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衣 | 《瑞鹧鸪·立冬听雨》创作随笔

海棠别后,诗词日渐荒疏。总觉得世道人心,不可载诸文字者数不胜数,小说散文犹难荷其重,何况诗词?此一困惑,扰我两年有余。年初误打误撞得识朱学东老师,蒙其接纳入“煮酒读书”微信群,诸友互相砥砺,方有改观。此一今生奇遇也,不可不铭感及身。

朱老师主持《南风窗》笔政经年,名扬海内,虽负气去职,然书生本色未改,读书写作一日不废,诚属难得。前有公号“老朱煮酒”,今有“水井边上”,逐日记载读书生活,生生把自己活成了“透明人”状态。初颇费解,后又释然,这种坚持,非有大勇气大恒心大定力者难以企及也。

“建设自己就是建设社会”,朱老师这句名言,有文科生的豪情,也有理科生的理性。细想在如今社会大转型背景下,如果人人都能意识到建设好自己,身体力行实践好建设自己,社会怎么不会一天天变好呢?“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山重水复行尽自然会迎来柳暗花明吧。

海棠旧人纳兰索句“瑞鹧鸪”写立冬见闻感受,袭宋人蒋捷听雨意境反其意仓促交稿,词内所谈无非是对朱老师名言的个人解读而已。立冬当天,徐州阴雨竟日,倒也不算为赋新词强说愁了。纳兰谬赞“一叶飘蓬跃然纸上”、“忧而不伤”云云,读到后不禁莞尔。钟嵘《诗品》里讲,诗能“照烛三才,辉丽万有”,不正是那摇动树的树、推动云的云、唤醒灵魂的灵魂吗?

词境图

瑞鹧鸪·立冬听雨

辞罢残春又别秋。冷风冷雨过危楼。有情不许来时尽,无恨偏向回处愁。

倒卷诗书观弃剑,重裁文字写归舟。过窗断雁应怜我,不向僧庐听雨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