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寒烟起,指间流年过,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

陌上寒烟,深秋渐远,于流年旧窗下,煮一壶清茶,独品一缕闲愁。

阳光微淡,岁月静好,繁忙的故事,被掩于门外,仓促的时光,就那样慢了下来。

风,扫落一树萎黄的叶,拂起时光浅浅的尘埃,勾出了那些红尘陌上微凉的过往。记不清多少次,一个人轻倚楼阁,安静地远眺云烟苍茫的万水千山,娉婷花影。

《林花谢了》:

时光的沙漏里,细沙流走的是光阴。淡淡檀香里,袅袅燃尽的是光阴。一杯清茶,从沸腾香醇到冰凉如水,冷却的也是光阴。

他日柳青,今日落花。韶华与皓首之间,是漫长的一生还是转眼即逝的一瞬间?岁月是什么?长的是忧愁,短的是欢颜。

几场花开,几度叶落,途经的风景,遇见的故事,都成了一场时过境迁的梦,落于岁月河山之中。

陌上寒烟起,指间流年过,光阴斑驳的碎影里,秋尽冬来。

从此静窗闻细韵,琴声长伴读书人。

风静日闲,细碎竹影里,轩窗下,一盏灯,一个人,一卷书。

梨花树下,泠泠琴韵,若水流石上,风入松下,似雪的花瓣在风中飞舞。

知己一语,生死相许。扬袖拂花云水深处,指尖弦瑟拨一曲,琴音弄月,清唱流年。

流光偷换,写尽红尘三千风华,素手抚过绿绮弦,冷韵无声。楼高再回首,人在谁边,望过天涯路?

长相忆,时光深处,烟雨红尘,谁的多情叹过落花,谁淡墨染过蒹葭,万里清风相约。

指间流年过,世上已千年,浣一溪瘦月,听一曲清音,掬一捧秋韵,一剪素影,走失在断弦声里。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落在案台上,翻动着光阴的尘埃。煮一壶闲茶,陶然忘机,拨弄清音,听风拂过流年,听叶落在时光的弦上,如花落冰弦,诉说无尽的冷韵。

或是在风清月明的夜晚,将七弦琴安放于岁月的桌上,听窗外绿竹的私语,听梅花开过的声音,听水流向远方。

白鸽飞时日欲斜,禅房寂历饮香茶。

时光流转,云水千年,那不变的残阳,斜斜穿过小窗。

拈指岁月,寂寞流年,那清寂的禅房里,袅袅的茶烟弥漫。

一室茶香,一纸情暖,一指残阳,一纸情长,一杯清茶,一纸闲逸,一盏茶的浓淡,一剪时光的冷暖,一路年华的悲欢。

云烟过眼,光阴闲寂,在车水马龙的闹市,感受春风过耳,秋水拂尘;世事苍桑,谁的红尘繁华,只是时光阡陌上的苍凉一梦?

一草一木皆有情,一花一叶总关禅,在一盏茶里等待流年的花开,在一餐饭里品浮世清欢,在平凡的烟火里守玉壶冰心。

花落无言,水流无声,在午后的阳光下煮一壶清茗,长长的时光里,不求水月在手,不求花香满衣,只愿时光美好,平淡如初。

在晓云残月,浅醉清风的日子里,以平淡的心性,坐时光尽头,素心坦然,漫步记忆的章节,翻阅流年的片段,品潋滟茶汤。

看那梨花胜雪的岁月,时光清浅,无忧亦无伤,抚一把七弦绿绮,唱一曲云水禅心,清风依旧,琴萧素韵。

浮华一生,淡忘一季。 空有往事经年,打乱蹁跹华年。红尘不见,落寞万千。

曲,梦落花;弦,思华年。 那些前尘,恍然如梦;那些过往,迷离若烟。时光老去,你暮色,我苍颜,静坐庭前,看白云,笑谈浮生流年。

不泣离别,不诉终殇。任萧萧岁月,悠悠红尘,来来去去,聚聚散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