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 寒柳

临江仙·寒柳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

疏疏一树五更寒。

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

湔裙梦断续应难。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柳絮飞花在哪里,被寒冰积雪摧残了,柳树稀疏,五更天还带着寒气,明月照人柳花疏

确独爱稀疏的柳树。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之前一位红极一时的女作家以此为名,写了清朝知名才子纳兰容若的一生,书虽然未拜读过,但这位满清第一词人却赫赫有名。

他的词温婉细腻,多愁善感,带着独特的风骨。

捕获了许多少女的心。

我对露着个大脑门,脑后油腻腻一根大辫子的清朝男人向来不感冒。

无论是年少时看的铁齿铜牙纪晓岚,还是现在在荧屏上屡屡露面的四爷,只要一想到毛茸茸的辫子,好感全消。

容若算是一个异数,没有特别的喜爱,但尊崇他的文字。

自成一派,俊朗清丽,

带着如雾的忧愁,是江南枝头垂垂的花骨朵上的一滴清露。

养尊处优的贵公子,眉头却是蹙的,从西边吹来的风,都扶不平。

他为何忧愁,大概是爱情吧。

湔裙梦断续应难。

古往今来,逃不出一个情字。越是文人,愈是多情。


清初第一才士,千古伤心词人。

2016.12.13

每日诗词,一夜一会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