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连续剧《百年谦盛东》小说版(4)

………………………… 结语………………………………

原本计划留头置尾,把最后的第39和40集的小说版,也发布到这里,考虑到该剧的结尾处的故事发生时间段,也就是2020的现在,2020年是太不平静的一年,里面的内容掺杂着诸如疫情状态下,谦盛东集团企业的挣扎和迷茫,还有面对的国际经济制裁负面影响等等,太过于揭示于现实的社会状态,里面有太多过于敏感的话题,甚至政治经济领域,估计简书审核方面,也不一定能够给予顺利通过,所以也就暂时发布到这里吧,望请众亲理解,恕谅,若有机缘,要不那就电视屏幕前见吧!哈哈……

……………电视连续剧《百年谦盛东》……………
…………………………第四章 冲喜…………………………


等把老太爷和二爷刘尚武及一家,出了殡,入了土,完成了魂归故里的夙愿,刘老爷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但也许是因为墓地风大或者是紧绷的弦一下松懈下来,或者是因为对东洋日本认一下杀害老二一家三口的愤恨,老爷却一下病倒了起来,几乎到了起床也起不来,走也不能走路的地步。眼看谦盛东那块的经营也不能说塌就塌,说败就败,那也对不起刘氏家族的祖祖辈辈的智慧和血汗啊,这上下几十年的传承,也不能断在他刘老爷子的手里啊。

国不能一日无君,家不能一日无主,刘老爷子一想,这必须尽快推选出以为家族事业的继承人来啊,于是,他安排下人赶忙把家中老三,刘三棒找来。

不一会儿,刘三棒就来到了刘老爷子的病榻前,一看刘老爷子他的亲大哥,如今病成这样,甚是心疼,赶忙寒暄问候:“大哥,几天不见,你怎么这样了啊,刘氏家族和谦盛东以后还都指望着你呢!”听到他二弟刘三棒这样说,他便对下人们了挥了一挥手:“你们都下去吧!”众仆人一看,也就自然选择退出了门外。

等众下人散去后,刘老爷便一下握住了刘三棒的手,意味深长的说到:“老三啊,现在这里没有外人,有个事我原本就在心里积压了很久,谦盛东是咱祖上留给我们刘家的祖业,现在咱爹还有你二哥都走了,而我现在又这样,你说咱这以后的事情该咋办啊?”刘三棒说话大大咧咧,人又不憨不傻,一下就听明白了老大的意思。他略微停顿了一下便道:“大哥,我知道您什么意思,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闲云野鹤惯了,再说咱谦盛东也有个不成家不能立业的规矩,反正我是今生今世是不可能再装下其他任何女人了!”言罢,刘三棒的眼圈竟然变得通红起来。

“好了,三弟,都怪大哥,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了!”刘老爷子连连摆了几下手。而后又继续说道:“弟啊,那你看咋办?”“哥,好办啊,那你就直接把整个传给少卿不就得了,他也老大不小了,再说他刚从法国留学回来,又有文化,又有胆识......”话刚说道这,刘老爷子一下把他阻止:“如果这样行的话,我还找你商议个啥呢?”

“哥,怎么就不行啊,我看这样安排应该不错!”老三继续坚持自己的看法。“老三,你别再逼我!”此刻的刘老太爷竟然大咳一声,三棒赶忙掏出衣兜里的手帕,谁知刘老爷子一口浓痰出来,竟然夹杂着一股鲜红的血,这可把刘三棒吓坏了,赶忙把老爷子从床铺上扶了起来:“哥,我给你请郎中过来吧?”刘老爷子平复了一下心情,黯然说道:“三弟,咱们是一奶同胞,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那小崽子他其实就不是我们刘家的种!”啥?这下可把刘老三给彻底整蒙圈了,心想:怪不得,他哥不让大姨太和刘账房还有其他人在身边呢?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刘三棒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便安慰大哥说道:“哥,这个事情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一切按大哥的主张便是。”“那好,我看二哥的那个孩子倒还行,能文能武,又在东北那里谦盛东的经营环境里耳濡目染。”

一听这个,刘三棒差点腾的跳将起来:“哥啊,你咋和我想一块去了呢!如此甚好,甚好啊!”“那你咋不早和大哥我说?”刘老太爷装作很不高兴样子反问到。“我哪敢啊?谁叫你是我大哥呢?”说完刘三棒还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样吐了下舌头,刘老爷子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边打趣起来:“好啊,你这个弟弟还和哥哥我藏着掖着!”说完两人会意的大笑起来。

可是,刚才还在喜形于色的刘老太爷子的脸色,一下却又阴云密布起来。“咋了,大哥,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不放心的事啊,哥这里多了去了,你想,立二哥的孩子为谦盛东的继承人,你说你大妈,还有其他的二妈三妈四妈五妈没有意见吗?还有如果这样安排的话,那二哥的炬儿不也和你一样有个难题吗?”一听老大这样说,刘三棒噗呲一笑:“哈哈,大哥,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那就给他娶一个呗!”

“娶一个?那娃才十岁啊?”“十岁怕什么?那咱爹不也是八岁......”一说这个老三赶忙管住了自己的嘴,生怕大哥听到“爹”这个字触景生情啊。“好了,我知道你想说啥,老三,那行,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娶一个,哎,别说我心里还真有个主意呢,那个丫头,不错,不错!”这老爷子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好像马上大病就好了一半似的。“谁啊,大哥给炬儿看中的是哪家的姑娘?”这老三火急火燎的想知道大哥的人选,谁知老大也赖了一下皮:“这个,那个吗?哥暂时也不告诉你,明天我就让下人送聘礼去!那你就自然知道了!”“哈哈哈哈......”兄弟俩的谈笑声,环绕着整个刘老爷子的睡房久久未曾散去。

大柳树村耿庄,耿长生家今天显得意外热闹,咋了?那当然是喜事登门喽!只见一个上身对襟大红袄,下身绿色的长裤,头戴绣花发箍、左手一手帕,嘴里叼起一杆长长的杆子的旱烟袋的老妇女,正在耿老汉和他老伴的面前站着,那雪白的脸上还非要涂上几抹胭脂红,还有那嘴唇边的那只黑豆般的大痦子,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一个绝顶能说会道的主。

这不她也正在和老耿和他老太婆唠叨着呢:“长生他大哥,你不信别人,还信不过我吗?我给你闺女介绍的这个主,保准你一听就满意!”说着,说着,竟然还扭着屁股扭着肥腰唱了起来:“天生一对地一双,如胶似漆恩爱长,珠联璧合燕双翼,花开富贵五世昌!”

“好了,好了,别唱了,别唱了,直接说是谁家的小子不就得了吗?”这媒婆一听,有门!便惦着脚尖轻轻的走到老耿的面前,附在耳边道:“谦盛东刘家二老爷的大少爷!”“啥,谦盛东刘家的少爷,我里个妈呀!”再看那耿老汉差点没从坐着个的凳子上掉了下来。

欣喜若狂间又试图按捺着自己的意外惊喜:“这个吗?那个吗?小女......”那媒婆人家可是走南闯北,见过大世面的人,就这点小九九还能瞒过她。“上礼!”媒婆的话一落,只见有四个下人模样的人,分别抬
进了两个大箱子,打开一看,真是个不得了啊,这刘家确实大方,珠宝玉器、金银首饰,那真可谓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再看那耿长生和他那夫人婆子,那是笑得合不上嘴啊:“嫁,嫁,是猫是狗都嫁!”正谈话间,突然一个声音从外到内飞传了过来:“爹,娘,我回来了!”“哦,是莲儿啊!正好......”“爹,娘,你这是干嘛?是要把女儿当成污水泼出去吗?”那小莲撅着嘴巴,瞪着眼睛,一脸怒火气冲冲的样子,叫人看着又可气又可笑。

“哪里啊,你看你这闺女说的!”老两口干嘛呢哥上前遮掩,正要上前劝阻什么,那闺女莲儿边一下指着那地上摆着的两箱东西,厉声喝道:“谁送来的东西谁拿回去,谁收的东西,谁嫁,反正我不嫁!”这下你看把那媒婆尴尬,那大红脸马上都要红到耳根了。

“这,你看.......”媒婆看着耿老汉及夫人追问道。“苏婆婆,这个你不要问了,一切都交给我们吧。”听他们这样一说,那个叫苏媒婆也再没有多说什么,胳膊窝夹着旱烟袋杆子,屁股一扭一扭的,便扬长而去。

“你看你这孩子不懂事的!”耿家老两口开始埋怨起来自己的女儿--耿小莲起来。“那你怎么也不跟女儿提前商量下啊?”莲儿的嘴巴比刚才撅得还高。“我是你爹还啥事都和你商量,你知道上门求婚下聘的是谁吗?”“谁啊?”“谦盛东刘家......”这老耿二老爷的大少爷几个字还没顾得说,谁知那莲儿便大声回道:“爹娘,你们怎么不早说!”“啥,闺女同意了?”这下可把耿老汉和他老婆子彻底整蒙圈了,这个转变也太快了吧,老两口便一下蹲在了地上,数起两只大箱子里究竟有多少好东西起来。

“成了,成了!”那媒婆接到耿长生家答应婚嫁的消息后,拿着耿家回复的聘贴,风风火火的闯进了刘家大院,正巧碰到欲出去办事的刘大账房,见状,这刘账房一把拦住了苏媒婆:“苏婆子,啥事啊,谁成了,搞得像进了五百两银子似的,火烧火燎的!”“可不是吗?为你们刘家高兴的啊,你们刘家二老爷的小少爷婚事已定啊!”“啥婚事啊,二老爷的小少爷,刘炬的婚事,没搞错吧?”“好了,我不和你说嘞 ,我要给大老爷子报喜去喽!”说完,头也不回,一溜烟的对刘老爷子的住处跑去。

这个时候的刘大账房脑子里一碗浆糊似的,暗自思忖起来:“不对啊,要是婚事,也应该是刘大老爷的大少爷啊,怎么会是二老爷的小少爷呢?那个小崽子毕竟才十岁,不行,这里面肯定有文章啊!”带着满腹的狐疑,此刻的刘账房也不出去办事了,便径直溜到了大姨太独处的住处。

这大姨太基本已和刘老爷子分居已久,有些事情老爷子其实也心知肚明,但为了刘家的整个颜面,只是没有对外声张,自己不能生儿育女的问题,其实肚子里也明白,尤其那个所谓的刘家大少爷刘少卿的事,老爷子可是一本清账,闷头丸子吃了几十年,说来他也不易啊,不过,谁又让自己不能像其他男人一样正常生育呢?至于,其他的几个姨太都没有生出半男半女,对外都是说大姨太不让她们生,其实这个还真是让这老太婆背了黑锅呢!如此对于大姨太也行,她也正不想其他姨太夺了她的地位,所以也是何乐而不为呢!

“富珍,富珍,不好了,不好了!”这刘账房连呼带喊的进了大姨太的房间。“干什么?你想干什么?竟然敢直接喊我名字,不怕别人听到传到老爷耳朵里,把你给剁了喂狗啊?”一听大姨太这样说,那刘账房才知失了言,连忙自打嘴巴辩解道:“都怪我太急了,一时乱了神走了口。”“啥事,说吧?”大姨太张富珍一脸不悦。“刚才碰到那个苏婆子,竟说给二老爷的那个小崽子说好了亲。”“啥?”这大姨太一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就是大感意外。“不好了,少卿的事情,我们的计划要生变。”大姨太张富珍果然反应极快。“你是说,这个刘仲伯会让那个小少爷刘炬换了少卿?”刘账房惊奇的问道。“你傻啊,你忘了刘氏祖宗给谦盛东立下的规矩了吗?”大姨太点着刘账房的脑袋教训到。“不成家不立业?”“你说呢,你个笨蛋!”这个时候的刘大账房才恍然大悟。

刘账房恶狠狠地说:“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少卿才是我们的大少爷,刘炬那娃算哪棵葱啊?”“我们?谁们?这个永远都是刘家的种!”听大姨太这么一数落,刘账房此刻真想抽自己得耳光,是啊,只有刘家的种才能继承谦盛东所有的家业。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好办!我们来个将计就计,反其道而行之!”“怎么个反其道而行之?”“我派人去找那个耿家,说服他们让他闺女嫁给少卿,咱再给他一份更重的聘礼!”“啥,这样啊,那苏媒婆那?”“这个啊,不用你操心,我来!”“那老爷子那边呢?”“这个也不用你管,那个老不死的还能活几天啊,现在啥都没有少卿继承家业这个事重要。”

次日,大姨太便又差了邻村的宋媒婆,前去耿家庄耿长生家提亲,这宋媒婆啊,也不是个等闲之辈,前村后庄的也都知道她也是一个能把死说活,能把活着的说死的主,一进门就大叫大嚷:“道喜了,道喜了!给耿家道喜了!”正巧在家里叼着眼袋,闭目养神的更长生一听,即刻兴奋了起来,以为是刘家窑来定日子呢,一问来意没把肺气炸,昨天已经提过亲了,今天怎么又来了一位,竟然还是谦盛东刘家你的,昨天是小少爷,今天怎么又来了个大少爷,这是让一女许二夫吗?

正准备破口大骂死,正巧,耿家丫头小凤莲正好从外面回家,一看地上又放了四只大红箱子。昨天刚被提过亲,今天怎么又来了一家,把自己当什么了?商品吗?你看把她气的,没等媒婆开口,就立刻动起手来,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从箱子里面拿出的东西,全部扔到了门外,任凭这宋媒婆再有三寸不烂之舌,还是整个被耿家父女两人一下轰出了门外。

那宋媒婆一脸的沮丧回到了刘家大姨太房间,大姨太张富珍一听便火冒三丈,便破口大骂:“好,你个耿长生,不知天高地厚,不识好歹,嫁还是嫁给刘家,只是小换大,放心了,你闺女就是嫁进来,也不会有她好日子过的!”并嘱咐,这个事情既然这样了,那就到此为止,谁那也不能乱说!

一天,刘老爷子正在家中睡床上养病,突然门外有下人来报,说苏媒婆拜见。这苏媒婆还来干啥呢,距离刘家小少爷和耿家凤莲的婚期还有将近两个月呢,总不是又要来要赏钱的吧?

刘老爷子正纳闷呢,那苏媒婆便一脚跨进屋来,老爷子二话不说,赶忙吩咐下人:“快,给苏婆取十两银子。”一听说大老爷要给银子,那苏媒婆急了:“老爷,你也太见面外了吧,敢情我苏婆子一来就是要赏钱的吗?”听苏婆子这样一说,这刘老爷子更加纳闷了:“不要赏钱那你来干嘛?”“大老爷,你对我不薄,有一件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啥事啊,在我这里没有什么不能讲的!”看来这刘老爷子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休养,身体恢复的不错,说话也比前段时间有底气多了。

“那休怪老婆子我多嘴啊,你家大少爷少卿也提亲了!”苏婆子边说边观察着刘老爷子的脸色。“那好啊,提什么亲,谁家的姑娘,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影子呢?”“耿家的!”“啥,耿家的,他耿长生不就一个闺女吗?”“是啊!”听到这个消息,老爷子好像遭到晴天霹雳一样,一手指着外面大姨太的住处,一边大声喊叫:“好你个张富珍,无法无天了你......”一句话没说完,一口鲜血把那个绿色的绸缎被子喷了个鲜红。

“不好了,赶快去叫郎中!”苏媒婆见此赶忙呼喊伺候刘老爷子的桂姨。等郎中到来的时候,刘三棒也跟着进了来。那郎中先是给刘老爷子把了把脉,然后进行了简单的相应处理,脸色阴沉,貌似情况不太理想的样子。刘三棒赶忙上前询问:“先生,我爹到底怎么样了?”那李郎中什么话都没说,摇了摇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外。

看着躺在床上的大哥一直昏迷不醒的样子,这刘三棒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的踱着步,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这个时候拿苏媒婆便大喊了一声:“冲喜!”“冲喜?”刘三棒质疑的问道。“是啊,冲喜,这小少爷和耿家丫头的大婚之喜,一定能让老爷子绝境逢生,老树回春的!”苏媒婆的回答斩钉截铁。“好,那就冲喜,什么时候冲?”“越快越好,三日之内吧!”刘三棒也知道这个苏媒婆平常除了给张家的儿子李家闺女说媒和亲之外,还精通什么算命卜卦看风水什么的,那个职业名称就叫“灵婆”!

于是由他这个做三叔的张罗,刘家上下,都一起忙忙碌碌,为这个二老爷的小少爷紧锣密鼓的筹备着婚事,而那大姨太和刘账房,他们在老三的威严下,也不敢造什么次,再说毕竟刘老爷子也没有彻底咽气,也只有在背后暗下狠心,他们就日后再做谋算。正好,大少爷刘少卿也回法国送交毕业论文,因此也少了一些繁枝琐叶的事发生。

农历十一月二十八,天气已经转凉,可这刘家大院却高朋满座、热闹非凡,由于刘三棒对外封闭了消息,村里的男女老少也都不知道刘老爷子病情的具体消息,只知道是偶染风寒,身体欠安。

这一路吹吹打打迎亲的队伍,到了耿家,抬着那凤莲上了轿,由于没有刘老爷子主事,也就草草的搞了个仪式,大家酒足饭饱,皆离散而去,天色渐黑,一晃到了洞房花烛夜的良宵时刻,再说,那才十岁的刘炬能懂什么呢?眼看着那婚床上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就要上去掀盖头,那苏大媒婆也真够敬业的,其他人都走了,她都没走,赶忙上去阻止,谁知道,那小少爷刘炬咋都不听,非要去掀新娘子的盖头,苏媒婆再去阻止,他竟然哇哇大哭起来。

这一哭不当紧,那新娘子哥耿凤莲一下自己掀起了盖头,一看这和自己曾经一起对诗的刘家大少爷。怎么变成了一个哭闹的小屁孩,立刻就急了,敢情这个不是小伴童啊?连忙质问身旁的苏大媒婆:“苏婆子,你不是给我介绍的是刘家大少爷吗?他人呢?”那苏婆子连忙辩解:“谁说是刘家大少爷了,这个是刘家二老爷的小少爷,不是挺好的吗?”

晕,这个到底是这么搞得啊,整个一个穿帮的闹剧,现在的耿凤莲才明白,那天被她赶走的宋媒婆介绍的可能才是她心中所仪所慕的刘家大少爷呢,可这世界上哪来的后悔药呢,禁不住一下扑到鲜红的缎子面被子上放声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