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简单介绍一下我的大学

我的大学是这样一个地方,首先我不是愤世嫉俗,苦大仇深,针砭时弊,我就像介绍我的一个朋友一样向你介绍我的大学。

我认识这所学校是从学校论坛里开始的,刚入学那会,论坛里流传着我们学校要改名的传说,从某某学院改成江南财经大学。我是学理的,电气,我们学校最好的专业是财经。学校的财经氛围很浓,因为我高中同学遍布全国,去过几所大学,很少有我们学校这种,财经氛围浓厚的大学。

介绍一个东西时,首先要说明他的特色,就像去饭店,你问小二,店里有什么特色,小二会说,本小二就特色。你出国了,跟别人介绍你的祖国,你可以说,我们中国人就特色,中国就是个特色社会主义国家。

我们学校的氛围很好,作为理科生,我经常去报告厅,围观一些模拟现货交易,股票操盘,拍卖会云云。如果不经常外出,在寝室也能感受到财经氛围,我住二楼,跑楼发传单的通常只爬到二楼,到了二楼每个寝室丢一沓单页,原本一栋楼的单页全部将由二楼承包,这样发传单的效率很快,而且节约人力,其实也不算节约人力,我们寝室垃圾桶通常一半都是传单,后来老刘为了节约室友的人力,就把传单收集起来,丢在阳台,一个学期积累估摸半立方米的传单,学期末卖了可以换两包普皖。

现货交易,股票操盘,是财经的学习途径,派发传单是商业广告推广的一种形式,卖废品也是一种理财方式。就像别的学校寝室也会有小卖铺,但月收入过万的就没见过几个,所以我跟朋友介绍我们学校,小卖铺这块就很有牛逼可吹,你们小卖铺是连锁的么?你们小卖铺有微信投票活动么?你们小卖铺除了零食,就不能打印论文,送饮用水,买卖二手云云,再说我就是泄露校园机密这里打住不提。

我们学校占地面积不大,我想象中的江南财经也应该比这大点,教育局或者什么改名局也觉得江南财经应该比这大点,所以我们学校一直叫某某学院。

我觉得想要叫江南财经至少该有点江南的味道,不是风到这里就是粘,但至少也有点灵气,叫江南,连个水塘都没有,岂不有点附庸风雅。水可以给一个校园添加很多浪漫元素,理工大的忘情湖,建大的爱情海,工大的鹊桥,我也渴望在充满着荷尔蒙的某湖畔某桥上逢着一个丁香样的姑娘。校方一直很固执的认为,有水的地方就有安全隐患,就像荷尔蒙分泌后也会有湿漉漉的水,也会有安全隐患。于是理工科的我就一直这么干着,也没遇到过丁香样的姑娘。

其实没有姑娘就没有安全隐患是假,艾滋病也可以在寝室传染,当然不是我们学校,我周围的人三观成熟,性取向正常,没有水和姑娘也可以活的滋润。我之前的大学生活还算充实,前几天遇到大一学生会干事我看他们也挺充实,他们学生会组织在食堂收盘子。我们食堂是这样的,吃完的饭,盘子是食堂阿姨收。这个问题我大二退学生会的时候和老刘谈过,我说学生会应该做些事情改变这个校园,哪怕只是一点点改变。后来我退了学生会,去市里的syb创业孵化园培训,回来的时候学校拿着我们这批创业大学生的文案,申请了一个校园创业孵化基地,前两天孵化基地刚竣工。后来老刘成了学生会主席。

就在昨天我遇到了一个大一学生会干事在食堂收盘子。我又和老刘说,你这治标不治本,收盘子只能解决眼前矛盾,长远的看应该制定规则,完善食堂收餐处的建设,而不是阿姨和学生推着手推车。老刘说,会长只当一届,活动能笼络人心,筛选人才,给低年级找点事干,就是要他们实干,别的规则云云不在他考虑范围。

现在我的考虑范围是,大二有一节概率论课,我最喜欢的美女老师,说过的一句话,“电气系出去进个电厂养尊处优,温水煮青蛙人就没了上进心。”当时我坐第二排,第一排没人,我右手托着下巴,眼睛看着窗外。那天天色昏暗,空气里充满水汽,窗外是山坡,山坡上有一对情侣,两个人在那相互调戏,我没有女朋友我没有安全隐患,我觉得我的未来充满无限可能。天好像要下雨但始终没下,山坡笼罩在青灰色的光里,情侣没有要走的意思,我把手托在腮下,那时我在创业园混的风生水起,食堂里那个收餐盘的大一学弟一定不知道我和刚建好的孵化基地有什么关系,他可能会认为,他收完餐盘以后将会在学校里风生水起。未来充满无限可能。

现在我想美女老师可能因为自己天生貌美,感觉不到就业压力,我们学校还不叫江南财经,就算改了名,我是学电气的,占不到太多光彩。那天教室里前排的三盏双管荧光灯,有一盏总是一明一灭,我发现我并不能解决一明一灭这样基本的电气问题,我想假如真的不是那节概率论课,老师轻描淡写的养尊处优,我或许真的认为自己未来有无限可能。

我真的不是愤世嫉俗,苦大仇深,针砭时弊,大学四年算是种成长,什么学校无所谓,也不是我不热爱自己的母校,就像很多时候,我们出生在一个地方,不是因为热爱,而是没有办法选着,如果可以选,我希望我的大学叫江南财经大学。

成长大概就是这样在这样一所你自己都叫不上名字的学校,她教会你很多,她告诉你生活有很多奢望,成长就是教会你忘记这些奢望,忘记那些明白不了的。达摩面壁,王阳明格物,大概也是这样,不是参透了什么道理,而是忘记了要参透什么。大学大概也是这样,就像身上的体毛在茂盛中脱落,念想也在具体中遗忘。

大概就是这样,我还可以写,但你不一定愿意听我啰嗦,没关系,我的愿望是,好人一生平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八爪青蛙 夜未夜,月不白 同行 话着无聊的爱情事 嫉妒世界被灌注静谧 大脑里热闹的小人 难耐美好 我迷失在冗长...
    八爪青蛙阅读 52评论 0 0
  • 关于爱情的忧虑||吉匆匆 头发喝饱了水,便开始柔软 黑色、白色或是褐色 这是忧虑的结果 我思索我们存在的秘密,或是...
    诗歌与王位阅读 26评论 0 1
  • 谁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畅想与憧憬,变成了一次次的事与愿违。可就是这样的转折,让我们的生活有了不一样的叙事经历。 这一...
    慕新阳阅读 515评论 19 28
  • 我来给大家讲讲,我的婕斯故事,讲讲什么叫做,重新定义年轻。 这是我7年以前的样子,那个时候,我36岁,因为自己创业...
    周圆Emily圆阅读 3,227评论 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