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繁星(四)学前准备

       听去过第三区回来的乡里人说,那里四通八达,高楼耸立,随处可见的高级电轿车,甚至家家户户都配有私家飞行器。我一直都在怀疑那人说的话,就是在吹牛。第五区的人别说家家有个电动汽车,就是有个电瓶车已经相当不错了,可以骑着它从第五区溜到第六区,然后再溜回家。

     特别通行证是这个城市的一大特色。有了特别通行证才能允许进入中心区。能够拿到特别通行证的资格,无外乎这么几种:考大学被更高级区的学校录取、找工作被更高级区的企业录取、凭借亲戚朋友在更高级区的裙带关系可以搞到通行证。

     像我的大学“特别通行证”,期限是五年,四年的学业外加一年的实习期。倘若通过实习期,被第三区的企业录取,企业会继续为我办理“工作特别通行证”,通行证的年限是我在企业里签合同的年限。假如我在第三区能够通过努力买到一栋房子,则可以将我的“工作特别通行证”换成“居住通行证”,直到我能在此长期居住满20年,我才能成为第三区的居民。

     我知道,我需要更加努力来获取在第三区生存的权利。因此,在大学入学前期,我就已经开始了我的学前准备,总怕我是在第五区考入的,起跑线就比在第三区要差很多。

     大学开学前,我先向凡星告别。凡星说,他会在第四区努力四年,看能否拿到特殊奖学金,这样,就有机会得到某第三区企业的青睐。再或者,往上考入第三区的硕士。我说,加油吧,我会在第三区坚守,等他来。

     父亲和母亲在我临行前,准备了一个大行李箱,里面放满了衣服和生活用品,还备了路上吃的泡面、零食和水。总之,一应俱全。我小心地将通行证放进我上衣隐蔽的兜里,生怕丢失。听说之前就有偷通行证的惯犯总喜欢窜梭在通往各区域的车站附近。我坐上电车,从电车窗外向父母亲道别。望见鬓角白发的母亲眼中不舍的眼泪直勾勾往外流,望见一脸沧桑的父亲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不停地向我挥手,刹那间,我热泪盈眶,忍不住地小声啼哭。我发誓一定让父母能够过上好日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