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红本就男女通吃: 扒一扒那些你不知道的口红史

你知道吗?与女性专属的假设相反,口红自存在以来的大部分时间内都是无性别的

关于口红故事其实最早开始于5000年前苏美尔乌尔城邦(今伊拉克地区)Puabi 女王的梳妆台上。Puabi 女王是已知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最受尊敬的人物之一。即使关于她的大部分故事都已经消逝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可她头戴精致珠宝的形象,却通过红岩和白铅被记录在蚌壳上。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她的红唇。她画唇的习惯被她的子民和邻国民众争相效仿,于是这种趋势在苏美尔附近的文明中蔓延。譬如米诺斯人就会从骨螺的腺体中提取紫红色颜料。

Puabi 女王

2000多年前,埃及艳后时代,无论男女是化妆。诚如今天我们看到的古埃及壁画图所示,古埃及人民的的妆容都是重涂黑眼线,配红色腮红,加上橙、红甚至蓝色的嘴。这种打扮,不仅仅是出于审美目的,而且具有还保护他们的脸部免受沙漠的严酷条件的作用。古埃及人民从象征永生的甲虫提取红色。而千年后,当我们打开在他们的墓葬时,也可以发现大量装有唇彩等化妆品的贝壳和罐子。

相比古代中东地区对于口红的宽松态度,古希腊人与唇彩的关系则更为复杂。在古希腊唇色和社会地位紧密相关。红唇是妓女的职业象征。这使得这些女性只要在错误时间抛头露面没有用红漆涂唇,都可能会因为冒充良家妇女被惩处。她们口红的主要原料除了红色染料和葡萄酒渣外,还添加了一些迷之成分,譬如:羊汗,人类唾液甚至鳄鱼排泄物。

B.C 1350年,红唇的希腊妇女

此后,在罗马帝国统治下,口红再次变得男女通用。作为身份的象征,上流社会的女性开始尝试唇妆。据说,臭名昭著的Nero大帝的妻子Poppaea Sabina就有100名侍从随时准备为她画唇,以保证她是整个罗马上流社会最靓的仔。桑果,柠檬,玫瑰花瓣和酒糟是当时流行的古法口红的主要原料。比起之前古希腊妓女们恶恶心心的口红配方,果然供给上流的社会的制作方法要好太多了。

与此同时,在公元9年的中东,阿拉伯科学家Abulcasis在研究香水原料的过程中意外地发明了固体唇膏。于是固体口红就这样带着迷信和邪恶色彩走入人们生活。

一个拥有100名侍从涂嘴的女人

罗马帝国衰落后,西欧步入黑暗的中世纪。此时,化妆品与宗教产生冲突,教徒们一致认为包括口红在内的化妆是对神灵的亵渎。在他们的概念中,蛮族男子在入侵战役中才会把自己的脸和嘴涂成蓝色,而面带妆容的女子则是撒旦的化身。化妆的人们需要在祭司面前忏悔自己的行为。

然而在十字军在东征期间,中东人民对于化妆品迷恋深深地影响到了欧洲的土豪们。为了安全地赶潮流,欧洲土豪们选择请炼金术士制作念过法的口红。而黑市小贩则也开始兜售一些号称“海淘”来的化妆品。“病态的白”成为中世纪的时尚潮流。为了显皮肤白,女性们选用玫瑰花瓣和羊脂调制梅色口红。至于信仰和教会的那些bb,在“美”面前女士们当然是选择背叛一下啦。

中世纪的威尼斯

而此时的威尼斯是西方最繁荣的城市之一。它远离了中世纪欧洲的落后和贫穷,正一枝独秀。威尼斯上流社会的女性们使用亮粉色口红(怕不是死亡芭比粉),而普通妇女群众则使用砖红色。 直到在文艺复兴时期,由于当地红灯区生意实在过于火爆,良家妇女们为了区别自己,于是再度放弃涂口红。

接着,化妆品终于火到了英国。爱德华四世时代,口红又变成了男女通吃的单品。 国王本人对一些唇彩进行了命名,如“ Raw Flesh”。在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后期的艺术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大量男人涂口红的实锤。Tom Ford曾推出过50款以男名人命名的限量口红Lips&Boys系列,要是能穿越到当年,怕不是可以吸引一众男粉按名选购。

生肉色口红命名者

就这样,口红又在一通起落后,带着黑暗时代的神秘吸引力重新回到上流社会的怀抱中。 英国的首席带货女王伊丽莎白女王一世,不仅疯狂热爱口红,还自己搞发明。据说她用唇线笔就是她的作品之一,方法是将颜料与巴黎灰泥的混合物揉成铅笔形状, 并在阳光下晾干。女王认为口红可以抵御疾病,甚至选择带妆去世。

女王的带货作用之巨大可想而知。女王同款“英格兰大红唇”分分钟红遍整个大英帝国。主流社会全都疯狂迷恋口红及其背后所谓的神秘力量。在当时的英国口红甚至可以代替金钱进行交易。

时尚博主伊丽莎白一世

而在隔海相望的法国,民众在剧院追剧时受到启发,于是不论男女都公开画大红唇。

18世纪,花样美男风格在欧洲大肆流行,贵族男性个个都是精致 boy。他们把自己打扮得雌雄同体,口红、腮红、遮瑕、假发、蕾丝、指甲油一应俱全。在同期的油画中,我们不难看到身穿紧身背心,脚踩高跟鞋,戴着精致假发的猪猪男孩们。只不过,当年他们被称呼为“macaroni” 男孩。没错,就是通心粉的那个“macaroni” 。

18世纪猪精男孩了解一下

而同时代的美国妇女们也正模仿欧洲上瘾。为了让自己唇色鲜艳,她们想出了选择用红色缎带在嘴上来回摩擦,并携带柠檬没事就吮两下的“绝妙”办法。

历史轮回屡试不爽。在又被捧上天后,口红的事业在进入维多利亚时代后又惨遭滑铁卢。维多利亚女王在丈夫阿尔伯特亲王死后的寡居岁月中,面无表情地在整个帝国范围内对口红施加了禁令,宣布口红是不诚实和不礼貌的。然而,女王的禁令的并不能阻止爱美的妇女们偷偷叛逆,毕竟又不是她们守寡。就这样,口红在地下口红协会和秘密美容机构中继续繁荣交易。

维多利亚女王:不准你涂

19和20世纪之交,剧场的女演员们再度引发了口红热,她们把口红从舞台带向的大街小巷。1880年,女演员Sarah Bernhardt 在公众场涂口红的行为在当时掀起了轩然大波。就这样口红象征起了叛逆主义,并且很快开始与不断发展的妇女维权运动相融合。之后,英美女权主义的领导人 Elizabeth Cady Stanton和 Charlotte Perkins Gilman 都在公众场合以红唇示人。

随着好莱坞黄金时代的到来,摄影棚的镁光灯进一步美化了Clara Bow和 Theda Bara这样的时尚女明星的丘比特之唇。于是,世界各地的女性们都开始卖力效仿她们。当时的化妆师发明了一种用粉底液遮盖唇部自然轮廓,仅仅点染唇中的化妆方法。 Clara Bow 就非常喜欢这种造型,并用于各种杂志封面。

Clara Bow 的照片

世界大战时期,欧洲的口红生产受到供给限制。然而在美国,口红在却变成了面临危险时提高士气的象征。 不仅工厂女工的更衣室里存放着大量口红,而且海军陆战队女兵的“ Montezuma Red” 口红色号也被广泛流传。有的口红甚至被设计成了成双筒望远镜和应急手电筒的象形。 对于美国而言,口红已成为战争时代必不可的物资,且变成了女性坚韧不拔和爱过主义的象征

到了1970年代,口红再次男女通吃,变成了与世俗对抗的工具。黑色、紫色大热,并且深受摇滚乐手的追捧。Bowie和 Lou Reed都是口红的忠实爱好者。

子弹头口红设计从战争中来

进入21世纪,随着世界女性的不断解放和人们对于性别流动认可度的不断提高,口红也再次成为人们追求美和追求变革的象征。 

口红的配方已经在过去的数千年的时间被不断完善。当我们沿着那些被遗忘的足迹一路走来,穿过古老的墓葬以及那些或混沌或明亮的时代,我们不难发现口红的发展史始终伴随着人类追求自由的脚步,并且在性别解放和各种运动中承担着力量和身份的象征

感恩遇见你,喜欢我文章的话请给我点赞和订阅哦,谢谢!ღ( ´・ᴗ・` )比心!

欢迎收看前篇:故宫热后四爷家的房顶,西施和金马奖影后也为之疯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贫穷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以为命中注定贫穷或一定老死于贫穷的思想。——富兰克林 组织了一场小型的健康分享会。 ...
    小辈伐道_Hunter阅读 139评论 0 0
  • 百度文库 砼墙、柱模板支撑体系的做法和要求 1)砼墙模板应进行尺寸混凝土墙柱的垂直度、平整度排版,尽量不出现小模板...
    平平又无奇阅读 1,196评论 0 0
  • <!DOCTYPE html> Vue js {{ message }} {{ $data | ...
    ZhouJiping阅读 56评论 0 0
  • 前几天收到GATEIO发送的抢GT短信,当我看到群里有发这个活动的链接,当时没有多想就打开链接登录账号,参与活动,...
    践行终身学习阅读 88评论 0 0
  • 看着真的很好看,当时没有拍出她的美,手机像素的原因,看着很好看,但是喝起来,不太好喝,那种喝一次再也不想喝了 哈哈...
    只留一片赢阅读 114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