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士兵,你的生命如此多情5

点击上方“朝圣的远足”关注“安信君哟”


李石春醒来的时候已近黄昏。窗外的嘹亮的军歌声把他从美梦中强拉回了现实。

这里已是离家千里之外的好山好水好风光。

李石春穿好衣服,轻轻的推了一下边上睡在旁边的那个同乡。

“起来吧!”

同乡也醒了,赶快起来了。从攀谈中他知道,同乡叫徐春来,在文安二中上的学,由于高考没有考上,所以想选择当兵考考军校试试。

李石春不太愿意跟徐春来聊天,自顾自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正在这个时候进来几个老兵,发现他们醒了,马上招呼着帮他们打洗脸水,李石春有些纳闷,不是说老兵通常会欺负新兵吗?怎么这些老兵们这么热情。

印有“中国武警”字样的脸盆里盛着热气腾腾的水,白色的毛巾叠成四折挂在脸盆边上,牙膏已挤好放置在牙缸上,李石春看着这么整齐,真的不好意思去用它洗脸了。

这个时候,李石春才放眼看了一下屋里的情况。室内的陈设简单,白墙、白床单,蓝床、蓝桌子,桌子上的水杯竟然排成一条线,床上的被子简直就是传说中的豆腐块,他忍不住拿手去摸了一下,这个分明是软的啊,怎么就弄成这么整齐的?

他和春来洗了脸,感觉很温馨,可是说实话,还是有点想家。以前的这个时候正是学校放学的时候,他正陪着小女友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李石春有点失神。

春来很勤快,在帮着老兵们收拾东西。

晚上,班长组织大家一起开班会。这是他来到新兵连后第一次看见三班长。

三班长坐在班长的位置上,更显得威武而严肃,老兵们个个坐的笔挺,李石春和徐春来不自觉的坐直了身子。可是坐着真有点累。李石春时不时的挪挪屁股,根不听不进去三班长讲的什么东东。

不知道是时间过的太慢,还是三班长口才太好,貌似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是他一个人在讲。其他人还在那里笔挺的坐着。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扑通”一声,坐在李石春旁边的徐春来倒在了地上,把大家吓了一跳,几个老兵赶紧过去把他扶起来。

三班长纹丝不动的坐着,没有丝毫的紧张。

李石春也想借机去活动一下,可是那几个扶徐春来的老兵很快便坐到了坐位上,这下他又不敢动了。

李石春心里想,难道一定要倒下才可以活动一下吗?

正在这个时候,三班长突然叫他的名字“李石春!”

突然叫他,李石春有点懵,不自然的慌忙站起来。

看着他的窘态,老兵们禁不住笑出了声,其中有一个好心的老兵提醒他,班长叫你的时候要答“到”。

李石春赶快补了一句“到”。

三班长没有笑,接着问他“李石春,你说一下,我刚才讲了什么?”

这个麻烦了,他刚才根本没有听啊,满脑子想着屁股疼,这可如何是好。

他也不会编啊,只好硬着头皮说“不知道”。

三班长没有说什么,但是明显能够感受他的不高兴。他把李石春和徐春来分到自己的班里是有私心的。在部队里带兵带了这么多年,凭眼光,他能够看得出这两个兵的基本前程。李石春有头脑活套、学习好、身体灵活,如果在军事素质上稍加励炼,虽然情绪上不太稳定,但是他是相信自己的能力的,这个小胚子,经他一刻划,肯定是个不错的苗苗;徐春来人很实在、学习也不错、做事踏实,可以多在政治方面培养,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骨干。哼哼,到时候,这可是我三班长的功劳。

“好吧,今天的班会就到这里,大家按照自己的分工做好工作,对于两个新同志,大家要多帮助、多关心、多教育,尽快让他们适应我们这里的生活。明天开始新同志参加新兵训练,咱们班的新同志由陈凯负责。今晚早点休息。”连关心的话,三班长都说的这么生硬。

陈凯,军事素质、政治思想在连队里是出了名的,也是三班长的骄傲,曾经单杠卷身375个,一举成为全连队的“杠上飞”,每次体能比赛基本上冠军就是他了,所以军事训练流动红旗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三班。如果三班长复员,他就是三班长的最佳人选了,背后人们都叫他“三班副”。

陈凯从内心不喜欢李石春,倒是觉得徐春来这个小子不错。因为他觉得这个李石春有那么一点孤傲、有那么一点高冷,总之,让他看着不爽。

陈凯把他们俩个叫到边上,就明天第一天出早操的相关事项做了个交代,应该是比较仔细的,甚至把衣服、鞋子的放置、晚上睡觉不要踢了被子等细节全部进行了交代,说实话,军队里的班长和老兵真的很尽心,他们虽然很严肃、很严格,但是在关键时刻总是会像大哥一样照顾着新同志。


(未完待续,更加精彩,谢谢关注,扫码即可)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可阅读所有已发布章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