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怕”

       早晨4点又醒来了,睡不着就插上耳机,剩下的2个小时就半梦半醒了,好像睡着了在做梦,又好像耳朵里还听着喜马拉雅中的朗读。本来睡眠不好,平常5点醒就不晚,6点起床,6:30出门去学校上班,时间还是停宽裕的,这一周都变成4点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工作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也许是儿子大学不少花钱,家里又盖房子,最近连接的大笔支出,有些经济压力吧。

      今天其实是教研活动,有个老师做期中成绩质量分析发言,说自己班里有个心理不健康疑似抑郁症的孩子,因为卷子空白不答,她就批评了几句,后来见他趴在桌上,就很担心,很后悔自己没管住嘴,怕孩子再做出什么过激行为,过了一节课到底不放心,去教室看看,他还好好的坐在那里,才长舒一口气,便过去又安慰了一下这个学生,才放下心来。

        其他老师们也有同感,有个老师说你们二类校里有心理不健康的孩子,少啊,我们四类校里不健康的就更多了,现在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生怕啥时候控制不好情绪说错话,导致学生过激行为,这辈子可就完了。领导叮嘱大家说老师现在是高危职业,每天都有事情发生,这是很可怕的,保护自己第一,不要批评那些不能批评的学生,多哄着学生。出了任何问题,责任都是老师的,不要给自己惹麻烦,更不该给校长惹麻烦。法律都是施用于老师的,学生是未成年人,学生打了老师也是白打,因为学生是未成年人。老师打学生的事在我们周围是没有的,没有哪个老师现在有这胆子去碰一下学生,但批评肯定是有的,老师们怕的是自己没控制住说话过了头,伤了学生的自尊心导致学生去跳楼等就悔之晚矣。

         回想我自己,以前有学生上课睡觉,我便过去搬着他的额头给抬起来,有时候还会拍拍他的肩膀、或让他站起来立一会儿,后来一再的接受教育不能碰学生,我便改掉了拍学生肩膀摸学生头等“不良习惯”,现在连罚站也不敢了,(其实也不算是罚站,我是让他站到自己不觉得瞌睡了,保证坐下不会再睡了就坐下,学生自己决定站立的时间。)怕啥时候不小心变成“体罚”了,结果怎么样,上过学的人不用想也知道:睁只眼闭只眼吧。 

      学生是光哄着就行吗?要是人都能哄着就不犯错不犯懒的话,法律警察监狱都没必要存在了。

         我确实见过说话很刻薄的老师,“厉害”到肆意伤害学生的自尊,这种“厉害”也确实能让学生害怕而好好学习,这位老师的教学成绩也在同组老师中遥遥领先,当然能让学生考上更好的大学。但我从心里并不赞成,每天都骂骂咧咧,充斥着戾气与厌恶,师生关系紧张,不是好的学习和工作状态,更不是一个人正常的生活状态。

         但现在的老师人人自危,人人只求自保的状态是不是也不正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