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左眼日记》-毛笔(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来前段时间老蔡和老李俩人一起喝酒聊到最近生意不好做的事情,老蔡对现在的市场行情一通抱怨,这时老李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个客户想在他这里买笔,电话里老蔡听说一只笔要价几万,便向老李打听,啥笔要这么贵,老李起初不想多说,几杯酒下肚就和他讲起了关于毛笔的生意,这个客户也算是老李的一个老客户了,但是俩人只见过一次面,之后所有的交易都是打电话完成的,客人需要啥打一个电话给老李,老李那边备好货电话告诉对方,对方直接就全款打到老李卡上,老李收到钱后就给人家发货,双方都很信任对方,这种关系保持的一直挺好。

老蔡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他是啥生意好就做啥,死缠烂打非要老李带他入行,最后老李只得同意。但是这回的生意做起来不是那么简单,对方好像对笔的要求比较高,老李必须回老家一趟专门去跑货,所以就带上了老蔡一起去,可是俩人万万没想到这次进货居然还会有生命危险。俩人来到老李的老家,老李带着老蔡在集散地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货,老蔡根本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一路上就催促老李,说几根笔而已,差不多得啦!哪至于要求这么高啊!老李这人做事认真,而且要货的客户也是老李的优质客户,得罪不起,所以老李依旧很认真的找货,俩人正为这事掰扯呢正好被坐在一个店门口的老头听了去,老头儿叼着烟卷不紧不慢的说他家里有货,俩人听了这话高兴坏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俩人进店一看,货倒是没错,只是品相不好,俩人又和这老头儿套了套近乎,想问问他的进货渠道,看看有没有更好的货,这老头儿到也大方,直接告诉他这种手工毛笔的处处,并且还给留了地址,两人得了地址一看离此处并不是很远,老李老蔡两人非常感谢,临走时老李还从包里掏了两包烟送给老头儿,只是临走时老头儿说:“地址我给你们了,但是对方卖不卖就要看缘分啦!”俩人没太明白啥意思,只一心忙着拿到货,匆匆拜别这家店主,就启程啦!

当天晚上俩人就来到了那个地方-茅竹坪,要说这个地方老李早几年还来过一次,也是来进货,只是时间很短,当天来当天走,他只知道这个地方产的毛笔不错,其它一概不知。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先找住的地方要紧,因为是农村,旅店肯定是找不到的,所以俩人一商量直接奔着地址去找那个制笔作坊,想着当晚就在那里过夜,正好晚上把货的事情谈好,第二天就往回返程,正好不耽误时间。可是没想到,后面他们会惹上个大麻烦!

两人进村一路打听来到了齐海福家,敲开院门,开门的是一个看上去六十来岁的老人,此人正是齐海福,老蔡老李两人说明来意,这老齐并没有表现的很热情,按理说有人大老远的上门求购货物,卖家应该主动热情招待才对,老蔡和老李俩人做生意也有些年头了,俩人都感觉有些不对劲,这齐福海不冷不淡的把他们二人让到院里的一间屋子坐下,屋子不算大,还算整洁,“你俩今晚就先住在这里吧!晚饭一会就好,先休息一会儿!”齐福海边说边给老蔡老李两人倒水。“齐老板,我是专程来您这里求购毛笔的,您看看咱们能不能先看看货啊!吃饭的事不急,我们选好合适的货了,今晚在您这里借宿一宿,明天我们就返程了,家里事儿多,着急!”老李边说边拿出颗烟递了过去。老齐把老李拿烟的手往回推了推淡淡的说:“你要啥样的货啊?”老李忙说:“想要几支品相好的狼毫。”老齐没做声,起身出了屋。只剩下老李老蔡两人大眼瞪小眼。

      没一会儿功夫老齐抱着一个盒子进了屋,老李接过盒子,从里面拿出几支笔来,仔细打量了一番又放了进去。老李抬眼瞅了一眼老齐笑着说道:“看来齐老板,还有好货没舍得拿啊!这毛笔里的杂毛太多了些。”老齐从盒里挑出一支毛笔,这支笔的笔头清一色的黄毛,到笔尖处则变成了白色,老齐拿着笔举到老李面前说:“这个成色还不行?”一旁的老蔡终于按捺不住:“哎呀!齐老板,我们是诚心诚意来进货的,您就把尖货拿出来嘛!”老齐沉默了一会儿对老李说:“你是想要点雪?”老李冲老齐点了点头。“点雪,这笔可不好得啊!而且这价格也高啊!”老齐看着老李说道。老李笑着拍了拍放在一旁的背包说:“齐老板放心,有备而来!”齐老板收起了桌上装笔的盒子只说了稍等,便转身又出了屋。

        这齐老板一走,老蔡又待不住了,急忙问老李,“哎!老李,啥是点雪啊?说实话啊,我觉得刚才人家拿的笔挺好的啦!”老李说:“那些笔确实不错,但是跟我要的货还有些差距,毛笔分很多种,粗分为硬毫,兼毫,软毫,因为用笔人要求高低不同,又细分出了很多种类,其中有四类,我们分别叫做'点风','点花','点雪','点月'。这些命名说的主要是按毛笔笔头的材质来区分的,这'点风'笔的笔头外侧要使用豹毛,而且是脖子周围的毛,笔头里面呢要使用老鼠的胡须,这种笔主要用来写蝇头小楷,这'点花'的笔头外侧要使用虎毛,主要取自老虎的尾巴,笔头里面要使用梅花鹿眼睛周边的毛,这种笔比较适合书写行书草书,这'点雪'的材料比较特殊,只用了一种材料,那就是黄鼠狼的毛,笔头外侧的毛取自黄鼠狼的尾巴,笔头里面的毛则取自黄鼠狼的嘴巴,但是最难的就是这嘴巴上的毛,这嘴巴上的毛必须要找白嘴巴的黄鼠狼,因为大部分黄鼠狼都是黑嘴巴,所以要做出一支精品'点雪'笔就要找到一只有白嘴巴的黄鼠狼,而且必须选用纯白色的毛,不能有杂色,这种笔用来书写和绘画都很适用,最后这'点月'就更加特殊了,这笔头外侧是用的兔毛,选取兔子脊背上的毛,而且必须是六个月龄大的白兔,而笔头里面则用的是人的胎毛,这种笔更适合用来绘画着色”隔行如隔山,一旁的老蔡听的傻了眼,他万万没想到一支小小的笔头里竟然有这么多讲究。

老蔡还没回过神来,老齐推门进来了,这次老齐手里拿了一支竹筒,老齐坐下打开竹筒并递给了老李,老李看了看竹筒从里倒出了四支毛笔,老李把笔一字排开,又一支支的拿起来仔细打量了一番,只见每支毛笔长短一致,笔杆挺直,笔头饱满,笔尖锋刃。这次老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说道:“不错,这货还行。只有四支啦?”齐老板面无表情的说:“绝对的好货,这笔杆都是取自冬天的斑竹,每年冬夏要放置室外晾晒通风三年才能取用,这笔头的毫材就更不用说,你也是行家,四支笔已是难得,你还要多少?”老李微微一笑:“精品,绝对精品,只是还差一支,我需要五支笔。齐老板费心,再帮我搞一支吧。”齐老板淡然的说道:“搞一支?哪有那么容易,做这几支笔的材料我凑了好久才得到的。没有了,就这些。”老李依旧陪着笑脸,拍了拍自己的背包说:“齐老板,做笔的技术在这里数一数二,这些材料一定难不倒您,想想办法嘛!价钱好说。”这齐老板看了看老李的背包有些犹豫,老蔡一旁察言观色一见这事有商量立马说道:“齐老板,帮帮忙,大老远来的不容易,不会叫您白辛苦的。”老李也一旁应和道:“齐老板,要不您开个价。”齐老板瞅了瞅老李伸出五根手指说道:“五万”一旁的老蔡直接炸了锅:“五万?开什么玩笑,几支破笔要五万!”老李赶忙拉了一下老蔡对齐老板笑道:“好说,好说,客户要的急,五万就五万,什么时候拿货。”齐老板把桌上的毛笔收进竹筒说道:“明天一早和我上山,到了山上看看情况再说,最多三天。我去给你们拿些吃的,吃完了早点休息。”说完老齐就出了屋。晚饭过后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睡下了,这几天进货比较累,今天眼瞅货源有了着落,两人心里也踏实不少,当晚两人睡得特别香。

第二天一早,匆匆吃了早饭,齐老板背了个竹筐领着他们两人就上了山,来到了山上的小屋,老李老蔡才明白原来这几间小屋就是个制笔的小作坊,三间小屋,一间制笔,一间烧饭,一间有桌有床可以休息,老蔡屋里屋外转了一圈说道:“哎呀!齐老板怪不得你这笔做的好呢,这环境选的多棒啊!会享受,会享受啊!”齐老板说:“山里人会享受啥啊,只是图个清净。”齐老板把屋里的工具简单收拾了一下,告诉他们在哪里有粮食,怎样取火做饭,然后就说要去备些制笔的材料,最晚下午就回来,中午叫他们俩自己做饭吃,不用等他,交代好后,齐老板就背着竹筐往山的深处走去啦!两人只能耐心等待,老蔡倒是开心的要死,守着这青山绿水权当是度假啦!

南方的天气比较多变,上午还晴空万里,中午就开始陆陆续续下起小雨来,老李老蔡两人正在屋里坐着聊天,就瞅齐老板进了小院,齐老板顾不得身雨水打湿的衣服,只说材料备齐,准备开工,估计一晚就能做成,叫他们不要打扰,争取明早下山。

两人一听明早就能拿到货,更是配合工作,叫老齐踏踏实实做笔,俩人一定做好后勤保障,一个做饭一个烧水,忙的不亦乐乎。三人吃过晚饭,齐老板进了一旁的小工作间,开始忙活。老蔡老李则开始收拾房间准备过夜,虽说两人经常往外地跑,但是也是第一次遇到在山上过夜的事情,虽然没有露宿山林,但是这房子还比较简陋,不过两人一想也就忍受一宿的事情,也没那么讲究了,对付一下吧!就在此时,只听齐老板的制笔小屋里传来一声闷响,两人赶忙过去查看,进入一看,只见齐老板面色铁青,整个身子抽做一团,老李忙说:“坏了,是不是这老齐有羊癫疯啊?”老李赶忙过去又拍胸口,又掐人中,一旁的老蔡从未见过这场面,顿时吓懵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还别说,经过一番折腾还真是见好,齐老板倒是不抽了,可是任两人怎样呼唤都不省人事,两人只得把齐老板先抬到床上。

把齐老板安顿好,两人犯了愁,这荒山野岭,人生地不熟的,可怎么办啊?想打电话求救吧,可是这山上信号微弱,自打上山俩人手机连个信息没收着。最后两人商定,老李守在老齐身边,老蔡下山找人,俩人害怕万一齐老板有个好歹,这可就说不清了,于是老蔡拿了把手电就下山了,两人的噩梦也就开始了!

老蔡凭记忆摸索着下山,其实这山路并不难走,一看就知道一定是周边的村民常走,可老蔡走了一圈发现又绕回到了小屋跟前,起初老蔡以为是走岔了路,于是用心记着又走了一遍,结果还是绕回到了小屋,老蔡这才觉得不对劲,于是回到屋里想找老李商量,可是进屋一看傻了眼,老李也趟在地上抽了起来,老蔡稳了心神,按照之前老李救齐老板的样子做,一通折腾下来,老李也不抽了,但是和之前老齐一样,不省人事。这下老蔡更害怕了,就剩自己一个人全乎人了,不知啥时候屋外又起了风,老蔡一想,干脆再忍几个小时,等天亮了再说。一晚没睡的老蔡终于盼到了天亮,可是山里又起了一层薄雾,老蔡顾不上许多自顾往山下走,可是说来也奇怪,眼瞅着山下不远处的村庄走着走着就消失不见了,最后又转到小屋前,反复几次,任凭老蔡怎样沿路做记号?最后都是回到小屋跟前。老蔡这才意识到可能是遇到了鬼打墙。无奈的老蔡只能求助手机,可是手机信号微弱,老蔡又是爬树又是上房,别说还真有效果,先是收到了市场刘大牙的微信,老蔡回复了刘大牙的微信,向他求助,可是后来就没有了消息,正在绝望时又收到了我的消息,最后老蔡趴在树上一连打了好几个小时的电话才和我联系上,可是话还没说完又断了信号,最后老蔡爬到树上,又把手机绑在竹竿上,然后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给我,把竹竿举的老高等着消息发送成功,皇天不负有心人,老蔡最终还是成功了,我收了消息,才来到这里见到老蔡。

几天下来老蔡被折腾的不成人样,这几天都是白天山里起雾,怎样都走不下山,到了晚上就起大风,大风刮的鬼哭狼嚎,别说出门了,老蔡都担心这房子被刮倒了。山上的粮食也不多了,老蔡就是熬些米粥吃,吃完了再给老李和齐老板灌一些,开始还灌的进去,可是这两天俩人连嘴都撬不开了,老蔡绝望了,想着这次会困死在这里,几天的折腾让老蔡身心俱疲,本想取些水熬粥,刚把水从缸里舀出来就晕倒在了缸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刘大牙的病好了,依旧每天去店里做生意,他们两口子对我的态度出奇的好,平时弄点什么好吃好喝都往我店里送,他们也是为了...
    大圣石榴阅读 122评论 0 4
  • 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一段时光吧。 吃完饭一个人去逛街,看到好吃的超大份鸡排店久久地在一边驻足着,有点纠结怕一个人...
    倘我未来阅读 71评论 0 3
  • 8月的尾巴即将没有,忙碌的工作依旧继续,要问我,这个月的收获是什么,我不知道如何说起。无聊的时光喜欢看点书,因为它...
    木易0103阅读 58评论 0 1