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绝唱

志摩《致梁启超》云: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

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

得之,我幸;

不得,我命。


至此通告了志摩的爱情宣言。此“唯一"二字,足以为志摩正名。如果认可婚姻当以爱情为基础,那么在任何时代,志摩都没有错,他只是追求有爱的婚姻而已。

他对张幼仪,的确无情,本也无情,但正是他的无情、幼仪的觉醒、徐家的有财有义、张家的有识有势等,成就了一个了不起的张幼仪。志摩对幼仪的决断,的确够冷够狠,但若不如此,则徒遗短痛为长痛矣!张幼仪的后来,比未被离婚的朱安甚至江冬秀等人都强吧。

志摩始终忠于自己的爱情,没有三妻四妾,没有朝三暮四,没有爱情内出轨,志摩对爱情的信仰,志摩的情识与勇气,志摩的爱无反顾,志摩诗一样的唯美与纯粹,书写了几段没有美好结局甚至可以说结局悲惨的爱情婚姻故事。

但志摩曾经与最圆满最美好的明月共处,这轮明月,不是林徽因,不是陆小曼,不是具体的哪个人,而是爱情的曼妙身姿,哪怕只是在三十分之一的时间段,而大部分的人类,甚至从没有见识过那样圆那样亮的月。

志摩用生命诠释了一首爱情绝唱。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