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羌笛漫华夏——他寸土必争粉碎北宋契丹侵略

在中华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无数的少数民族政权。

他们或是远走他乡,去西方世界闯荡;或是融入了中华汉族的血统中,成为了我们的祖先之一。

在河西走廊的一带,曾经有一支羌人建立起来一个国家。

这个国家兴起于黄沙戈壁之间,面对的敌人是当时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强大的两个国家。

但是他却顽强的生存了百年之久,甚至让后来的成吉思汗饮恨而终。

这就是本文的主角,李元昊所建立的西夏。

拓跋贵族百战成,三代伏蛰盼复兴

党项人李元昊的祖先自称是北魏皇室拓跋一族的后人。他的远祖拓跋思恭在唐朝平定黄巢之乱中立下了大功,于是乎被赐姓为李。

他的祖父李继迁不愿意被赵光义举族前往中原内地,离开故土。所以他就率领着族人在西北与北宋一直打着游击战。

由于北宋朝廷并不了解西北的真实情况,屡屡下昏招,李继迁反而越打越强了。在他去世的时候,党项一祖已经成为盘踞于河湟一带最强的部落。

而他的继承者,李德明则选择韬光养晦,主动向宋朝称臣。他积极与宋朝开展贸易,让国土内部的青盐和马匹逐渐换回源源不断的生活、战略物资,积攒实力。

终于,经历过了两代人的努力,等到李元昊夺得酋长位置的时候,他已经拥有了可以与辽宋掰掰手腕的实力了。当然,也仅仅是在家里掰掰。

这位有着典型鲜卑面向,鹰钩鼻,原面孔的党项酋长常常身着白衣,头戴黑冠。同百余少年一起骑马游行。

然而他也是一位汉学大家,精通汉语,藏语等多种语言。对与治国安邦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终于在宋朝的景祐五年,李元昊称帝了。在这一系列的过程前后,他先是去掉了唐宋赐给他的“李”,“赵”两姓,而改成党项姓氏“嵬名氏”。

然后恢复了党项的旧式着装。在国内实行了“秃发令”。要求族人必须剃光头,带耳环。官员百姓按照等级穿着,否则杀无赦。

他甚至根据汉语构建出了党项文字;同时针对军事,按照汉人的方式建立起了一套相当符合党项国情的军事建制。

在李元昊即位的六年前后,一个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南接萧关,北控大漠,地方万余里的帝国已然初步形成了。

满川龙虎不足虑,笑看韩夏到兵机

在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的时候,李元昊不失时机的向宋朝发出了“缦书”。其中文字非常狂妄,自称为“兀卒”,谐音就是“吾祖”。复以李、赵赐姓不足重,自号“嵬名”氏,称“吾祖”。吾祖,华言可汗也。《西夏书事》)

宋仁宗对此非常恼火,于是下令削去给李元昊的爵位,让他反省。然而这却给了元昊进攻宋朝的口舌。

在北宋的宝元二年,元昊第一次进攻宋朝,因为延州刺史范雍准备不足,使得西夏军队迅速的包围了延州。而宋朝的增援大军则在三川口被西夏军队偷袭,全军覆没。

最终凭借着宋朝将领偷袭了元昊的后军,这才逼退了西夏军队。

没过多久,宋仁宗派遣范仲淹和韩琦去西边边境抵御西夏。范仲淹认为党项人根基不牢靠,应该逐渐蚕食他们。而韩琦却一意孤行,决定主动攻击西夏的十万大军。

结果在好水川宋兵被埋伏,再次几乎全军覆没,这一战震惊朝野。(鲍老挥右则右伏出,挥左则左伏出,翼而袭之,宋师大败。《宋史》)

第三次进攻发生在仁宗的庆历二年,西夏两路起十万大军进攻宋朝,在定川寨一带,宋军的万余军队几乎全军覆没,葛怀敏等十五员军官战死。

好在宋朝另一路军队在原州奇袭、阻击了西夏军队,也让西夏人几乎全军覆灭。这才阻止了西夏进一步扩张的势头。(二年,复大入,战于定川,宋师大败,葛怀敏死之。《宋史》)

经过这三次战争,表面上是宋朝一败再败,但是实际上底子薄的西夏才吃了大亏,李元昊的家底几乎被打光了,于是宋夏议和,宋朝给钱息事宁人,史称“庆历和议”。

漫卷黄沙助夏主,再败辽国成霸业

辽国本来想要做收一些渔翁之利,想看看宋夏多打几年。谁曾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议和了。同时辽国内部的党项人叛乱,李元昊帮着这些人作乱,把辽兴宗气坏了!

于是乎,宋夏议和同年十月,辽兴宗起四十万大军进攻西夏。在契丹铁骑面前,李元昊根本就不是对手,他们一败再败,决定请降。

不过包括辽兴宗在内的君臣打算彻底解决这个不听话的兄弟,于是乎根本没有理会,继续猛攻西夏。

李元昊只能自断臂膀,采取坚壁清野的策略。让方圆百里都没有人烟。同宋人不同,辽国没有军饷,都是打到哪抢到哪,这一焦土政策,让辽国很快就断了粮食了。

这时候,李元昊再次请降。辽兴宗只得同意,放松了警惕。却在这个时候,李元昊突然帅军扑杀过来,加上漫天的黄沙吹向了辽军,致使辽国大败亏输。

辽兴宗勉强带着十几个人逃跑,辽国大臣更是被俘获了很多,这场战争以西夏人的完胜告终,史称“河曲之战”。入南枢王萧孝友砦,擒其鹘突姑驸马,兴宗从数骑走,元昊纵其去。《宋史·夏国列传》)

经此一役,西夏彻底在东亚的土地上站稳了脚跟。他们北拒契丹,南抵北宋,俨然成为了当时中华文化圈中的第三个势力。

虽然后来李元昊因为荒淫无道,被自己的儿子宁令哥所杀,但是此时此刻建立起来的国际地位,帮助西夏撑过了百余年,甚至辽国北宋相继灭亡,西夏仍然屹立在他们的土地上。(宁令哥劓曩霄鼻而出,追者急,走免。《西夏书事》)

李元昊其人,无论当时的宋辽两国多么憎恨他,但是他为自己的子民所创造出来的,是享用了百年的文化和利益。

他用兵不能说是如神,但是很会因地制宜,懂得能屈能伸,所以无论是强宋还是大辽,都无法奈何的了他。

只可惜后来因为女人,被自己的儿子杀死。想来他死的时候,也会紧紧的握住一把黄土吧,那是他战斗了一生的土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