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甜品店

96
云朵默
2016.11.11 11:28* 字数 3429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隔壁的小巷,突然开了一家甜品店。

每一个新品推出只有五份,我认为这是此店的饥饿营销模式。

每天为了能吃上这家店的甜品,许多食客纷纷地排队等待新品的出炉,或者光顾甜品店的其他食物。

这萧条的市场,似乎对它毫无冲击力,依旧门庭若市。

后来一打听,甜品店不仅制作的甜品堪称一绝,而且制作甜品的老板是一位帅气的男人,所以去甜品店吃东西的大多是女性。

事实证明女孩去吃甜品,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宁邀约我跟她一起去甜品店,说在人群里只要被甜品店的老板选中,就可以获得一份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款特别甜点。

她也在学习做甜点,因此她十分好奇,我迫于想看帅哥,所以也就陪着宁一同前往。

甜品店地方不大,装修文艺而别致,排队热高峰已经散场,其他都是在店品尝甜品的普通客人,特别甜点的推出时间也是奇怪,在晚上的8点-9点。

为了能被老板选中,宁特意的打扮了自己,我们到甜品店选在靠窗的位置坐下,窗外的夜景挺美,店里放着舒缓的英文歌曲。

有一男一女的服务员在柜台卖着其他的甜点,甚至有人在询问他们制作甜点的秘方,为何吃了还想吃,为何独一无二。

但是都被店员用委婉的言语回避了,此时我跟宁依旧没有看见这家甜品店的老板。

活动准时在八点开始,服务员特别神秘地从暗格的柜子里拿出一盘精致的甜点,甜点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夺人心魄”,据说品尝了此甜点,可以感受心脏跳动的感觉,而且会沉浸在美好里面,不愿意醒来。

我认为这不过就是本甜品店的一个推销宣传手段,哪有什么神奇地食物,不过就是好吃与不好吃之分吗?搞出那么多名堂。

耳朵里继续还传来服务员的说辞:“今晚谁会有幸获得我们老板亲自送出的甜品呢?谁呢?”

只见一男人从门帘后走了出来,一身条纹宝蓝西装,光洁白净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漠,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这、这哪里是、是人?简直就是从童话世界走出来的王子,看的我跟宁咽了咽唾液。

店里突然一阵沸腾欢呼,我跟宁才从思绪里走了出来。

02

只见男人端着甜品在每一桌的面前走动,每一个女人都用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心里一定在呼唤:“选我、选我.....”

但幸运的事,男人在我们这桌站住,宁跟我甚至都不敢直视他炙热的目光。

“美女,我选中了你”一个浑厚地声音从男人的嘴巴里飘了出来,浑身有一种酥麻的感觉。

“我?我吗?”宁不敢相信的反问。

他微笑地点头,嘴里低声的说:“你的唇,挺美,这是我选中你的原因”。

我呸!如果是普通的丑男,我想宁一定给他扑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你他妈的!耍流氓耍到姑奶奶面前呢?”

可是眼前是谁啊!是一位仿佛置身在童话世界的帅哥,宁怎好开口,而是娇羞地捂住自己的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脸微微泛红。

男人轻轻地靠近宁的耳朵,在她耳边窃语,我什么也听不到,只是宁德表情让我看出她的惊喜与娇羞。

这不是典型的帅哥撩妹吗?我愤恨地在心里嘀咕。

男人私语完,完美的退了一步向众人抛了一个迷死人的微笑,然后特绅士的45°一鞠躬,转身退进了门帘后,服务员忙解说:“今晚的幸运小姐是靠窗户边的那位,恭喜”。

宁一直看着门帘,春心荡漾的走了神。

“喂!不吃,我吃了”我喊。

宁才回过神,嘀咕地对我说:“这世间怎么有如此帅气的男子,我已经爱上了他”,我无语的摇摇头,拿着小勺挖了一点甜品放入口中。

“我的妈?这简直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甜品,好特别的味道,我的、我的心脏在跳动......”我惊呼,忍不住的还想吃,却被宁端开说:“这是我男神给我的”。

“真小气,再让我吃一口,又不会死?”我一边争夺,一边说。

宁有些忧愁的说:“好可惜,只有一份,吃完就再也没有呢?要怎么才能一直吃上呢?”

我还在等宁想,我一手用叉子抢了她盘里的甜品,一人一半的开吃。

等我们品尝完甜品,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而宁一直在暗自窃喜,我问她刚男人给她说了什么?宁也神秘的说保密。

那晚我明明跟宁一起回了小区,可是在第二天宁的父母找上门,我才知道宁根本没有回家,而是失踪了。

我跟宁家住在一个小区,她在A栋,我在她家背后的C栋,那晚我们进了小区,道别之后就自己去了自己的单元,按道理她是应该回家的,为何会失踪呢?

我开始跟她打电话,电话意外关机。

给宁身边其他朋友打电话,都没人见过她,我开始慌了,她彻底失踪了。

从小区的监控看,那晚跟我进小区之后,她其实并没有回家,而是调头出了小区。

她会去哪里?我还真不知道。

宁的尸体是在第五天清晨的垃圾堆里被环卫工人发现的,死相十分的恐怖,她性感的嘴唇被切割,身体的血液被抽干,活脱脱的一具皮肤褶皱的干尸,连头皮都被割走了一半,一双手的无名指与小拇指被活生生的切掉。

到底是谁杀了宁,是谁?

宁的父母在知道宁被杀害,直接被吓晕躺在医院,至今还未苏醒,这对老人何尝不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03

我把自己关在屋里想了很久,也哭了很久,我跟宁从上幼儿园就认识,是谁这么残忍的杀害了宁,想着想着我把矛头指向了甜品店,因为当初那个老板曾夸奖过宁的唇很美,而且在宁的耳边窃语了一些话,到底对宁说了什么,我无从知晓。

可是宁与甜品店的老板无冤无仇,他为何要杀了宁?这条思路怎么也想不通。

在案发后的第四天9点,我在次经过甜品店,我看见甜品店的老板,不过这次是在小巷的后街,他跟另一个女人暧昧的依靠在墙边亲昵。

我靠近他俩,躲在拐角处偷听。

男人问女人:“甜点味道好吗?”

女人撒娇地说:“好吃,我要怎样才可以继续吃到美味的甜点呢?”

男人靠近女人的耳边窃窃私语,我什么也听不到,然后我就看见二人进了甜品店的后门。

我身后莫名有一丝凉意,我扭头看去,空空的街道,除了车辆的飞逝而过,也没有路人,难道那晚宁没有回家,而是、而是、而是跟甜品店的老板...........

我惊恐地捂住嘴,不敢在往深层去想,但为了获得内心的揣测,我偷偷地潜入甜品店里,想收集证据,看看有没有宁的线索。

甜品店的后面是一个制作甜品的操作间,当然还有一个温馨的卧室,还摆放着一些奇怪的器具,门口写着闲人免进,包括员工。

所以我猜测这就是甜品店老板制作甜品的私人空间,我侧身躲进客厅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月光从窗户照射进来,二人还在沙发上亲昵。

然后,我看见了最恐怖的一目,突然就听见一声惨叫,灯亮了,鲜血溅在墙壁,男人浑身是血。

我惊恐地捂住嘴,我看见男人进了浴室,然后就是水声。

几分钟之后,男人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拉开一个竖立的柜子,里面摆放着一个个的玻璃瓶,还散发着白色的寒气,好像是冷藏柜,玻璃瓶上面贴着照片。

他随手的拿了一个瓶子,在灯光的折射下,我看清了瓶子上的照片,我用嘴咬着手臂无声的痛哭。

照片不是别人,而是、而是、而是宁。

男人自然的打开音响,放着幽怨而清冷的歌曲,欣赏的从玻璃瓶里拿出一张被洗净的人皮,用鼻子嗅了嗅皮,然后进了甜品制作房间。

我浑身发抖,原来这张帅气的皮囊背后竟然是一个杀人变态的恶魔,我强忍恐惧捂住嘴向那具被杀害的尸体走去,用手试探的看看死者的呼吸,却早已经没有了气息,是割喉而死,我想这女人到最后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这样的一场美艳中。

甜品制作室传来绞肉机的声音,男人兴奋而陶醉的在制作室翩翩起舞,等待绞肉机的人皮肉末。

我咽了咽唾液,看了看柜子里排列整齐的玻璃瓶,这些玻璃瓶里都贴了照片,而里面装的东西让我反胃,我的妈呀!不是手指,就是鼻翼、眼皮、头发、牙齿、脸皮.........

我落着眼泪,鼓起勇气蹑手蹑脚的再次躲在一个比较隐蔽地位置观察,他已经将人皮打碎如浆液,倒入鲜奶里搅拌,在加入面粉、鸡蛋..........

拿着食材搅拌,一边哼着小曲。

我不敢在继续看,满脑子都是那日吃的甜品,胃里翻浆倒海的想吐,可是又不能发出声音,我忍、忍受着,我想逃离,可是要怎样逃离。

当男人的新品甜点出炉,他轻轻地品尝一点,留下了满意地笑容,然后再次回到案发现场。

我的头皮发麻,浑身发凉,眼泪都无法掩饰这番恐惧。

他将死去的女人抱起放在浴缸,放着水冲洗尸体,等尸体被洗净,他变态的在尸体的额头亲吻,嘴里喃喃地说:“宝贝,你的眼珠将是明日特别甜点的首要食材,我爱你”。

然后,他抱起尸体,用毛巾擦拭干身体,抱着冰冷的尸体放在沙发上,打开衣柜。

我惊呆了,全是漂亮的女装,他给尸体换上新衣,为尸体化妆,倒上红酒,一边品红酒,一边用相机拍照,照片清洗出来粘贴玻璃瓶上。

然后戴上医用手套,手术刀,爱抚的将尸体的眼珠挖了出来,放在玻璃瓶里。

我恶心的想吐,慌乱地摸着自己的手机,准备报警。

可是,他突然转向我躲着的角落转身,阴冷的笑声说:“观看了这么久,是不是要提供点什么?”

我浑身一阵寒意,手机滑落在地,我看着他冷笑地向我躲着的地方走了。

灯灭了,黑暗里,只有钟的嘀嗒声,我、我、我..............

漫不经心来写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