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魔道(131)

字数 3142阅读 23


第四十章:安逸之所


死亡的结果是简单的,但过程却各自不同。其实被魈硭这样慢慢地吸去浑身的血液,直到只剩下白骨,惨白色的肌肉,这种过程却是残酷的,等待死亡,看着死亡在慢慢地吞噬着自己,这过程足以将人吓死。

三个人都慢慢地感到了不支,浑身一点力道都没有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每一个人都感到一种温柔,这温柔透过每一个毛孔浸入到各人的身体之中,那被魈硭吸出去的血仿佛在慢慢地回涌着。

三个人虽然已经渐渐地失去了知觉,但被这温暖所鼓动,还是强打着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光,带着无限美丽色彩的光,九种色带在流动着,这光仿佛有巨大的能量,使得三个人只能睁开半只眼睛。

恍惚中,他们看到了那只九色的鹿,在岸边的岩石之上。

随即,席方平见到的只是一片漆黑,由于失血,他再也挺不住了,一下子便倒在地上。

南宫小子与路奇轩也相继倒下,一切就这样结束了,是死亡吗?


当然不是,睁开眼睛的路奇轩看到的依然是美景,夜森林的美,还有面前的珍味异果,远处的珍禽异兽。

路奇轩躺在岸边,周围的景物并没有变化,依旧是白骨枯树,但面前的那个湖却被夜风吹动得泛起了波澜。抬起头来,虽然天空之上是云雾缭绕,但隐约中可以看到天空挂着一轮红色的月亮。

这仍旧是夜晚,路奇轩暗自思忖着,突然想起了席方平与南宫小子,忙放眼找去。只见两个人就在身边,还没有醒来,但可以看出脸色苍白无血。

路奇轩也顾不得许多,近前看去。但见两个人的呼息还算正常,于是也便放下心来,只好坐在旁边等着他们慢慢转醒。


在席方平与南宫小子醒来的那一刻,独角兽再次出现,也不知他曾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三个人想起刚才被魈硭所围时的惊险都感到仿佛如隔世一样,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魈硭会在这里,更不明白独角兽为什么会带他们涉险?

显然在危机关头是那只九色鹿救了他们,可是这到底又为了什么呢?与其救他们于生死边缘,莫若不让独角兽带他们过来?

这夜森林中的灵物做事真是令人难以捉摸。

南宫小子真希望自己能懂一些它们的语言,那该多好啊。

但南宫小子对独角兽下一个动作却懂了。


独角兽见三个人都醒了过来,于是低下头用角将地上放的珍果向三个人推了推,意思当然是让他们吃一下。

南宫小子早就饿了,身体又虚,自然是当仁不让了,第一个抓起果子吃了起来,席方平与路奇轩也跟着吃了起来。

这些果子世间少有,席方平等人几乎是叫不出名来,入得口里,也并不是多么好吃,但他们同时感到身体一下子充实了许多,看来这些果子有治病疗伤的功效。


三个人吃得差不多了,突然发现远处那些叫不上名的灵物显然都很兴奋,好似手舞足蹈起来。

南宫小子再次走到独角兽跟前:“我们吃完了,你该带我们出去了吧?”

路奇轩冷冷地说:“你还相信它?”

南宫小子无语,抚摸着独角兽的脖子。

路奇轩看了一眼席方平,见席方平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便问道:“席公子,如果我们一直向西走,总有走出去的时候。”

席方平抬头看了路奇轩一眼问道:“西是哪个方向?”

路奇轩一愣,他这时才发现,原来几个人面临的同一个问题就是在这夜森林中根本就找不到方向,饶是象他这样一个与人决斗前必会观察地形方向的人竟然也看不出哪一边才是西。

路奇轩不禁说不出话来了。

席方平走到独角兽跟前道:“依我看,它一定能带咱们出去,或者咱们必须见到那头九色鹿,它肯定是这片森林中的主宰,最了不起的圣灵。”

南宫小子闻听此言当然是大喜,对着独角兽问道:“你能吗?”

独角兽一声长嘶,显然是问有所答。


三个人继续跟着独角兽前行,这一次他们走在白骨与枯树之间。显然那些白骨与枯树都是魈硭造成的,只是众人想不明白,魈硭曾吸过三匹马的血,那是众人看到的。那三匹马有肉无血,而面前这个场景,显然是各种生灵的血被它们所吸了,更有那枯树,难道树的汁液魈硭也不放过吗?

三个人百思不得其解,却已经走了许多的路,这一路上,路奇轩是提高了万分的戒备,随时准备与人拼杀。就连南宫小子也拿着小片刀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这条路上夜色单一,好象只有天上红色的光射下来,还十分地不清楚,这是一个暗红色的枯骨世界。

突然间,前面出现了绚烂的九色,但这九色鹿仿佛知道他们的到来,一闪就过了,不见了踪影。

南宫小子凭着夜眼向前看去,那是一个山洞的洞口,黑漆漆的。

难道走出夜森林的路便是这个山洞吗?

席方平与路奇轩都有这份猜测,但这黑漆漆的山洞中会不会还有其它的危险呢?

转眼间,三人一马已来到了山洞之前。


蜀山中奇珍异兽,谷中有一些山洞也是常有的事。只是席方平原以为所谓山洞必是杂草丛生,洞口十分隐秘,却没有想到这个山洞的洞口却十分明显,大概是由于周边的植被都已枯死的原因。

但即便这样,站在山洞口处,向里看也是黑漆漆的一片,根本就不是他们所希望的那样存在什么亮光,可以走出这夜森林的秘道。

看到这里,三个人似乎都有些绝望,但既然是独角兽带他们到了这个洞口,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这事情是好还是坏呢?

路奇轩道:“席公子,你和南宫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也许洞里曲折,有岔路能到其它地方呢?”

路奇轩说得十分轻松,但谁都明白,这洞中是否有危险还很难说。尤其刚才经过与魈硭一役,大家都心有余悸。

席方平道:“路大哥,既然可能有岔道,我看还是咱们一起进去,以防走失了。”

南宫小子也说:“对呀,你一个人进去,回不来怎么办?”

路奇轩沉声道:“我会做上标记的,你们等着,我一定回来,不用多说了。”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火折子,迎风点燃,右手持剑便独自走了进去。

南宫小子二话没说就要跟在后面,却被席方平一把拉住。两个人看着路奇轩手中的火光渐渐隐没在洞中,南宫小子才问道:“咱们为什么不跟着他?”

席方平看着洞内回答道:“如果真有危险,咱们跟着他也许只会帮倒忙。”

南宫小子愣了一下,心中暗想,也许帮倒忙的只是你吧,但这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反而问道:“那他要不出来怎么办?”

席方平想了想,认真的说:“咱们等半个时辰,如果他没有出来,咱们就进去。”

南宫小子只好闭上了嘴。其实,他问的那句话有两个意思,一是洞内也许真有危险,路奇轩遭到意外出不来了,二是洞内果然有另一个出口,路奇轩会不会甩开他们而独自去了了?

席方平当然听出了南宫小子问话中的两层意思,但他并没有做直接的回答,首先他相信路奇轩绝不是独自离开,置朋友不顾的人,其次,路奇轩真要是遭遇什么不测,也一定要见到他的尸身。

不知为什么,席方平虽然因为身边这几个人都是阴屠的化身而对他们多少有些厌恶之感,但对路奇轩却是格外的尊重。

也许路奇轩是第一个救他的人的缘故。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南宫小子无聊地与独角兽说着话。

你要是会说话就好了。

这句话也不知南宫小子对独角兽说了多少遍,当然每说一遍后,独角兽还是不会说话。

南宫小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对席方平说道:“我突然想起来了,独角兽会飞啊,骑着它咱们飞出去不就行了?”

席方平一愣,南宫小子说得没有错,独角兽虽然不能同时驮着三个人,但一个一个地送出去还是不成问题的。

原来走出夜森林本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独角兽虽然不会说话,但它十分地通灵,由南宫小子向它提出来也未尝不可,可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想起来呢?为什么还要跟着独角兽在夜森林里徒步走了这许长的时间。

难道是心太急,一时没有想起来吗?


当然不是,席方平与南宫小子都曾坐过独角兽,他们对在天空飞的感觉是印象极为深刻的,心情再急也不可能想不起来这个事实。

看来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心不急。

贪逸,也许这才是三个人内心中的隐患。

从那盘山道上失足落下的瞬间,每一个人都想到了死,但他们并没有死,反而是来到了一个如同天堂般的夜森林。

这夜森林的美丽令三个人同时产生了一种流恋的感觉,而这感觉不知不觉地主宰了连日来奔波劳苦的身体。

虽然责任告诉他们要离开这片夜森林,继续踏上前往昆仑山的征程,但实际上是每一个人都想多歇息一些,多在这片美丽的地方停留一下。

这种不知不觉的感觉令三个人都想不出最简单也是最有效地离开夜森林的方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三九章:魈硭残毒 正在思考之中,突然那美丽的九种色彩失去了踪影,那九色鹿仿佛昙花一现般地便消失了,平静的湖面也恢...
  • 第二六章:神秘门婆 席方平闻到了一种极香美的异味,他睁开了眼睛,看见了面前的寨墙,那是由一株株的降龙木并排而成的,...
  • 第三七章:碎湖破镜 夜色,这里是夜的天地,却根本看不到月光,那红色的代表着邪恶的月光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这夜色...
  • 第二五章:吸血魈硭 路奇轩对无颜说道:“这个坟场很奇怪,整整齐齐的行列都是十九。” 席方平立即说道:“这是照着围棋...
  • 第三九章:海蜃沙堡 在南宫小子的面前是一片广袤无限的黄沙,一浪一浪的沙丘一望无垠,他回头看看,却也是走过了无尽的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