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守护黎明的微笑(12)

图片发自简书App

梅芮终于抽空挤出时间,买了一张去上海的车票,直奔施以风之前说的那家大医院,她希望心里的那种不祥预感能在这里得到纾解。

忐忑不安地站在这幢高大的住院大楼下,医院门外是条大马路,车水马龙,门内是形形色色的病人和家属,看他们脸上的神态,真的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医院是个浓缩版的社会,人情冷暖,生死离别,在这里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梅芮不知道墨云住在哪层楼,就到门诊前台问护士,咨询了肿瘤内科病房所在楼层。

淡蓝色的病房地板,让整个病房显得特别安静和淡雅,梅芮轻轻地踩着地胶板,走到护士站,问了墨云的情况。

护士带着疑问看着她,并没有直接回答,看来对病人的隐私权保护得很好。

梅芮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对方一看是同行,而且听说原来管过墨云的护士,一下子亲切了许多。随即,她一脸沉重告诉梅芮,墨云在一个星期前自动出院了。

“自动出院了?”梅芮的心一下子沉入黑暗的深渊。

“她在这里住院期间没有好转?”梅芮不死心。

“你我都是学医的,都知道这个病的转归。墨云很可惜,这么年轻。”护士一脸凝重。

梅芮匆匆告别这位护士,木然地走出了医院大门,打了施以风的电话,依旧关机,梅芮再笨,也意识到什么情况已经在发生了。她死死咬着嘴唇,使劲摇头,任凭眼泪在飞。

梅芮一路抑制住痛哭的情绪回到家,马上给楚怡打电话,“墨云,她自动出院了……”说完,“哇”的一声,她再也忍不住了。

楚怡在电话那头什么话都没说,她经历的比梅芮多,这时劝梅芮以后会麻木的话也是徒然,其实学医的,也不可能会真正地做到麻木。

梅芮只想和这个大姐姐倾诉一下自己心里的情绪,她知道学医的,不应该带太多个人情绪到工作上,但她也是凡人,别人难过的事情,她其实有时候更甚。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墨云在天之灵,也会知道你对她的好。”楚怡在电话里轻轻安慰,她虽然知道这一天,墨云终究逃不过,但真正知道时,心里还是无法释然,毕竟是相处了这么久的老朋友啊。

梅芮哭完后,在电话里谢了楚怡,谢谢她的陪伴。

梅芮曾经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和一个年逾四十多岁的同事一起上过夜班。一夜下来,几个年轻的护士都已经严重透支体力,脸色蜡黄,而那位高年资的同事,更是脸色铁青,眼眶深陷,梅芮担心她随时会倒在病人身边。

这位老护士经验丰富,动作利索,经常带着她们这些年轻人在充满各种变数的夜班中冲锋陷阵。每次抢救病人时,都是她指挥大家有序进行抢救,无数次将濒死的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连医生们都对她尊敬三分,都说一个经验老道的老护士顶一个好医生。

老护士家里的女儿上小学,独立性很强,放学后还帮忙洗菜烧饭。有一次夜里十二点,家里老人打电话过来,说孩子发高烧快40度了,她爱人在外地出差。她急得哭了,在电话里指导老人如何给孩子物理降温。梅芮几个年轻护士则建议让其他同事从家里赶过来帮忙顶一下班。

这位老护士婉拒了,苦笑着对大家说,“不用找人换班了,我家女儿已经被我锻炼出来了,没那么娇气。家人生病没法照顾他们,我们哪个医护人员不都是这么熬过来的?家里人也习惯了我们的种种缺位,谁让我们选择这个职业呢?”两行清泪从她的脸上流下来,她悄悄抹去。

几位同事互相拥抱安慰,继续回到病人床边,那么多危重病人,随时会发生病情变化,每个人都不敢掉以轻心,也没有时间让大家惺惺相惜。

学医的人,对家人都是深深的愧疚。

相信很多人选择医学这个职业之初,当时都有一个美好的愿望:我学医了,以后亲人生病,就不用担心,我们都可以照顾他们。

可是真正进入这个行业后,我们都发现自己错了:我们是医者,病人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永远第一时间在他们身边,但家人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依然岗位上忙碌,家人得不到我们的照顾!

思及此处,梅芮时常怀疑自己当初坚决学医的初衷。

那位老同事后来因为高血压,无法承受监护室高强度的工作,调到门诊去了,她的离开让大家觉得很可惜,经验如此丰富,护理技术精湛,医生们也大叹惋惜,但没有办法。

能够晋升护士长对于护士老去是一种很优雅的方式之一,但是护士长并不是谁都可以当的,做护士长无论是对个人业务还是统筹管理能力都需要有很高的要求。

随着年龄的增长,眼力和身体机能都逐步下降,在临床上通宵达旦的值夜班确实不再适合老护士。几乎每个科室里都有这样的老护士,她们经验丰富、技术精湛,是科室里的中流砥柱,年轻护士的主心骨,护士长的得力干将,她们在科室里固定上长白班。

有时候面对那些情绪激动的病人家属,年轻护士往往手足无措,但是一个老护士往那一站话一讲,于情于理、不卑不亢地解释问题,效果截然不同。这样的老护士是肚子里有料、胸中有格局、头脑中有智慧的人。

楚怡,就是梅芮心目中有智慧的老护士,无论碰到什么棘手的问题,只要她出马,大部分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让梅芮更佩服的是楚怡的钻研精神。最近,楚怡结合自己在临床上的经验,开展了通过加强护理宣教降低患者血脂的研究,还发表了一篇文章。

刊登楚怡那篇文章的学术杂志寄到科室时,梅芮还向楚怡借来,认真拜读了好几遍。梅芮很欣赏这种从平凡中找到亮点的人。

护士长让楚怡根据这个切入点做一个课题研究,楚怡没有马上答应,她说考虑一下。护士长让楚怡在科会上和大家分享一下。

下午三点钟的科会,全科室的护士都到齐了,梅芮也早早从家里赶过来。

护士长简单介绍了一下科室里最近的动态和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接着,让黎丹分享了一个胃肠间质瘤的案例和护理要点。普外科常见病各种护理常规有很多,调到普外科后,梅芮的业务学习一直没有间断过。她认真地做着笔记,把诊断和护理要点都一一记下来。

科会接近尾声的时候,护士长提了楚怡做课题的事情,让楚怡表个态,接下来怎么做。,大家集思广益,一起商量如何开展这个课题。护士的职业化发展,课题是必经之路,这个课题要是能申请成功,对科室的科研工作将是一个长足的进步。

护士长一副势在必得的神态,让大家都不由地振奋,准备仔细聆听楚怡的计划。

楚怡平静地看着大家,目光慢慢地移到护士长脸上:“对不起,我决定放弃这个课题申请。”

“什么?你再说一遍?“护士长目光严峻看向楚怡。

“我在做课题过程中,发现护理的局限性。医生根部不在意这个研究,病人也不大有兴趣,这个过程非常艰难。我知道,护士长你让我克服困难坚持做下去。但是,很遗憾,我考虑再三决定放弃,我想把时间花在有意义的事情上。”楚怡慢慢悠悠地说道。

梅芮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楚怡。

护士长脸色很难看,但没有发作。她起身离开会议室,让楚怡到她办公室一趟。

许久,楚怡从护士长办公室出来了。梅芮生气地一把拉住楚怡,“你太没勇气了,遇到一点困难就放弃。你前期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去搜集资料,现在说放弃就放弃,难道不可惜吗?”

“梅芮,现在论文和课题是很多人面临的问题,即使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为了自己的职业发展,也得硬着头皮去做。说白了,就是被利益绑架了,但这就是现实,我也很无奈。”楚怡低头叹了口气,抬头微笑看着梅芮。

楚怡指指身边的椅子,示意梅芮坐她旁边,“你先坐下来,别像只斗志昂扬的公鸡似的,我可不喜欢看到漂亮的梅芮这么争强好胜哦。”

“我是个没什么大追求的人,我就想做一个心底里SAY NO,嘴巴里也 SAY NO,我不愿意勉强自己。我觉得我这样做,不会伤害任何人,顶多护士长不高兴而已。希望你能理解。”

梅芮盯着自己刚才做的课件笔记,没有说什么。她的心里不那么认同楚怡的做法,她喜欢做一件事有始有终。她觉得在这件事情上,楚怡还是有点任性。

但这是楚怡自己的选择,梅芮没有权利让她做出改变,就是心里觉得不舒服。

“楚怡,这次课题的事情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吧。但我希望你不要放弃你的钻研精神,临床上还有很多问题,我们可以尝试用科研手段去解决的。这是你的特长,希望我们有机会能一起合作解决一个临床问题。”梅芮依然不放弃内心的想法。

楚怡笑笑,拍拍她的肩膀,“好,我们研究一下临床上发现的问题,有机会合作。”

晚上的夜班,梅芮和春子各自忙碌。

春子组里来了一个小肠不全梗阻的急诊女病人,梅芮这边的病人都比较稳定,夜间治疗也基本结束。于是帮着她一起收治,病人一直主诉有恶心呕吐,腹胀厉害。

梅芮的监护室工作经验在这里都施展开了。她很冷静地检查病人的腹部体征:腹软,局部无隆起,左中腹有轻压痛,无反跳痛,没摸到有压痛的肿块。听诊肠鸣音:2次/分,金属音,呕吐物为少量的淡黄色液,目前的临床表现不像是绞榨性肠梗阻的表现。

梅芮又在电脑上看了病人前一天在急诊的腹部平片报告:中上腹见数个长短不等的气液平,小肠积气、扩张,余腹内未见异常密度灶。还好,片子上没有显示孤立突出胀大的肠袢。

值班医生来的时候,梅芮很流利地汇报了查体情况,值班医生又检查了一遍,对梅芮流露出赞赏的眼神。

值班医生开出医嘱胃肠减压,肌注山莨菪碱一支,用以解痉止痛。春子把插胃管用物准备好,插了一次,这个病人不配合,没成功。出来找梅芮求助。

梅芮进去发现这个女病人紧闭着眼睛,如同上战场,使劲在屏气,眼角还噙着一滴刚才因插管难受流出的泪水。一个高大的男家属在一旁埋怨春子技术不够好,春子低头。

男家属不耐烦地问,“病人已经这么难受了,为啥非要插胃管,不能输液解决吗?“

梅芮抬头看这男人一脸戾气,满脸横肉,细小的眼睛闪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梅芮耐心地向病人解释,胃肠减压主要是为了减轻患者消化道的负担,减少消化液分泌,这样才能让患者的肠胃得到休息。以及她需要配合的注意事项,嘱咐她放松,结果如同对牛弹琴,病人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

春子和梅芮对视,总得想法子把胃管留置好。她们俩商量了一下,想了一个招。

让病人含了一口石蜡油,在胃管插至咽喉部(15cm),让她把石蜡油吞下去,管子很顺利地插进去了,病人的表情也不算痛苦。固定好,接上负压。交代病人这根管子的重要性,千万别因为难受给拔了,病人点头答应。

那个男家属冷冷地看着她们俩,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春子和梅芮不以为意,见多不怪了。

春子小组里还有两个白天的手术病人在输液,梅芮看液体也所剩不多,就到病房里巡视去了。

忽然,护士站传来很响很凶的男人的声音,梅芮心里一惊,赶紧跑出来看,就是刚才那个插胃管的病人家属。

他在走廊上之着春子大骂,“你们是不是想害死人啊?你们有没有责任心?出人命了,你们赔得起吗?什么白衣天使,我看你们就是害人精。”

春子哽咽着不停道歉,旁边也有其他病房的家属围观,让男子差不多就行了。

梅芮快速了解情况,原来春子把一袋护胃的药物错用在这个女病人身上了。

男子一看人越围越多,更加嚣张:“她把别人的盐水挂到我老婆身上,差点把我老婆给害死!幸好我自己发现。你们说她们还有理吗?“男人用拳头用力砸在护士站的台面上。

“我,我刚才已经在病房里向你们道歉了,我也不是故意的。“春子低头诺诺地说着。

梅芮被这沉闷的砸拳声惊了一下,她赶紧拉着春子,想躲进护士站。

就在春子转身要走的时候,男子马上冲过来,拦在她们面前,手指戳着春子的鼻尖,横眉竖眼,“你们还想逃,老子今天就让你们尝尝厉害,让你们长长教训。”

说时迟那时快,“啪“的一声,男子一巴掌狠狠地摔在春子的左脸颊,春子的脸上马上出现五道红红的印子。

春子捂着脸,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男子,然后“哇“的一声哭开了。

男子作势还要砸护士站的电脑,被其他家属强行拉住。男子这才助手,狠狠地盯了春子一眼,尽可能狠的一眼,像把刀子一般刮过来。

梅芮看着这眼前发生的一幕,也呆若木鸡,竟然忘了跑。

等男子扬长而去,春子还在哭,梅芮这才惊醒。赶紧打电话给总值班,还报了警。

第二天一早,早交班结束。护士长沉着脸,带着春子和她父亲,还有梅芮、楚怡一起去了派出所,打人的家属也在现场。

楚怡悄悄地扯着梅芮的衣袖,轻轻地在她耳边说:“昨天晚上,你们这两个傻丫头,怎么没有及时跑开啊,就站在那里被人给打了。我看完监控视频,肺都气咋了。这个家属太跋扈张扬了。”

梅芮和春子两个人面色晦暗,惊魂未定,还没有完全从昨晚的暴力事件中缓过来。从新闻看到太多的医护人员被伤害的报道,没想到这样的事情随时能在自己身边发生。

派出所的警官建议春子先向病人家属道歉,他征求了护士长的意见。护士长看了看春子一行人,目光落在楚怡身上。

“警察同志,这个我不能擅自做主,我要听听被打护士的父亲和我们临床一线员工自己的意见。“护士长委婉地说。

春子爸爸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黝黑的脸庞,瘦削的身体,佝偻着腰背坐在春子旁边。听说要他表态,有点局促不安,他搓着粗糙的大手,环视在座的每一位。

“这个嘛,还是听从医院领导的意见吧。”春子爸爸有点怯懦的声音一出口,让梅芮和楚怡面面相觑。

梅芮以为春子爸爸肯定会拍案而起,指着打人家属骂得狗血喷头。甚至还一巴掌回去。自己家的孩子被人打了,哪个父亲能吞得下这口气。没想到她父亲选择了这种处理方式,让梅芮大失所望。梅芮使劲朝春子使眼色,让她鼓动爸爸勇敢地说出心里的愤慨。春子也同样吃惊地看着爸爸,她在努力克制着眼中失望的泪水。

看到春子爸爸的表态,打人的男子一脸不屑,泛着油光的脸孔高高扬起,趾高气扬地站在那里。梅芮看他那得瑟样,气得牙痒痒,恨不得上去踢两脚。

春子爸爸如此模棱两可的表态,现场的气氛开始有点尴尬。梅芮坐不住了,双手按桌子,准备站起来。坐在身边的楚怡快速用力地扯了一下她的袖子,暗示她先别动。

“既然大家都想征求我们临床一线医务人员的意见,那我代表他们来表态吧。”一直坐在那里沉默不响的楚怡突然站起来,她慢慢地环视着这一屋子的人。

“昨晚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很受伤。首先,我想说的是,我们护士的错误是无意的,而且她已经当着整个病房病人家属的面道歉了。但是,家属打人却是故意的!这个道歉,必须由打人者先开始!否则我无法向我的同事们交代。“

向来温柔和蔼的楚怡,此刻一脸凛然,不容侵犯。俨然一个有为大姐的形象,让人禁不住肃然起敬。

在场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转向楚怡,楚怡继续发言。

“今天,这个办公室外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在等着这个结果。今天如果不是家属先道歉,我们对于警力执法,职业环境都很失望!“楚怡意味深长地停顿了一下。

“警察同志,我们既然进入了正式的报案程序,就是请您来主持正义的。我们的错误自发生以来,我们的护士长、我作为组长、还有当事护士,第一时间都认错了。这是我们特别想坚持的,必需家属先道歉!我们也会跟着道歉。”楚怡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每句话却掷地有声。

楚怡义正言辞地说完,眼睛紧紧地盯着打人的男子,眨都不眨一下。男子被她盯得有点心虚,故意把头转向窗外。

瞬间,异常的沉默弥漫了整个派出所的办公室。

警察愣了一下,看场面有点僵,端起面前的茶杯“咕咚”喝了一大口,清了清嗓子开始打圆场:“这个事情双方都有错。这样吧,我们尊重医生的态度,毕竟你们还得救死扶伤,也不是故意犯错。这个男同志呢,打人是不应该的。那就向大家道个歉。这事情就这样结了,毕竟医患还是要一家亲嘛,就像我们军民鱼水情深一样嘛,大家说呢?“

大家的眼光齐刷刷地射向刚才还趾高气扬的男子。迫于这种无形的气场压力,打人的男子不情不愿地做了道歉,梅芮也没看出他有多少诚意。但至少,他先道歉了!

大家出来的时候,春子的爸爸走到楚怡面前,“楚老师,我是一个庄稼人,大老粗,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不大会说话。女儿粗心给领导们添了这么多麻烦,我回去好好教育她。她说辞职,是气话,我一定说服她。你们对她这么好,我真的很感谢。”

春子爸爸又转头面向春子,”你们楚老师很能干,她知道怎么帮助你们,你要好好干。“春子红着脸,站在父亲面前点头。

梅芮搭着楚怡的肩膀,竖起了大拇指,“老姐,你简直让我跌破眼镜。刚才的你,根本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楚怡,简直是神气极了。那个气场无人匹敌!请收下我的膝盖。“梅芮对楚怡佩服得五体投地。

“其实,刚才讲这番话,对我来说,确实也是有难度,我也担心僵局。但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当你鼓起勇气,坚持你的底线和原则,气场就微妙地改变了。 “楚怡拍拍梅芮的手,朝她微笑。

"不过,你们以后在工作中一定要注意三查七对,这是铁打不动的查对制度,千万要谨记!越是忙乱的时候,出错风险就会增加。没有人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我记得国外曾经有篇文章,写的就是一个护士发生给药错误后,医院启动了调查系统,追溯整个流程和环节,最终发现根本的原因是护士每日疲于应付工作和照顾孩子,精力和体力都到极限。后来医院与护士所在的社区联系,请社区志愿者帮忙一起照顾她的孩子。这种处理方式在国外是备受推崇的,发生错误后,不简单处罚当事人,而是追溯系统的不完善。我们医院已经很人性化了,与国际接轨。"楚怡像个家长,对两位妹妹语重心长地交代.

梅芮看着阳光下的楚怡恬淡的笑容。绷了一个晚上的神经突然放松了,她觉得疲倦感从身体深处窜了出来,她要回家好好睡一觉。

全目录  《守护黎明的微笑》目录

下一章  【都市】守护黎明的微笑(1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