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光里和自己独处

长大是最自然的事,

所以谁的岁月也不能惊艳。

不凡的只是心中不甘的自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城市建设的关系,从小住到大的老宿舍区要拆了。其实我们搬离那里已经有10来年了,当时离开的时候是带有一些鄙夷和嫌弃的,因为常年堵塞的排水管道让楼下的过道臭得像下水道,每次出门和回家都踮着脚尖小心翼翼。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愿再回到那个记忆中臭烘烘的老旧小区。直到有一天,社区发来消息说,旧房要拆迁了。我被架着不得不回到了这里。

小时候的记忆总能在脑海里刻得很深,像成长的年轮被卷进生命里。从小长大的地方已建起了新的小区,住进了新的人家,可我依然记得那时的昼夜交替和四季更迭。

回去的路上,每一步都走得谨慎小心,就像当年躲避臭水沟那样。可走得近了,就开始想起,小时候玩儿弹珠的泥巴地、路边随手捡的桔树枝,种在小伙伴家门口,如今竟也有二层楼那么高,还结了不少的果子、楼下的独居老奶奶惊叹我都已经长成了大姑娘……这一霎那,就不想离开了。我突然又变回到了当年那个永远最后一个吃完饭的孩子,小伙伴异想天开的做了一个土电话从我家的阳台靠一根毛线坠到她家的院子,只为了不用扯着嗓门儿问我什么时候吃完饭,什么时候出来玩儿。

看到这组照片的时候,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地方。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小巷、那棵树,那么远又这么近。

生活在继续,失去不会停止,做一个懂得和时光独处的女子,这平庸的故事才会精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摄影:文章里那个做土电话的发小

文字: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