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如梦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生活中添加进太多的无奈。两只手能抓住的东西已经太少太少,天边的云不能碰到,眼前的花草也不属于自己。收回无力的两手,只好触摸自己的心口,感到的是怦怦跳的失落和惊恐;两手从头发里滑过,憔悴的发丝从手指间滑落,苍颜和白发是如此亲切的姐妹!

  时间匆匆而过,对于时间的马达我是一个荒度的过客。纵然风也无情雨也无情,风雨无情正好是堕落的借口。幸福的田野和勤劳的楼头找不到自己,流水的年华逐渐冲淡温馨的旧情,那个有着心中殿下的梦连做也也做不起来了,只好呜咽着问一声:我的梦,你可好?

  像一个无力的婴孩拿出吃奶的力气去填满生命的空间,热热闹闹、忙忙碌碌,可有一个地方填不满,那就是心。心越来越空,里面没有血液没有热情,苍白得连跳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有时感觉自己像负重的牦牛在无边的沙漠里跋涉,只是感到艰难,而脚步却没有目标,不知道方向对不对,或者越走越危险也未可知。无从清醒无从把握,面前一如昏沉沉的暗夜。

  多想找一个地方,给脚找一个地方,停一停;给背找个地方,靠一靠;给眼泪找个地方,释放释放;关键是给心找个地方,可哪里有?没有!没有是铿锵的鼓乐,敲打在无助的心头!

  过往的岁月没有留下丁点的收获,我不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没有功劳簿。而今,这灯苗好孱弱好无力,未来的年头我将用什么来慰藉摇曳的老骨?

  长醉不醒是麻木的温床,可惜,酒将尽,人将散,风花雪月一曲终。 问一声自己,是否还有寻寻觅觅的骨气,想鼓起勇气说一句“青山还在,绿水长流”,却头昏昏意沉沉,豪情壮志不复在------天灭志犹可说,自不发奋奈若何?

  聪明的告诉我,八月将到,桂花飘香,万籁从容的时候,我当如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