不对。这又有何分别?”

“我只想将我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别人的命难道不是命么?”

“是呵……谁又能逃得脱呢?”

……

英雄的脚步已经走远了,只留下他的传说在这个叫赤壁的地方低低地吟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