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拒之门外”的奥利弗

102字数 2561阅读 1317

文|三儿王屿

迷失于pixabay的狗
1.

我身穿薄睡衣,披头散发地在大门口蹲了半个小时。外边雨很大,风也刮得厉害,门口橄榄树着魔般地狂舞着。忽然“嘭咚”一声,窗台的花盆跌到地上,随即而来的是碎片四处溅落的声响。

我身边的狗被吓得不轻。它猛地缩到了墙角,差点把我带倒在地上。

“没事的,奥利弗。” 我赶紧拉回狗脖上的项圈,来回摸它的后背尽量安抚。好一会儿,狗才安静下来,重新坐回到门垫上。

“亲爱的,没事吧?!” 尼克敲了敲窗户,应该是在屋里听到了动静。

“我们没事,是风把花瓶吹翻了。别担心!”

“呜……” 奥利弗低哼了一句,似乎在补充我的回答。它翻了一个身,肚皮和四条腿对墙,头微微地朝我仰着。廊灯下它的皮毛显得柔和,颈上的金属牌闪着金光。雨又大了起来,风灌进了衣领,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尼克,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敲了敲门,朝屋子里问道。

“太太,我马上来……” 很快尼克打开了门。他先是递给我外套,自己又套了件雨衣,“刚刚电话打通了,估计要一点时间。地方不好找,我现在就得去路口等着……”

“好,你注意安全。”

尼克跨过我和奥利弗,身影消失在了雨夜。奥利弗只抬头望了一眼,便枕上了我的拖鞋,很快闭上双眼打起了盹。我蹲在原地,把外套披上了肩。既然有了准信,再坚持会儿也不是难事了。

一看手表,已过了午夜。

2.

奥利弗是一个小时前来这儿的。

睡前我像往常一样去锁门,却发现露台灯没关。才开大门,一只庞然大物就窜上了门缝。我本能地关上了门,惊魂未定地叫来了尼克。两人透过门上的小窗,才发现那不速之客是只狗。它的脸有些长,毛色有些杂,像是只混种的牧羊犬。

“尼克,从没在村里见过它。会不会是流浪狗?” 我的第一反应,是会不会有安全隐患。附近有野狗攻击路人的例子。

“脖子上有戴项圈,应该是有主人的狗。可能只是走丢了。”  尼克把门开了一个缝,想进一步地观察。那狗马上又凑了过来。它的鼻子发出着急的低吼,双爪焦躁不安地抓着门边。

“请坐下。”

尼克用葡语轻声吩咐道。狗马上遵从了,样子也温顺了许多。透过廊灯,只见它全身湿透,脚上也沾得不少泥。这可怜的狗,是摸黑找上门来的啊。我转身去了卫生间,拿来一块旧毛巾。

“听着奥利弗,我很想请你进屋,但我们的猫麦西不会喜欢那样。真的很遗憾……”  尼克蹲在地上,双手捧着狗的脸,很认真地和它在商量着。狗颈上的金属牌,刻着狗的名字。看来我拿毛巾的功夫,尼克和奥利弗已搭好了友谊的小桥。

尼克的考虑是周全的。小猫麦西平常胆大无比,但见了狗准会吓得躲去床底。为顾及家庭成员麦西的感受,也只得留狗在门外头了。门口位置虽然狭窄,但至少能遮风避雨。

“你好呀,奥利弗。这是给你的毛巾。” 我打断了他们的交流。

尼克笑着接过我递去的毛巾,细细地擦着狗的后背。大狗“嗯”了一声转过头去,使劲儿地舔尼克的手。

“尼克,它会不会饿了?”

“我想恐怕是那样。”

“冰箱有一条辣肠,能不能给它吃呢?”

“那个可能对狗不好…… 这样吧,保险起见,咱们把猫粮分一些吧。”

我拿来了猫粮和水,将两只碗放在墙角。尼克将狗固定在双膝,拿手机拍着项圈牌上的信息。金属牌的一面是狗的名字,另一面是它主人的电话号码。

“亲爱的,请你先照顾好奥利弗,我去打它主人的电话。” 尼克拿起手机起身进了屋。奥利弗则立刻转向墙边,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我准备的食物。

尼克吩咐来得猝不及防。我从来没养过狗,当然没有照顾狗的经验。不知道是不是像放牛一样,只要看着它不乱跑就可以了。外头雨那么大,应该也不会乱跑吧?

很快,狗就把猫粮吃了个精光,又“吧嗒吧嗒”地舔了几口水。我正想着怎么和它消遣上一会儿,却只见碗盆边只剩半个狗影。想不到,它吃饱喝足后就要跑路!

“奥利弗,快回来!” 我一个箭步跨上前去,一手拉过狗的项圈。它的身子有些厚实,我趔趄了一阵才把它硬拉回大门边。风“嗖嗖”地扑面而来,雨星子溅湿了我的脚后跟。可我管不了那么多,绝不能让狗跑丢了。主人来之前要是走丢了,那不就成我们把狗弄丢了吗?尼克应该是预见了这个情况,才会让我留在外头看狗的。

“请坐下!” 我用葡语吩咐奥利弗。它嗯了一声不情愿地坐下了。我一手紧紧攒着狗的项圈,一手轻轻地按在狗背上,生怕它会突然起身跑掉。也许是看喂食的面儿,奥利弗终于趴到地上,做出“吃人嘴短”的妥协。我这才舒了口气,把头贴在门上听着尼克打电话的情况。

“晚上好,您的狗是叫奥利弗吗……”

尼克似乎打通了电话。他似乎又问了一些细节,接末了又报出我们家的地址。

还好还好,电话的讯号没因风雨出差错。

“如此风雨夜相识,你我也算是缘分一场。” 我松了手中的项圈,极其诚恳地对狗说,“既来之则安之,我在这陪你等主人来。”

奥利弗定定地望着我,听懂了般地“嗯”了声。接着它摊开身体,极其舒适地躺在了门毯上。

3.

凌晨一点左右,雨已经基本停了。

这时奥利弗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它“腾”地一声蹿了起来,往马路方向疯跑过去。很快我听到了汽车的声音,看来是它主人的车子到了。奥利弗的耳朵比我灵,也比我熟悉主人的汽车引擎声。我便任由它去了。

一辆车从村口开了过来,最终停在了我们园子的入口。透过车子的车灯,我看到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人,和入口处的尼克交谈着些什么。这时奥利弗也跑到了车子前方。它不停地跳跃着,欢叫着,对主人的到来欣喜若狂。来人弯下腰,把奥利弗抱进了车里。接着,尼克和奥利弗的主人走了过来。

“您好,我是维克,谢谢您照顾我的狗。”

主人向我这位女主人表示了感谢,接着又给我和尼克讲述了奥利弗今晚的“遭遇”。

奥利弗和主人应邀,到附近村庄参加一个生日派对。派对很棒,甚至给奥利弗也准备了不少好吃的,好玩的。没想到派对到一半时,一位男客拖着酒后的舞步,拿着话筒给寿星唱了首大胆的歌表白。来客对突发的戏剧性事件欢呼不已,人群中有人甚至打起了响哨。奥利弗应该是在那时,就被嘹亮的哨声给吓跑了。而主人沉浸于派对一直没留意到,直到尼克打去电话为止。

“我真是没想到,那小子竟然在雨里跑了五公里!这可比我厉害多喽!” 维克指指他的啤酒肚,接着发出一阵洪亮的笑声。随后他向我和尼克道别,向车子和狗走去。

折腾到现在,总算是送走了来客!

尼克蹲在地上,将打翻的花盆碎片一片片拾起。我捡起那把可怜的花,准备拿进屋子再换上一个盆。一只飞蛾从花束间飞了出来,扑到了头顶屋檐的灯上。

“尼克,如果当时没忘关灯,奥利弗会怎么办?”

“这个我说不好。不过,肯定不会回那吓人的派对现场了。”

十万字计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