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普罗米修斯》‖3

  喂养一只鹰。

  说起来跟悠闲对吧?当你听我说完后,如果你还能再听第二遍,你就是下一只鹰。喂养一只鹰,是用我的血肉。

  我曾经为神,万物皆为蚍蜉,判决生死如同我的呼吸一样简单。可是如今,我是捕食者眼里的一团肉,再无助点,连石上苔藓不如。

  不知道这只鹰什么时候会出现?也许一个时辰一次,有时数年一次。不再以时间去计算,甚至不用天气和它的温饱来度量,你能相信吗?每次,它都是在我刚放下戒备的时候,它那如镰刀一般的喙,会突然在你身上钩下一块肉来。有时候在腿上,也会在脸上,不论什么时候、什么部位,唯有在手心时是最痛的。因为手心曾经偷盗过天堂的火种下放人间。

  没有人记得的火种来人间的日子。他们口里的生肉烤熟后,没有盐也会格外香,然后,他们聪明的格外可怕。有人听过我的故事,相信了,然后过去讲给其他人听。有的人听过不信,然后,他就成了我喂养的那只鹰。直到下一个不信的人出现,他们在恢复人身,不会追究他们生食我肉的罪过。

  很多人回去了,可是这世间仍然没有祭祀我的神庙,我依旧被鹰啃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